【參與式前瞻】線上會議可以取代實體活動嗎?重新思考「面對面討論」的意義

【參與式前瞻】線上會議可以取代實體活動嗎?重新思考「面對面討論」的意義
Photo Credit: 台大風險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院提供的如果只是片面、單向的知識傳遞,那這波疫情引起的線上課程浪潮,已經可以沖垮大學學院富麗堂皇的高牆。但是如果學院提供共造知識、建構式知識的場域,提供現場面對面才能給予的「專注力」、「創造力」、「凝聚力」活動,那麼面對面討論,仍然無可取代。

確實在創造力的爆米花大餐中,我們仍需要後續去驗證一些富有創造力觀點的可行性或者是否已經有人嘗試而失敗。

更重要的是,由於參與式前瞻工作坊很多討論都是以故事來推展的,「在場說故事」帶來的臨場感,語氣、肢體動作、聽眾彼此的呼吸、眼神都會強化故事的帶入感,這種帶入感,自然而然讓人激發原始的創造力,豐富了討論內容。

  • 凝聚力

工作坊的各組呈現「我們」對未來的獨特想像、見解和期許;他們用從來沒有這樣跨領域的激盪,激發出從來沒有的想法,告訴我們「以後一定要再參加」。

也許我們超真實(hyperréel)的世界,可以用符號、圖像、意識形態塑造一波又一波想像的「我們」;但論到凝聚力,一個人的在場仍然帶給人類非常多現實撞擊。首先我們感受到對方身體佔有的空間,例如工作坊要書寫心智圖必須考慮彼此書寫的手部位置、寫白板需要輪流、擦身而過需要「借過一下」、不小心退後會接觸到對方說聲「對不起」;這種不起眼的互動,會帶來「信任感」。此外,在場凝聚力塑造「我們氛圍」,而「我們之間的信任」強化了凝聚力。

圖片1
Photo Credit: 台大風險中心
討論到後來,大家放棄了桌椅的距離,席地而坐的討論

凝聚力與信任感的交互作用,產生討論中「至少我要懂你在說什麼」的底線。

不同於線上能夠讓參與者伸縮自如穿梭在隱匿和參加,許多網路上的爭吵來自於我根本沒有要懂你在說什麼,我只想說自己想說的。現場知識流,對於形成共識或瞭解對方想法產生一種迫切感,不同意見的人,會分成個別小群討論,這也是自然發生的,可以不論多少分歧、各異的意見,有一種凝聚力,讓大家產生「我們」彼此理解的渴望。

「專注力」、「創造力」、「凝聚力」使學院在場與面對面,找到一個理直氣壯的存在意義。

學院提供在場面對面討論的意義

參與式前瞻工作坊這場盛宴,讓我們反思,在場如果心不在焉,像某些大學大班課一樣,人在心不在,那根本無須在場;反而,如果線上討論,互動和參與的熱誠很高,其實也同樣可以達到「專注力」、「創造力」、「凝聚力」。

好在,完形心理學(Gestalt psychology),早就告訴我們,「整體大於部分之總和」的概念,全身體、空間、立體、更豐富的知覺,在場還是有無可取代的強處,學院提供在場面對面討論,仍然有其必要性。

然而,學院提供的如果只是片面、單向的知識傳遞,那這波疫情引起的線上課程浪潮,已經可以沖垮大學學院富麗堂皇的高牆。但是如果學院提供共造知識、建構式知識的場域,提供現場面對面才能給予的「專注力」、「創造力」、「凝聚力」活動,那麼面對面討論,仍然無可取代。

註解

  • 這個世界由一個又一個彼此聯繫同時又相對獨立的「場域」構成。一個場域就是歷史中形成的一束關係,在其中的各個位置附著了某種特殊的吸引力。如果用一個比喻來說,比較恰當的是「遊戲」(play)。引用張恩源整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