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川普現象(思想42)》: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解讀川普現象(思想42)》: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期的「解讀美國大選」專輯,刊出5篇論文,「華人世界的川普論爭」刊出20篇論文,來自兩岸三地以及美國的學者,為去年的美國大選與川普現象做了最佳的詮釋與探討。

文:包剛升(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主要研究政治理論與比較政治,著有《民主崩潰的政治學》〔北京,2014〕、《民主的邏輯》〔北京,2018〕。)

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隨著2021年1月20日美國新總統就職典禮的順利舉行和白宮權力的和平交接,美國歷史又翻開了新的一頁。儘管喬.拜登已經就任美國新總統,唐納德.川普已經離開白宮,但關於川普、川普現象和川普主義的爭論並沒有結束。川普從上台到施政、到再次競選以及再到離任前的一系列政治動作,都引發了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的分裂。這些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普遍信奉自由價值觀,認同民主憲政與市場經濟的基本理念,但他們在川普和川普現象上幾乎是針鋒相對,這可算得上是進入21世紀後華人思想界的一次大分化。

問題是,過去彼此視為同道的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為什麼對川普和川普現象有著截然相反的觀點呢?這種觀點衝突的背後又反映了他們何種認知差異呢?本文認為,華人思想界的這次大分化,從表面上看,乃是對美國政治基本理解的不同,而從本質上說,乃是他們意識形態與底層觀念的重大差異。這次大分化,其實只不過是把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原本就存在的重大分歧擺到了桌面上。

引發這次大分化的直接原因,是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對美國政治基本理解的不同。首先,充滿爭議的是,對美國政治來說,究竟是政治家的基本政策重要,還是政治家的個人風格重要?即便在保守派或共和黨的支持者中間,川普的個人風格仍然是毀譽參半的。跟其前任們相比,川普可算得上是言行粗鄙、口無遮攔,他還常常肆無忌憚地攻擊包括希拉蕊.克林頓、拜登在內的政治對手。毫無疑問,作為一位在任總統,他的做法是有失體面與尊嚴的。而借助推特和臉書等自媒體平台,川普的這種言行特點又被放大了。

但在川普的支持者看來,跟他的個人風格相比,更重要的是他的基本政策。總體上,在新冠疫情來襲之前,川普的國內經濟社會政策更偏向保守主義,包括大規模減稅、一般性地放鬆管制、取締由於環保需要而對能源產業設置的諸多限制等,川普的國際政策更偏向美國優先、現實主義和民族主義,包括限制和控制移民規模、對其他主要國家採取強硬立場、單邊主義的行事風格、避免發動或捲入戰爭以及實質性地推動中東和平進程等。

在川普政策的支持者看來,這正是當今的美國所需要的基本政策。進一步說,在那些不那麼欣賞川普個人風格的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看來,由於民主黨的基本政綱——無論是希拉蕊.克林頓上台還是拜登執政——對美國來說都是一份「錯誤的政策清單」,因而他們只能支援共和黨人川普。這似乎有著「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意味。

而川普的反對者一般認為,川普的基本政策本身就是錯誤的,包括減稅主要只是有利於高收入群體,只會繼續拉大美國貧富差距;限制移民破壞了美國自由主義的傳統和政治正確;單邊主義的做法傷害了美國的全球領導力,不利於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等等。更重要的是,川普作為總統的個人風格絕非無關緊要。因為美國民主憲政體制的維繫,不僅有賴於憲法和分權制衡體制,而且有賴於一代代政治家對美國政治傳統小心翼翼地守護和捍衛。

川普不僅言行粗鄙,作為總統有損美國的尊嚴,而且還具有強烈的威權主義人格,甚至已經威脅到美國的民主憲政體制。比如,哈佛大學兩位教授李維茲基和齊布拉特在《民主是如何死的?》一書中,就把川普看作當代的德謨咯葛(demagogue,即民粹領袖),將其視為美國民主憲政體制的威脅[1]。有主流媒體認為,2021年1月6日國會大廈的暴力入侵事件一定程度是跟川普在推特上的政治煽動有關的。川普的反對者普遍認為,這種指控並非空穴來風。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甚至在川普卸任以後還刊發文章,控訴川普「濫用權力的十大罪行」[2]。

即便如此,川普的支持者認為,儘管他是一位言行粗鄙的政治家,但他遠不可能構成對美國民主憲政體制的威脅。一方面,美國有著一套非常堅實的制度安排和非常優良的政治傳統,三權分立、中央地方分權、媒體監督、公民參與以及武力部門效忠憲法等,都會約束在任總統的政治權力。另一方面,川普縱使有諸多缺點,他也不可能成為一個威權主義的政治領袖。一個整天被主流新聞媒體——從《紐約時報》到CNN——批評的總統,一個被眾議院彈劾的總統,一個被自媒體平台限制發言、直至最後封號的總統,怎麼會成為美國民主憲政體制的威脅呢?

在許多部分支援或同情川普政策的華人知識分子看來,在2020年12月14日各州選舉人團投票之後,川普的許多做法在政治上是有失體面的,甚至確實不能排除川普的個人言論跟1月6日國會大廈事件有關,但需要指出的是,川普畢竟同時也公開發表講話稱「反對暴力」、「尊重法律與秩序」、「共和黨是一個法律與秩序之黨(the party of law and order)」等。因此,他們仍然有理由認為,川普可能威脅美國民主憲政體制的風險顯然是被過分誇大了。

其次,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另一個主要分歧是:當今美國政治的優先問題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非常複雜,但總體上,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中的自由一翼——相對於保守一翼——更接近美國自由派(liberals)的立場,更重視美國政治中的平等議題。這跟他們的基本意識形態立場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