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川普現象(思想42)》: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解讀川普現象(思想42)》: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期的「解讀美國大選」專輯,刊出5篇論文,「華人世界的川普論爭」刊出20篇論文,來自兩岸三地以及美國的學者,為去年的美國大選與川普現象做了最佳的詮釋與探討。

在經濟社會領域,他們看到的是美國不同族群之間在經濟收入和社會待遇上的差別——這也是BLM(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社會與思想基礎;在移民政策領域,他們主張美國應該繼續實行高度開放的,不區分族裔、宗教和來源地的移民政策,應該繼續奉行文化多元主義,反對修築美墨邊境牆,反對根據族裔與宗教限制移民,反對白人主導主義等。他們甚至把這一整套主張發展成為一套政治正確的敘事,凡反對這套主張的就是政治上不正確的。就此而言,川普就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總統。

由於民主黨從新移民群體中獲得更多的選票,所以,美國自由派這方面的主張恰好跟民主黨的政治利益不謀而合。這裡不僅有理念認知與意識形態認同的問題,而且還有現實的黨派政治利益。在一個選區,選民中的新移民比例越高,民主黨的政治優勢往往就越大。所以,民主黨不管是出於理念原因還是出於選票需要,就更支援更自由寬鬆的移民政策,更支持BLM運動,更強調美國的族裔不平等議題等。

而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中的保守一翼更支持美國保守派的基本觀點。他們認為,美國政治面臨的最大風險,根本不是什麼族裔平等不夠的問題,而是在大規模移民和文化多元主義的衝擊之下,原有的美國文明能否存續的問題。實際上,這也是美國保守派現實主義政治學家、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亨廷頓的觀點。他在2004年出版的生前最後一部著作《我們是誰?》中認為,美國政治文明的核心不僅在於美國憲法、自由傳統與法治,更在於盎格魯(族裔)—新教(宗教)傳統,而大規模的移民和過度的文化多元主義可能會削弱美國的政治傳統,甚至導致美國文明的衰落與瓦解[3]。亨廷頓的這一觀點在今天美國激進自由左翼人士看來不僅不能接受,甚至還有種族主義之嫌。

保守派認為,川普的基本政策證明他在這一方面就是亨廷頓的信徒。無論是把修築美墨邊境牆作為政綱,還是上台伊始就頒佈七個穆斯林國家人口的入境限制令,還是在國內重申美國的政治傳統,都以或隱或現的方式展現了川普在族裔、宗教問題上的保守派立場。美國主流媒體常常攻擊川普是一位白人主導主義(white supremacy)者,進而認定他是一位種族主義者。

但有趣的是,川普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自己是白人主導主義者。他一方面強調美國政治文明的傳統,另一方面強調自己總統任內為少數族裔群體——主要是拉丁裔和黑人——做了許多實事。有人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亨廷頓是川普時代的預言家,川普未必是亨廷頓的理論信徒,但他的做法在相當程度上跟晚年亨廷頓的思想不謀而合[4]。

從這個角度看,保守派會認為,對美國來說,川普的保守主義政綱不僅在經濟上更正確,更有利於美國的經濟績效,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族裔問題、文化多元主義問題上打響了一場美國文明正統的保衛戰。當然,美國自由派的觀點恰恰相反,他們認為,美國價值的核心乃是自由、平等、法治、包容與多元主義,這才是成就美國偉大的核心價值,而決非什麼強調特定族裔與宗教傳統的優先性。

再次,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對川普外交政策及其後果的看法差異甚大。他們基本上都同意,美國的自由、繁榮與強大關係重大,自由主義全球秩序的維繫也是關係重大,但他們內部對於如何達成這兩個目標,以及川普外交政策究竟是否有利達成這兩個目標,存在著完全不同的看法。

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中的自由一翼更贊同美國民主黨的外交政策,也代表了美國國內自由派的基本觀念,包括國際主義或全球主義,民主促進政策,多邊主義等。實際上,拜登在2019年3-4月號的《外交事務》上撰文強調「美國必須重新領導世界」,川普的外交政策顯然已經傷害了美國的全球領導力,拜登的基本政策就是回到美國民主黨外交政策的傳統立場,包括外交職業主義、重視國際組織、重新團結盟友、多邊主義政策、應對氣候變化、促進自由民主、人道主義精神以及不排除用武力政策等[5]。總體而言,美國民主黨的外交政策是自由主義的,目的是為了實現美國自由霸權主義之下的全球自由主義國際秩序。

然而,在保守派現實主義者看來,美國後冷戰時代外交政策的實踐效果並不理想。芝加哥大學國際政治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甚至將這一政策視為「大幻想」(the Great Delusion),既無助於美國的強大,又無助於強化全球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6]。在支持川普外交政策的保守派看來,川普宣導美國優先的政策,表面上似乎是一種「自私」的外交政策,但實際上可以通過收縮美國的外交戰線來避免美國的衰落,而更能維持美國的繁榮與強大。沒有美國的繁榮與強大,就更難維繫全球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

此外,川普看似魯莽的單邊主義政策背後,其實包含著相當的博弈理性。多邊主義貌似彬彬有禮,能夠表現美國作為全球最強大國家的外交禮儀與風度,但多邊主義在諸多涉及重大利益衝突的問題上常常不是一種有用的政策,要麼難以達成什麼協定,要麼即便達成了協定也無法達成美國的目標。既然美國是法治化的、依靠市場經濟的、實行自由民主政體的國家,所以,即便美國堅持美國優先,在外交政策上採用單邊主義的做法,往往不會導致不靠譜的政策結果,相反卻使得美國具有足夠有效的行動能力,進而有利於維繫全球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