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川普現象(思想42)》: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解讀川普現象(思想42)》: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期的「解讀美國大選」專輯,刊出5篇論文,「華人世界的川普論爭」刊出20篇論文,來自兩岸三地以及美國的學者,為去年的美國大選與川普現象做了最佳的詮釋與探討。

進一步說,即便對全球體系中跟美國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差異很大的主要行為者來說,川普這種貌似魯莽的單邊主義,反而會迫使這些主要行為者在內政與外交上採取相對溫和的做法,這就有利於全球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穩定。正是基於這些原因,美國主流的外交雜誌都刊文指出,川普的外交政策似乎並不像它起初看起來那麼糟糕,甚至認為川普的貿易政策正在讓美國變得更強大[7]。

上述討論從三個主要方面分析了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對川普和川普現象的不同認知與判斷。綜合來看,他們內部的自由一翼和保守一翼對於美國政治有著完全不同的理解。問題是,面對同樣的政治現實,為什麼兩派會有完全不同的認知,並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結論呢?這就跟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的意識形態與底層觀念差異有關。

由於同屬自由派陣營,他們內部的這些差異過去被掩蓋了,而正是因為川普和川普現象,這些差異才得以充分地顯現。從更根本的意識形態與底層觀念的視角來看,這裡的兩派知識分子對於資本主義、對於自由民主政體、對於西方文明、甚至對於何謂理想的政治秩序都有著很不一樣的理解。

具體來說,首先,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對於何謂資本主義或者何謂理想的資本主義就有著很不一樣的理解。保守一翼強調資本主義的古典模型,自由一翼強調後羅斯福時代的資本主義模式和平等元素。保守一翼強調20世紀的左翼思潮給人類社會帶來的諸種困境,信奉以著名經濟學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為代表的奧地利學派的觀點,強調自由放任型小政府的資本主義模式,同時還主張政府干預和再分配政策往往會導向一條「通往奴役之路」[8]。

自由一翼深受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和羅爾斯現代自由主義政治哲學的影響,強調政府的積極角色,重視再分配、福利國家和平等的重要性。顯而易見,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的前者更贊同共和黨的政綱,後者更贊同民主黨的政綱,也就不足為奇了。

其次,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對於何謂自由民主政體或者何謂理想的自由民主政體在理解也有很大的差異。保守一翼更從精英主義模型來理解自由民主政體,而自由一翼更從平等模型或平民主義模型來理解自由民主政體。前者強調從機會角度來理解政治平等,同時較重視精英與大眾的平衡,甚至不認為越是平等的民主就越是好的民主,而是強調平等和效能之間的妥協,普通大眾政治參與和政治精英專家治國之間的協調。

但後者更強調實質性的政治平等,強調普通大眾在政治生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同時由於深受20世紀60、70年代以來的平權運動思潮影響,強調不同族裔、宗教、種族、性別、年齡以及根據其他各種特質區分的不同人群應該享受同等的權利與資源。顯然,前者更傾向支持共和黨,後者更傾向支持民主黨。

再次,對於到底何謂美國文明或西方文明,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也出現了重大分歧。簡而言之,保守一翼更基於歷史的、族裔的和宗教的傳統來理解美國文明或西方文明。按照這個理解,美國文明自然就離不開古希臘與古羅馬的歐洲古典傳統、歐洲白人族裔的主導性和基督教的宗教背景。保守派的主張是,特定的政治經濟模式或文明模式,往往是跟特定的歷史、族裔和宗教傳統有關的。基於這種觀點,美國文明要想維繫自身的特質,就需要強調其歷史、族裔和宗教傳統。不可否認的是,這種觀點甚至還帶有很強的歐洲中心論與白人文明優越論。

然而,自由一翼並不認同這種觀點。不僅如此,這在他們看來還是政治不正確的。相反,美國文明的核心不過是一套超越特定歷史、族裔與宗教傳統的基本規則。這套基本規則的核心價值包括:自由、平等、法治、包容與多元主義。而正是這套基本規則成就了今日的美國文明與西方文明。而到了21世紀20年代,美國不僅不應該向所謂的白人主導主義立場退縮,更應該深化這套基本規則。正是由於這種認知,在他們看來,更自由開放的移民政策和更平等的族群宗教多元主義應該成為美國的基本政策。由此可見,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內部的兩派在基本政策上的區分可謂涇渭分明。

總體上,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中的挺川派——或者至少是部分支援川普基本政策的人士——和反川派的重要區別就在於,許多挺川派是按照古典資本主義模式、精英主義自由民主模式、白人文明特質論來理解美國文明的,而許多反川派是按照20世紀60、70年代以來已經在觀念和制度上重塑再造的、進步平權時代的主流觀念來理解美國文明的。這是兩者在基本認知上的重大差異。

就知識背景而言,長期留洋的這代自由派知識分子,由於深受20世紀60、70年代以來英美進步主義思潮的薰陶,更容易變成反川派的知識分子。而主要依靠中國大陸的本土環境成長起來的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其問題意識較多受到極左思潮禍害中國大陸的歷史的影響,其知識體系較多受到20世紀80、90年代以來中國大陸知識更新——特別是古典自由市場經濟理論、奧地利學派和保守主義思潮——的影響,因而出現了為數不少的挺川派著名知識分子。

如今,美國已經順利完成總統權力交接,拜登已經就任新總統,川普則默默地離開了白宮。即便川普本人的自媒體帳號被封禁,川普與川普現象仍然是美國政治的一部分。儘管川普走了,但關於川普和川普現象的爭論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