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文亞隆《生命的禮物》導讀:所謂心理治療,乃是重返倫理關係的現場

歐文亞隆《生命的禮物》導讀:所謂心理治療,乃是重返倫理關係的現場
歐文・亞隆(Irvin D. Yalom)|Photo Credit: Irvin D. Yalom F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隆教授將心理治療者與病人稱作「旅程中的同伴」,也就是同修。任何治療師要感恩的往往是他最無法幫助的病人,因為無助才讓治療師發現自己與病人同在一個處境,這就是亞隆所說的「要愛那些提出難題的人」。

文:余德慧(前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撰文時任東華大學諮商與輔導學系教授兼主任)

【導讀一】生命禮物

這本書的主要讀者應是心理治療界的心理師,但對心理治療剛入門的學子卻更重要,因為存在治療涉及許多心理治療非常基礎的探問,而且其清除初學者的困惑比較徹底,也容易幫助入門的心理師或準心理師建立堅實的地基。對那些正在接受心理治療的人來說,這本書可以幫助他善用心理治療,甚至可以幫他鑑別他的治療師心性的高度。

存在心理治療的興起

心理治療一直是等待演變的流體,從來沒有一種固定不變的心理治療,也沒有不經改變的心理治療。在歷經百年的心理治療史,心理治療的流派就宛若一條長河,在瞬息萬變的時間流逝裡蜿蜒地反照著人性的觀點,閃閃爍爍。亞隆教授的「存在心理治療」 就是這條蜿蜒大河的暗流。

想要直接從存在主義哲學套用到心理治療是不可能的事,充其量也只能吸取一些核心概念。真正促發亞隆教授去發展存在治療,應該從他帶著癌末病人的團體時,讓他看到人類心理非常底層的真實,也看到人心充滿了自己製造的謊言,甚至連心理治療者本身也參與其中。

心理治療這個行業比演藝界更容易成為墮落的行業,主要在於心理治療者對自己的謊言習而不察,治療者不自覺地隱藏自己對他人的冷漠,庸俗的價值卻賦予高貴的理由,自詡為他人的改變者,卻對自己的頑固不冥毫無所覺。並不是心理治療者天生就如此,而是社會賦予他助人的權柄,使他得以隱身在受苦者的幕後,在受苦的心靈的乞求之下,不自覺地提升到謊言者的位置。

存在心理治療很清楚地看到這種處境性的危險,為了對治這種不自覺的謊言,心理治療者必須「自降」,也就是謙卑地臣服於人類受苦心靈,這不僅僅是將自己降到存在的底層,去發現自己與受苦者都在同樣的處境,他還需透過存在的底層,主動地拉著受苦者的手,不是去引導他,而是共同修行──受苦心靈的鍛鍊,就是修行。

亞隆教授將心理治療者與病人稱作「旅程中的同伴」,也就是同修,他說:「治療師與病人都注定不但要體驗愉快人生,也必然要經歷人生的黑暗──理想的幻滅,年老、疾病、孤獨、失落、缺乏意義、痛苦的選擇與死亡」(第三章),因此,實在沒有任何理由將兩者分立。任何治療師要感恩的往往是他最無法幫助的病人,因為無助才讓治療師發現自己與病人同在一個處境,這就是亞隆所說的「要愛那些提出難題的人」。

心理治療乃是重返倫理關係的現場

存在心理治療首在承認「所謂心理治療乃是重返倫理關係的現場」,而不是醫療的客戶關係,所以治療者與病人之間的親密與關懷是最根本的存有,是不能被化約成角色關係。亞隆的心理治療是「我與病人如何看待對方的每一個細微差異:病人今天看起來是不是有點冷淡?好強?不注意我說的話?他是否私下運用我說的話,卻拒絕公開承認我的幫助?她對我是否過度恭敬?諂媚?太少表達反對或不同的意見?疏離或多疑?他是否夢見我,或是把我放在白日夢的情節中?他在幻想時,對我說了什麼話?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而且多多益善。」(第四章)

在這種「去專業化」而恢復生活倫理的意義底下,亞隆的一句話可說令人振聾啟聵,他問道:「病人多年後回顧治療的經驗時,會記得什麼?」答案:「不是洞察力,也不是治療師的詮釋,他們記得的多半是治療師所說的正向支持的話。」(第五章)亦即,不是治療師的精微思考或設想,而是治療師在生活界裡的倫理行動,就如同亞隆的病人金妮「她根本沒有聽進我精練高明的詮釋,她重視的是我幾乎沒有注意到的小動作」(第六章)。而治療師之所以「必須倫理地為病人」,乃因為「治療師的最大力量有部分是出於得以參與病人最私密的生活事件、想法和幻想,得到一個知你甚深的人的接納和支持,是非常大的肯定力量。」(第五章)

通常,心理治療一開始,治療師與病人其實都在兩個不同的世界,有著非常不同的夙緣與心思,當治療者自詡要對病人發展同理心之際,亞隆也強調「教病人也發展同理心」,這是存有治療的「同修」概念:我們一起走,一起影響、一起改變,心理治療不是單方面的事情。亞隆對這一點相當貫徹,他不但與病人一起寫「彼此的印象」,也分享彼此的心思,力求坦誠。這樣的治療者猶若修行人,盡量將自己的性格透明化。但是,坦誠有幾千層,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最徹底的坦誠,而亞隆採用的是「倫理的坦誠」,亦即,在彼此堪受範圍的坦誠,但何謂「堪受」就值得玩味了,亞隆的存有倫理就在其中衡量體察,幾乎到了一再試誤、一再矯正的地步。

存有治療是以現場為基調的當下治療。所謂「現場」就是現象學裡所謂的「統覺」(apperception),也就是亞隆強調的「此時此地」的現場,直接給出交接的效果。本書的第一部幾乎都在討論這些問題,而且很奇怪的,存在治療的當下性配合「同修」的概念,許多治療的僵硬都可以化解,治療者會變得更柔軟,治療的篤定心情更深厚。

AP_655001959454_(1)
歐文・亞隆(Irvin D. Yalom)|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存在的底線:終極關懷

存在治療的另一基調就建於靈性領域。過去許多主要的心理治療都以俗世自我所發生的難題為主,當然,自我本身的根源之處就充滿受苦的本質,人類只要端起自我,魔鬼就會降臨,地獄之門就會開啟。近代新興的心理治療學派多少已經發現,施以俗世的問題解決或性格改變的治療,對受苦的緩解效果其實相當有限,治療者最好把自己的立足點放到世界之外,在靈性領域建立支點,然後再伸進世界,會獲得迅速轉化的效果。

亞隆在他的《存在心理治療》(Existential Psychotherapy)一書就揭櫫存在的四個基本事實:死亡、孤獨、無意義與自由,這就是存在本質的「四大皆空」,人類所發展的自我就是用來保護人類,不要受到存有事實的威脅,所以我們的自我心智就好像一幅超大型的螢幕保護程式,不要受到終極的烏有虛無所威嚇。亞隆的存在治療就是站在自我的立場,想盡辦法讓受到存有事實威嚇的病人做一些調鼎的功夫,而他採用的對治方法是:

  1. 讓病人承擔責任,而不是逃避,所以存在治療者不會為病人做決定。
  2. 幫助病人產生決斷,因為許多決斷都涉及病人十分緊要的存在基礎,也就是病人的存在理由,治療者讓病人朝著底線去探索生存的基礎,催化其決斷的悟性,可說是至關重要。
  3. 催化病人的覺識,讓病人不要被自我的潛意識(或無明)釘緊,甚至沉迷在潛意識所抓牢的自我意識,人的意識會很難清明,這時,存在治療師喜歡用意義治療的「矛盾意向法」(paradoxical intention)或超個體心理學的「認同消除法」(disidentification)。

夢的存在性徵

多數的心理治療新手害怕對病人作夢的解析,而老心理治療師則對夢愛不釋手,卻說不上個所以然。亞隆會特意談到夢的解析,多少注意到人的幽微心思正是夢之所在。在我們說不上來的地方,意識會以其他的方法再現,並且表明人的意識所能瞭解的東西,遠比語言要寬廣很多,其中夢境影像是意識直接瞭解的媒介。由於夢本身即是幽微狀態的存有,與睜眼的粗糙意識大異其趣,前者直向奧祕空間,後者指向行動世界。

存在治療的「夢即是幽微存有」的概念,在賓斯汪格(Otto Ludwig Binswanger)與傅科(Foucault)那邊獲得堅實的存有理論基礎,但在心理治療的情境,個體的心像、感受、情懷必須從私密的存在在白天對他者道出,減損了作夢當下的存在,甚至必須透過編排意識,將夢以理智的監視加以重組成話語,對說夢者是痛苦的。可是,如果治療師是病人通往夢塵的同路人,意即病人領受到治療者的幽微心境,那麼夢境往往是治療過程最好的媒介。但是,如果治療者只知道將夢搬運到「意義」的國度,則注定夢不但沒有治療的效果,也是無謂的活動,病人會立即將夢之門關閉。

亞隆並沒有直接去談夢的理論,而是透過夢所營造的氛圍去騷動病人與治療師的心思,讓那幽微的生命經驗彷彿依稀的浮在檯面,但又溫柔以對,深恐驚嚇了幽微,讓粗魯的睜眼意識驅逐夜裡的靈魂。本來,我以為台灣最好先出版亞隆的《存在心理治療》,讀了本書之後,反而覺得《存在心理治療》當作參考書就夠了,主要是亞隆在寫《存在心理治療》的時候,有許多想法都才有個起頭,並不怎麼落實,可是二十年後的這本書,卻散發出存在治療成熟的芳香,多了溫馨的諄諄善誘,也多了老者提攜後進的風範。一年前看到這本書,我就很喜歡亞隆的沉穩。易之新先生把亞隆的心情譯得恰如其份,也使本書可以為師,亦可為友。

相關書摘 ▶歐文亞隆《生命的禮物》:心理治療訓練中最重要的部分,是自己去接受治療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生命的禮物:給心理治療師的85則備忘錄【全新修訂版】》,心靈工坊出版

作者:歐文・亞隆(Irvin D. Yalom)
譯者:易之新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存在心理治療大師歐文.亞隆特別關注人生不得不面對的事實:死亡、孤獨、人生的意義,以及自由與責任。讓人們內心痛苦的,不只是童年創傷、壓抑本能等等,還因為我們一直逃避這四個無法改變的事實。因此亞隆所謂的「存在治療」是:一種動力取向的治療,把焦點放在源於人之「存在」的這四項終極關懷。

他仿效詩人里爾克《寫給青年詩人的信》的體裁,以誠實、雍容的氣度,從45年的臨床筆記中提煉出85則珍貴的忠告,不僅是心理治療師與病人互動的祕訣、實用的觀念和技巧,更充滿溫暖的人性。

本書共分為五部:

  • 第一部,談到治療師如何和病人建立坦誠信任的關係。
  • 第二部,探討終極關懷,如何病人討論死亡、孤獨、人生的意義、和自由的主題。
  • 第三部,強調治療的祕訣,主要在一顆真誠的心,並磨練自己的敏銳度。
  • 第四部,介紹夢的應用,幫助病人了解潛意識,以及生活的重要記憶。
  • 第五部,提醒治療師,迴避危險和特權的陷阱,並回頭不斷檢視自己,讓自己隨著病人成長。

亞隆的提醒不只令人受用,而且直視治療師心中的難題。在亞隆心目中,治療是一份「生命的禮物」。治療師與病人不是施與受的關係,而是旅程中的同伴。唯有敞開、真摯、平等的治療關係,才能讓雙方都找到心靈回家之路。

1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