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特赦布農族獵人王光祿,律師:僅個案免刑,非常上訴爭取「獵人無罪」

總統府特赦布農族獵人王光祿,律師:僅個案免刑,非常上訴爭取「獵人無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民團體認為,釋憲案的當事人連同王光祿就有好幾位,卻只有王光祿被特赦,不希望「特赦一個王光祿、還有千千萬萬個王光祿被抓」。

2013年7月間,布農族獵人王光祿因使用撿到的獵槍獵捕山羌等保育類動物,因《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野生動物保育法》判處3年6月徒刑,經發起釋憲後日前大法官宣告僅部分違憲,聲請人王光祿和其他原住民獵人都無法由此解釋獲得救濟;不過總統府今(20)日忽然給予王光祿特赦,表示為表達對原住民族傳統的尊重。對此釋憲聲請代理律師謝孟羽表示,雖然王光祿不需要被關很高興,但獵人依然是「有罪」的人,用特赦「個案處理」,更彰顯了社會和法律對原住民的理解不足。

王光祿案怎麼走到這一步?

原住民獵人王光祿因狩獵保育類動物遭判刑,獵槍部分遭判刑3年2個月,獵捕保育類動物部分判7個月,合併判3年6個月有期徒刑。原民團體和律師於2015年12月15日,最高檢察署表示檢察總長顏大和針對王光祿案提起非常上訴。台東地檢署暫緩王光祿入監。2017年9月28日,最高法院就王光祿案聲請釋憲,請求司法院大法官就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0條第1項《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8條第1條第1項,未就原住民特殊情形加以考量部分宣告違憲。

2021年5月7日大法官宣示解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野生動物保護法》合憲,而其子法《槍砲彈藥刀械許可及管理辦法》、與《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部分違憲。因此王光祿案件將送到最高法院續審。

而現在最高法院則指出,總統特赦王光祿部分,依《赦免法》第3條規定「受罪刑宣告之人經特赦者,免除其刑之執行;其情節特殊者,得以其罪刑之宣告為無效」,王光祿雖經總統特赦免除其刑之執行,但其本案之罪刑宣告仍然存在,合議庭仍須就本案依法處理。律師也表示,接下來在最高法院非常上訴的程序中,會繼續爭取「獵人無罪」的判決結果。

總統府:表達對原住民族傳統的尊重

總統府透過新聞稿表示,為表達對原住民族傳統的尊重,促進族群主流化發展,蔡英文總統在今日第二任任期屆滿週年之際,依據《憲法》第40條《赦免法》第3條前段規定,批示同意特赦獵捕野生動物觸法的布農族原住民王光祿,免除其刑之執行,總統府發言人Kolas Yotaka表示,這項決定對政府推動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工作別具意義。

Kolas表示,司法院就原住民狩獵案在5月7日作成釋字第803號解釋,其中《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不受相關條文限制之規定,大法官認為「傳統文化」應包含原住民依其所屬部落族群所傳承之飲食與生活文化,而以自行獵獲之野生動物供自己、家人或部落親友食用之非營利性自用之情形。

Kolas說,憲法明文肯定多元文化價值,保障原住民從事狩獵活動之文化權利。在原住民族文化中,族人與山林共同分享、共同生存,相互依賴,日常狩獵是族人生活文化的一部分。王光祿雖然因為狩獵野生動物而觸犯相關法律,但總統認為,考量他的狩獵是為供罹病的家人食用;狩獵自用也經大法官認為這屬於原住民傳統文化之範疇,情可憫恕,因此特赦王光祿,彰顯政府尊重原住民族生活文化,促進族群主流化發展之用心。

《中央社》報導,王光祿本人得知後,接受記者電訪時對自己被特赦感到相當訝異,不斷問「真的嗎」,他說,尚未聽到這件事,律師也還沒告訴他,如果是真的那就非常高興,「這結果等很久了」;不過,因母親現在記憶衰退,只認識他這兒子,因此告訴她這件事也沒意義,「不會刻意告訴媽媽」。

律師和原民青年:替王高興,但個案處理更彰顯法治對原住民族的理解不足

釋憲案的聲請代理人謝孟羽律師在臉書上表示,在個案上尋得正義,真心為王光祿感到開心。但作為長期跟原住民族站在一起爭取本該屬於他們基本權利的律師,還是必須語重心長地說,「特赦,是特例,也僅能尋求個案正義,也更彰顯了現行法律制度,甚至是大法官對於原住民族理解與保障的不足。」

謝孟羽受訪時也表示,現在這樣的特赦只是總統基於一些理由,讓王光祿不需要去服刑、考量到他的狀況讓他不用被關,但在法律上,王光祿依然是個有罪的人,且最高法院也表示會繼續處理此案;因此目前想法是此案依然會繼續上訴,希望能夠在《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部分繼續努力,讓獵人可以獲得無罪判決。

謝孟羽也解釋,過去一些獵人判決確定的案件,像是也一起聲請釋憲,但已經執行完畢(判6個月,易科罰金18萬)的卑南族獵人潘志強,王光祿現在就算被特赦,也對這些案件不一定有幫助;至於有不少還在審查中的個案,大法官日前的解釋,也對接下來的判決不一定有利,如果總統府真的認為原住民的傳統文化重要,還是希望政府能盡速修改相關法令,或是訂定獵人專法,這也是接下來要努力的目標。

長期關注原住民權益的布農族青年Savungaz Valincinan也在臉書上表示,特赦的意思是這個國家法律認為你仍有罪,只是免除其刑。王和家人承受這麼多年的司法程序折磨,能停止真是太好了,任何當事人都不該也不必當悲劇英雄。但光釋憲案的當事人,連同王光祿在內就有3位,卻只有1個王光祿被特赦,「更不要說還有更多我們不曾接觸到、就已經被判有罪甚至入獄服刑的獵人,誰來為他們平反?」不希望「特赦一個王光祿、還有千千萬萬個王光祿被抓」。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