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回看馬來西亞:為何「封城」後還壓不住疫情?官方朝令夕改與人民鬆懈是主因

在台灣回看馬來西亞:為何「封城」後還壓不住疫情?官方朝令夕改與人民鬆懈是主因
圖為一戴口罩的民眾經過吉隆坡一處馬國首相慕尤丁抗疫的壁畫。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防疫是長期抗戰,要做好傳統生活模式將會被打亂的準備,警戒可能會因為疫情高居不下而被迫多次延長。以馬來西亞的例子來看,控制住的疫情也有機會反撲,直到全面施打疫苗免疫之前我們都不應該掉以輕心。

據2021年5月19日公布的數據,馬來西亞的單日確診人數已經突破6千例,平均確診人數高居東南亞之首。很多人其實忘了,在2020年9月沙巴州選舉以前,馬來西亞也曾經是東南亞的「防疫模範」。在2020年2月底在吉隆坡大城堡區清真寺萬人活動爆發疫情後,馬來西亞政府果斷下令在3月18日開始全面「鎖國」,執行「行動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Order,簡稱MCO)停止一切的經濟活動。在政府嚴格管控、民眾遵守防疫SOP之下,成功壓低病毒傳播曲線,在7至8月期間將本土確診人數縮減至個位數,甚至還實現本土案例歸零。筆者非公衛專家,無法評論政策措施的好壞,本文只是以親身經歷分享在台馬期間的個人想法。

台馬的入境差異

首先比較台馬的入境政策。台馬的共同之處是在全球疫情大爆發時,很早便實施嚴格的入境管控,希望將病毒阻斷在國門。除了禁持旅遊簽證者入境外,也規定入境人士必須隔離14天。雙方的差異在於,馬來西亞是規定入境者在下機後便強行採檢,並被送到政府安排的隔離地點(最初是政府付費,後改由民眾自費),住滿14天後再進行第二次採檢,報告呈陰後才可回家。馬來西亞也曾短暫地容許居家隔離,但政府發現眾多隔離者不遵守規定後決定撤回這一政策。

台灣方面,也同樣強制規定14天的隔離期限,並另外再加上7天的自主管理期。在2020年8月期間(按:目前政策有更動),入境者可以選擇入住中央的防疫所、規定的隔離酒店或符合單人隔離的房間。在入境篩檢方面,只有在幾個疫情特別嚴重的國家入境才需進行採檢,或是在隔離期間有症狀才會被安排採檢。因此筆者去年8月入境來台就學時,就抱著會被「摳鼻子」的心理準備,直到結束了14天的隔離後才發現是虛驚一場。

總的來說,台灣給入境者提供的個人選擇較多,很依賴民眾自覺遵守防疫要求,但同時對違反要求者的開罰也很嚴重。除了筆者所在的防疫旅館提供的便當難吃外,至少筆者的入境體驗是好的,無論是從下機後被多次消毒、在隔離期間兩次來自衛福部的慰問電話、以及校方所提供的資訊,都讓我清楚感受到台灣認真的防疫行動,以及讓被隔離者清楚明白台灣的防疫規定。此外,台灣還給予入境者事後申請每日1000元的隔離補助。

桃機設有專用查驗櫃檯 行李轉盤事前消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桃園國際機場的行李轉盤事前會進行清潔消毒,旅客在領取行李後通過海關專檯出關。

在大馬的「封城」經歷

接著,比較台馬對待本土疫情擴散的政策。

馬來西亞政府是在遭遇大規模疫情爆發後才正視全國的防疫工作。2020年3月中旬在面對大城堡清真寺萬人集會確診者無從可查的情況下,新冠疫情之始便採取了最嚴格的「行動管制令」(MCO,相當於台灣的第四級警戒),內容涵蓋禁止本國人出境與外國人入境,所有學校停課,除了超市、傳統市場、雜貨店、便利店,以及交通、通訊、銀行、油氣、衛生醫療等必要的服務之外,所有政府與私人辦公、營業場所皆強制關閉,並禁止民眾跨縣。

「行動管制令」還規定,每戶人家只有在必要之時才能由至多兩個人一起出門採購商品一次。直到4月下旬疫情改善後才在5月4日改實施「有條件行動管制令」(CMCO)。當疫情受控後,在6月10日實施「復甦期行動管制令」(RMCO),解除了民眾跨州禁令,制定嚴格的防疫作業程序(SOP),允許那些可以遵守防疫SOP的行業恢復營業,逐步降級、放開社會經濟活動,同時也制定了違反SOP的高額罰款。

台灣方面,則採取相反的手段,對待本土疫情擴散採取逐步升級防疫政策的作法。我認為,相比去年3月馬來西亞疫情擴散國人毫無認知的狀況,台灣人至少有了基本的防疫意識和一年外國的經驗參照,並對防疫升級有一定的準備。

唯可惜的是,台灣的防疫追蹤功能(如「健康碼」)直到本月的本土疫情大擴散後才認真落實,錯失了提前遏制的機會。我滯留在馬來西亞的半年裡,儘管7至8月疫情已放緩,移動仍需要掃碼以確保可追蹤。馬來西亞衛生部推出的應用程式「My Sejahtera」結合了台灣「疾管家」與「台灣社交距離」的功能(而且可預約接種疫苗),在民眾自覺掃碼的情況下方便日後追蹤感染群,但「My Sejahtera」並沒有推出簡訊服務,這相當於排除了很多沒有智慧型手機的用戶。

再來,馬來西亞在經歷2020年3月的「鎖國」以後,其實對疫情防控做了許多「超前部署」的舉動,例如增設方艙醫院、強制實施防疫作業程序,在防疫的標準與程序上皆按國際標準來運行,亦一度實現本土感染歸零的成績,可是為什麼依然會從防疫模範生變成至今東南亞的重災區?

我認為,有以下幾個因素:一、執法不力削弱政府防疫指令的威信。部長與政治人物沒有以身作則、多次觸法不受懲罰或懲罰力度與庶民不同,破壞了警察執法的權威;二、政府沒有做好與民眾的防疫溝通工作。尤其到了第二波本土疫情擴散後,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甚至在疫情惡化後卻實施被民眾視為更寬鬆的防疫政策,民眾對政策更動不解,且質疑政府的政策用意,故消極執行;三、民眾對疫情感到麻木,鬆懈應對防疫。由於第二波疫情後確診數字持續高居不下,民眾日漸失去耐性,不遵守防疫SOP的群聚時有發生,最終進一步加重疫情;四、邊防守不住,讓英國、南非變種病毒株有機可趁,導致疫情傳播迅速,一發不可收拾。

總的來說,馬來西亞政府在一開始便執行最激烈的防疫政策阻斷病毒的傳播,其政策是奏效的,但是這樣的政策並非永久之計,在面對第二波、第三波疫情來襲時政府便擬不出更有力的對策。當然,馬來西亞防疫的國情特殊性在於,去年3月靠政變的上台的國盟政府藉由疫情頒布的緊急狀態刻意不召開國會,因此無人對政府的政策進行問責、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遂而造成疫情失控。

AP_2101212699691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今年1月12日,大馬首相慕尤丁透過電視、網路直播,向全國民眾宣布國家最高元首同意實施全國緊急狀態。

最後,除了要注意出外的衛生安全,待在家裡也要注意個人的情緒調適與管控。自從去年寒假返馬之後,我便沒辦法再回到北京上學,也沒辦法親領畢業證書。因此,從去年8月底來台唸博士以前,我曾經歷過馬來西亞本土疫情爆發和趨緩的兩個階段,感受過一個半月沒踏出家門、遠距聽課及在家寫作論文的日子。

作為過來人,我覺得心理上要預備會有一段時間處在居家生活的狀態。一是突然和好幾年沒有一起生活的家庭成員共處一室,這也需要一段磨合期,尤其多人待在狹小的生活空間,會使人們莫名產生不耐煩的暴躁心態。另外,有些老年人會以自己的經驗常識進行防疫(往往很容易造成破口),殊不知本次新冠疫情的嚴重性,是超乎他們之前曾經歷的疫情,在與長輩溝通時需要更多的耐性和創意;二是因為辦公與上課場所都搬到家裡,除了要與家人協調上「網課」的時間與地點之外,也有必要整理一個可以舒適、專注工作的「工位」,才能提高生產效率;三是要合理安排居家生活,例如按時做運動、分擔家務工作。前者是因為居家的活動範圍小,容易發胖,可以下載一些健身app來維持運動。而後者是因為長時間待在家垃圾與雜物會變多、且有的家庭會選擇疫情期間完全在家煮飯,家庭成員之間更需要相互幫忙減輕負擔;四是每天接受的負面新聞也會影響自己的心情,因此也有必要限制自己追蹤新聞的時間。

此外,疫情居家生活期間或許會突然空出許多「額外」的時間,可以藉此機會做一些平時沒空做的事情來「分心」,比如改造家裡佈局、看小說、學一門手藝、反思生活等。總的來說,處理好人際關係,並合理規劃時間是疫情居家生活期間的兩大要素,盡量減低對正常生活的衝擊。

防疫是長期抗戰,要做好傳統生活模式將會被打亂的準備,警戒可能會因為疫情高居不下而被迫多次延長。以馬來西亞的例子來看,控制住的疫情也有機會反撲,直到全面施打疫苗免疫之前我們都不應該掉以輕心。台灣在未來兩三週能控制疫情並非不可能,但重點是民眾未來是否能持續堅持防疫SOP的熱誠才是根本。

在這次疫情中非常有趣的是,兩國民眾在面對疫情升級時都發生到超市爆買的恐慌(其實那才是最容易染疫的)。去年我在馬來西亞也參與了爆買潮,結果事後爆買的泡麵都囤積到現在沒有吃完。馬來西亞每日確診4000多例時,吃飯不成問題,加上如今便利商店、網購如此便利,缺乏糧食的危機感不是我們這個時代應該出現的。

AP_2007732308835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2020年3月17日,馬來西亞實行「鎖國」前夕,當地超市搶購的人潮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