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回看馬來西亞:為何「封城」後還壓不住疫情?官方朝令夕改與人民鬆懈是主因

在台灣回看馬來西亞:為何「封城」後還壓不住疫情?官方朝令夕改與人民鬆懈是主因
圖為一戴口罩的民眾經過吉隆坡一處馬國首相慕尤丁抗疫的壁畫。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防疫是長期抗戰,要做好傳統生活模式將會被打亂的準備,警戒可能會因為疫情高居不下而被迫多次延長。以馬來西亞的例子來看,控制住的疫情也有機會反撲,直到全面施打疫苗免疫之前我們都不應該掉以輕心。

據2021年5月19日公布的數據,馬來西亞的單日確診人數已經突破6千例,平均確診人數高居東南亞之首。很多人其實忘了,在2020年9月沙巴州選舉以前,馬來西亞也曾經是東南亞的「防疫模範」。在2020年2月底在吉隆坡大城堡區清真寺萬人活動爆發疫情後,馬來西亞政府果斷下令在3月18日開始全面「鎖國」,執行「行動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Order,簡稱MCO)停止一切的經濟活動。在政府嚴格管控、民眾遵守防疫SOP之下,成功壓低病毒傳播曲線,在7至8月期間將本土確診人數縮減至個位數,甚至還實現本土案例歸零。筆者非公衛專家,無法評論政策措施的好壞,本文只是以親身經歷分享在台馬期間的個人想法。

台馬的入境差異

首先比較台馬的入境政策。台馬的共同之處是在全球疫情大爆發時,很早便實施嚴格的入境管控,希望將病毒阻斷在國門。除了禁持旅遊簽證者入境外,也規定入境人士必須隔離14天。雙方的差異在於,馬來西亞是規定入境者在下機後便強行採檢,並被送到政府安排的隔離地點(最初是政府付費,後改由民眾自費),住滿14天後再進行第二次採檢,報告呈陰後才可回家。馬來西亞也曾短暫地容許居家隔離,但政府發現眾多隔離者不遵守規定後決定撤回這一政策。

台灣方面,也同樣強制規定14天的隔離期限,並另外再加上7天的自主管理期。在2020年8月期間(按:目前政策有更動),入境者可以選擇入住中央的防疫所、規定的隔離酒店或符合單人隔離的房間。在入境篩檢方面,只有在幾個疫情特別嚴重的國家入境才需進行採檢,或是在隔離期間有症狀才會被安排採檢。因此筆者去年8月入境來台就學時,就抱著會被「摳鼻子」的心理準備,直到結束了14天的隔離後才發現是虛驚一場。

總的來說,台灣給入境者提供的個人選擇較多,很依賴民眾自覺遵守防疫要求,但同時對違反要求者的開罰也很嚴重。除了筆者所在的防疫旅館提供的便當難吃外,至少筆者的入境體驗是好的,無論是從下機後被多次消毒、在隔離期間兩次來自衛福部的慰問電話、以及校方所提供的資訊,都讓我清楚感受到台灣認真的防疫行動,以及讓被隔離者清楚明白台灣的防疫規定。此外,台灣還給予入境者事後申請每日1000元的隔離補助。

桃機設有專用查驗櫃檯 行李轉盤事前消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桃園國際機場的行李轉盤事前會進行清潔消毒,旅客在領取行李後通過海關專檯出關。

在大馬的「封城」經歷

接著,比較台馬對待本土疫情擴散的政策。

馬來西亞政府是在遭遇大規模疫情爆發後才正視全國的防疫工作。2020年3月中旬在面對大城堡清真寺萬人集會確診者無從可查的情況下,新冠疫情之始便採取了最嚴格的「行動管制令」(MCO,相當於台灣的第四級警戒),內容涵蓋禁止本國人出境與外國人入境,所有學校停課,除了超市、傳統市場、雜貨店、便利店,以及交通、通訊、銀行、油氣、衛生醫療等必要的服務之外,所有政府與私人辦公、營業場所皆強制關閉,並禁止民眾跨縣。

「行動管制令」還規定,每戶人家只有在必要之時才能由至多兩個人一起出門採購商品一次。直到4月下旬疫情改善後才在5月4日改實施「有條件行動管制令」(CMCO)。當疫情受控後,在6月10日實施「復甦期行動管制令」(RMCO),解除了民眾跨州禁令,制定嚴格的防疫作業程序(SOP),允許那些可以遵守防疫SOP的行業恢復營業,逐步降級、放開社會經濟活動,同時也制定了違反SOP的高額罰款。

台灣方面,則採取相反的手段,對待本土疫情擴散採取逐步升級防疫政策的作法。我認為,相比去年3月馬來西亞疫情擴散國人毫無認知的狀況,台灣人至少有了基本的防疫意識和一年外國的經驗參照,並對防疫升級有一定的準備。

唯可惜的是,台灣的防疫追蹤功能(如「健康碼」)直到本月的本土疫情大擴散後才認真落實,錯失了提前遏制的機會。我滯留在馬來西亞的半年裡,儘管7至8月疫情已放緩,移動仍需要掃碼以確保可追蹤。馬來西亞衛生部推出的應用程式「My Sejahtera」結合了台灣「疾管家」與「台灣社交距離」的功能(而且可預約接種疫苗),在民眾自覺掃碼的情況下方便日後追蹤感染群,但「My Sejahtera」並沒有推出簡訊服務,這相當於排除了很多沒有智慧型手機的用戶。

再來,馬來西亞在經歷2020年3月的「鎖國」以後,其實對疫情防控做了許多「超前部署」的舉動,例如增設方艙醫院、強制實施防疫作業程序,在防疫的標準與程序上皆按國際標準來運行,亦一度實現本土感染歸零的成績,可是為什麼依然會從防疫模範生變成至今東南亞的重災區?

我認為,有以下幾個因素:一、執法不力削弱政府防疫指令的威信。部長與政治人物沒有以身作則、多次觸法不受懲罰或懲罰力度與庶民不同,破壞了警察執法的權威;二、政府沒有做好與民眾的防疫溝通工作。尤其到了第二波本土疫情擴散後,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甚至在疫情惡化後卻實施被民眾視為更寬鬆的防疫政策,民眾對政策更動不解,且質疑政府的政策用意,故消極執行;三、民眾對疫情感到麻木,鬆懈應對防疫。由於第二波疫情後確診數字持續高居不下,民眾日漸失去耐性,不遵守防疫SOP的群聚時有發生,最終進一步加重疫情;四、邊防守不住,讓英國、南非變種病毒株有機可趁,導致疫情傳播迅速,一發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