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期待的東京奧運,必須向大眾解釋嚴峻疫情中仍堅持舉辦的考量

不被期待的東京奧運,必須向大眾解釋嚴峻疫情中仍堅持舉辦的考量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本,醫務人員的疫苗接種才剛剛開始。在這種困難重重的情況下,需要做哪些工作來為舉辦奧運造勢?曾是東京都政府職員並參與了東京2016年奧運申辦工作、現任國士館大學體育管理學客座教授的鈴木友之先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文:鈴木知幸

舉辦奧運,支持率最低也要達到50%

《讀賣新聞》2月8日公佈的民調顯示,至今依然有許多日本民眾反對今(2021)年夏天在東京舉辦奧運。

就今夏預定舉辦的奧運,33%的人認為應該再次推遲,28%的人認為應該取消,兩者合計,反對派超過六成;另一方面,有28%的人認為可在沒有觀眾的情況下舉辦,8%的人認為應該接待觀眾,兩者合計,贊成派占比36%。(《讀賣新聞》3月5日-7日進行的民調中,針對是否應該舉辦有觀眾的比賽問題,贊成與反對旗鼓相當,分別為45%和48%)。

不過,此次民調中的「再次延期」選項並不在國際奧會(IOC)的計畫之中。1月21日,國際奧委會主席湯瑪斯・巴赫(Thomas Bach)在接受日本共同社採訪時表示:「現階段沒有理由相信奧運無法在7月舉辦,所以也不存在B方案(替代方案)。」他明確否認了包括取消在內的再次推遲的可能性。

此外,2月24日國際奧會宣佈,就2032年夏季奧運的主辦城市事宜,將與澳洲的布里斯本進行「有效對話」。這也表明了國際奧會的意向,即不會改變2024年後夏季奧運的時間表。

如果上述民調中的提問,僅限在「舉辦還是取消奧運」之間進行二選一的話,贊成派的比例可能還會稍有提高,但無論如何,基本前提是舉辦奧運必須要得到50%以上民眾的支持。

如果以目前的支持率強行舉辦奧運的話,那麼有恐還會在奧運期間發生反對示威活動,就像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一樣,在開幕前的民意調查中,有一半的巴西人反對舉辦奧運,示威活動給整個里約奧運蒙上一層陰影,令人至今記憶猶新。誰也不能保證東京奧運不會重蹈覆轍。

日本很多民眾反對在今年夏天舉辦奧運的主要原因是疫情的持續擴大,但我認為,在防疫方面,只要我們把能做的事情一一確實地做到位,例如不接受海外觀眾、嚴格隔離選手和賽事工作人員、每天進行PCR核酸檢測等,這樣就能將感染人數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正如2月份在墨爾本舉行的澳洲網球公開賽那樣,幾乎沒有出現球員和賽事工作人員感染的情況。

為孩子們留下一份遺產

3月3日,東京奧組委新任主席橋本聖子、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日本政府奧運擔當大臣丸川珠代、國際奧會主席巴赫、國際帕運主席安德魯・帕森斯(Andrew Parsons)舉行了五方會談,確認了兩個重要事項,即在3月底前決定是否接受國外觀眾,4月底前做出各場館觀眾人數上限的判斷。

目前已經決定東京奧運將不接待海外觀眾;而針對每個比賽場館,則將做出不接納觀眾或限制觀眾人數(指日本國內居住者)的決定。日本在足球聯賽、職業棒球、橄欖球頂級聯賽等比賽中,都實施了限制觀眾人數的做法,收穫了沒有任何場館發生群聚感染的「業績」。如果限制觀眾人數,並採取戴口罩、不在場館內大喊大叫等措施,應該是可以防止感染者人數急劇增加的。

另一方面,門票的銷售還處在變化當中,大概要在確定了觀眾上限人數後再做決定。不過到了7月份,如果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控制的話,是不是可以考慮為東京都內的幼稚園、中小學的孩子們免費發放一定數量的門票呢?雖然這需要諮詢政府疫情防疫小組及其他相關專家的意見,但由於少兒的重症病例極少,所以此舉應該不會危及到孩子們的生命。

日本60歲以上的老年人,很多都非常懷念57年前在彩色電視機前或在比賽現場為東京奧運加油的經歷,這種經歷已經成為一種歷史的饋贈。為此,我想,至少可以讓孩子們去現場觀看一次比賽。我相信,這些努力最終會使大眾對奧運給予更多的支持。

RTX83VV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有效利用群眾募資

如果所有的賽事都沒有觀眾,估計奧運的門票收入將減少約900億日圓,而且應對疫情還需要一筆巨大的額外支出,為了彌補這個缺口,可以考慮發起群眾募資活動,來為東京奧運集資。

如果呼籲全世界的人捐款,就應該可以從國內外籌集到一筆不菲的資金。其實方法有很多,比如日本奧會(JOC)等國內體育組織設立群眾募資,將籌集到的資金捐給組委會。門票收入的損失、疫情措施的成本……諸如此類的巨大額外費用,最終大部分都將由東京都的納稅人和日本國民買單。

而群眾募資是一種有效的籌資方式,可以減輕這種負擔,進而或許也可以促使西方那種「捐贈支援的社會」在日本生根發芽。

向大眾發出具體而強有力的資訊

總之,希望組委會主席橋本儘快向國際奧會提出舉辦奧運的具體措施,包括限制觀眾人數、如國的海外選手和官員的全面檢疫、針對選手和奧運相關人員的疫情對策等,同時還要面向國內外積極發佈資訊,明示嚴格而細緻的檢疫措施,而非像迄今那樣使用「安全安心舉辦奧運」這類抽象模糊的字眼。

要這樣做的理由,是因為大眾只知道政府強行舉辦奧運,是出於規避「籌備費用的浪費」、「經濟效益的消失」這種意圖。所以有必要針對在如此嚴重的疫情中舉辦奧運的意義何在這個問題,向大眾做出仔細的說明。

網路上一直有人說「取消奧運」、「不就是辦個大型運動會嘛」之類,這恐怕就是組委會和東京都政府沒有承擔起足夠的責任,疏忽了對舉辦奧運的目的和理念做出充分說明之故。

我希望有「奧運之子」(註)之稱的橋本聖子及組委會的官員們能夠再次確認《奧林匹克憲章》理念,把對 「和平」、「人權」、「環境」、「教育」所做出的貢獻傳承給後人。如果能安全順利地完成現代奧運史上肩負著最艱巨任務的本屆東京奧運,那麼毫無疑問,2020年東京奧運將被載入史冊,流傳後世。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