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義:缺電有三種,台灣4年3次大停電屬於哪兩種?

郝明義:缺電有三種,台灣4年3次大停電屬於哪兩種?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把電力出現任何狀況都要歸之於缺電,歸之於少一座核四,確實是模糊焦點甚至扭曲焦點。然而,蔡總統光說台灣並不缺電也不夠完整,政府光是寄望「三接」來渡過能源轉型,也會錯過核心問題。

文:郝明義

興達電廠連續發生事故造成停電之後,有人,尤其是主張重啟核四運轉的人,又在主張這是台灣缺電的證明,而我們也看到蔡總統出面強調台灣並不缺電。

把電力出現任何狀況都要歸之於缺電,歸之於少一座核四,確實是模糊焦點甚至扭曲焦點。然而,蔡總統光說台灣並不缺電也不夠完整,政府光是寄望「三接」來渡過能源轉型,也會錯過核心問題。

基於我2016年參與過「開放台電」觀察所得,加上近年來追蹤看到的新情勢,所以會寫2篇文章,希望能𨤳清一些障眼法的迷霧,但也指出日益嚴重的2個危機。

興達電廠接連導致停電的情況,我非常肯定不是個案,而是預警。如果政府不面對問題的根源,接下來不只蔡英文總統要為越來越多類似情況而頻繁道歉,並且說終究會爆發災難性的後果也不為過。相反地,如果政府真正面對核心問題,不但一些短期問題的解決方案可以說垂手可得,一些許多人認為是兩難的長期問題,譬如護藻礁和廢核,其實也不難找到兼顧之道。

我寫兩篇文章來談。這是第一篇。

缺電的情況有三種

「缺電」的情況,有三種。用大家都熟知的高速公路塞車來比喻,方便理解:

第一種,是高速公路因為蓋的數量不夠,造成塞車。這是「結構性」問題。有些落後國家的基礎建設不足,電廠不夠,每天全國要平均停電一段時間,就是這種情況。

第二,公路數量夠,但是每到年節連假期間,如果不事先疏通流量,會在尖峰時刻大塞車。這是「時間管理性」問題。台灣每到夏天高熱月份,尖峰時刻大家對電力的需求突然高漲,負載超過預期,可能導致跳電而停電,屬於這種情況。

第三,公路的養工處出了問題,維護保養不力,路面出現塌陷等等,造成塞車。這是「技術管理性」問題。台電的工作人員操作系統、設備出錯,而導致停電,屬於這種情況。

高速公路發生大塞車,我們需要判別到底是哪種原因所導致,才決定是否要新建高速公路。我們不會一看到塞車,就主張要新建高速公路。同樣的,發生停電情況,也該如此。

但是長期以來,台灣有些人,不論電力出現任何狀況,都堅持是結構性造成的缺電問題,電廠不夠,需要新建或擴建。

近30年來,這些人的代表就是擁核派。1993年,當時的經濟部長江丙坤說,台灣如果沒有核四,到2010年每天就要缺電6小時,像菲律賓一樣落後。

現在時間過去了快30年,不但過了2010,連2020都過去了,台灣也從來就沒有每天缺電6小時。時間早已證明核四是個假需求,台灣從沒有出現結構性缺電的問題。只是擁核的人卻始終堅持台灣就是少個核四。

然而,到目前為止,台灣雖然沒有結構性缺電的問題,卻一直籠罩在「時間管理性」缺電和「技術管理性」缺電的陰影之下。

問題根源:不重視調節用電需求

我們來看最近3次大停電的起因。

2017年的大潭電廠815大停電,台電說是承攬商更換控制系統的電源供應器時操作失誤所導致,這是第三類技術管理性問題導致的。

今年513興潭電廠導致的大停電,經濟部先說是「用電高於預期」的原因,那就是第二類時間管理性的問題;但後來又改口,說是測試操作錯誤,那就是第三類技術管理性的問題。

至於17日晚間又發生停電,台電承認是「因負載突升,供電能力不足」。換句話說,也就是類同於「用電高於預期」,屬於第二類時間管理性問題。顯然,這3次都是「時間管理性」問題和「技術管理性」缺電問題。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問題的根源是:台電不重視調節大家的用電需求。

要改善「時間管理性」缺電問題,就是要設法調整大家用電時段,舒緩尖峰負載。

截圖_2021-05-20_下午9_40_42
Photo Credit: 台電
台電用電曲線圖。

一個用常識就可以想到的方法是:訂出「分時電價」,不同時段的電價高低不同,讓用戶知道他在尖峰時段用電要付出比平常高的電價,在離峰時間用的話則會享受到比較便宜的電價。這和年節連假時期為了鼓勵大家不要在尖峰時段全部塞在高速公路上,會提供夜間比較便宜或免費的費率,而很多人會使用,是一樣的道理。

這幾天台電在呼籲大家節電,但是如果沒有「分時電價」和搭配的工具,這種呼籲是很蒼白無力的。經濟學上有所謂「看不見的手」,而在相信提供用戶「分時電價」之後,大家自然會趨低避高,各自享受了比較便宜的電價,整體也舒緩了電力尖峰負載時段的壓力。不需要台電呼籲,用戶自己就會達成那種效果。

電力用戶,主要分兩大類:以家庭用電為主的低壓電用戶,和工業用電的高壓電用戶。

我們看台電是在怎麼面對這兩類用戶。

全台灣有1460萬低壓電用戶,直到今天,絕大多數都是仍然要2個月手抄一次電表。手抄電表,用戶要2個月後才看到電費帳單,「分時電價」設計得再有吸引力,大家也不會有體感,實際也無從配合。

2016年「開放台電」提醒調節用電需求之後,台電也說他們知道此事的重要,說要努力設法「移峰填谷」。當年底台電也開始推廣「住商型簡易時間電價」(編按:即依照尖峰、離峰、半尖峰時間不同收取不同電價)。然而,直到去年底,推廣了4年,低壓電用戶選用這種方案的,全部才12萬戶,連1460萬戶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這麼重要的改善「時間管理性」缺電問題的方案,努力了4年才推廣不到百分之一,不能不說怠惰吧?

和台電推廣的「智慧電表」搭配起來看,這件事就更有意思。

台電已安裝超過60萬戶智慧電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電推動民生住宅用戶智慧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