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美術史》:女巫的惡行及惡魔會的狂宴

《殘酷美術史》:女巫的惡行及惡魔會的狂宴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家筆下赤裸裸的暴力世界,究竟是人性裡的自私貪婪、階級間的權勢角力,還是生命為了存續下來的本質?解析超過200幅名畫,揭露西方歷史表層無法觸及的真相。

文:池上英洋

女巫的惡行及惡魔會的狂宴

人們相信,女巫的身體某處會有「與魔鬼簽約的印記」。如前章所述,墮落天使是因天使與人類女性交合而墮落的;那人類的女性若與魔鬼發生性行為,就會變成女巫了。且來看看教會博士湯瑪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對「魔鬼」(Demon)的定義——魔鬼原本就是靈,不像人類一樣有肉體,也沒有精子。

因此,魔鬼有幾種方法來孳生,例如:夢魘(單數:incubus/複數:incubi,在上面的惡魔)及媚魔(單數:succubus/複數:succubi,在下面的惡魔),便是各以擁有男女性別的一種「夢魔」形式來繁衍子孫。牠們以夢魘的樣子與女人交媾,也化為媚魔偷取男人的精液。如此生出的孩子,在接受洗禮之前,便是邪惡的產物。

一旦與惡魔發生關係,身體的某處就會出現「簽約的印記」。人們相信,這個印記是輸送血液給惡魔,或是給為了行惡養的「小鬼」(多為青蛙或蛇)如水蛭般吸血的洞。因為這個迷信,被告發為女巫的嫌疑犯會被迫裸身,接受各部位的檢查。任誰或多或少都有一兩個痣或斑點,只要被找到這類的痕跡,就會如前述般用針戳刺。若為簽約的洞,就不會感覺疼痛,也不會流血。他們認為大部分的洞都在大腿某處。如果實在找不到,還會仔細查找陰部附近或裡面。 

殘酷美術史(女巫的惡行及惡魔會的狂驗)-圖1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漢斯・巴爾東・格里恩(Hans Baldung Grien),《女巫的巫魔會》(The Witches' Sabbath),1510 年,紐倫堡日耳曼國家博物館。杜勒(Albrecht Dürer)及巴爾東・格里恩等德國文藝復興的繪畫,比起強調女巫的卑劣,更多是對女巫魔力的畏懼。本作品描繪的女巫正肆無忌憚、旁若無人地行惡。她們祕密調配的壺中,有煙冒出來,掀起狂風。像這種「天氣女巫」都背負著暴風或乾旱對蔬菜、穀物歉收的責任。

女巫審判本身的背景,依然是對女性「性」的憎惡及不信任,這點在對尋找「簽約印記」的冥頑執著上顯露無遺。當然,也有紀錄顯示他們也用針刺「男巫」。一六一一年,在馬賽的嫌疑犯高弗里迪(Gaufridi)身上,便被檢查出有三處斑點,用針刺下去也沒有流血。

被夢魘誘惑成為女巫,或是出生前便成為女巫的人,會幹盡一切壞事。她們會讓別人生不出小孩,或搶走孩子加以殺害、參加詭異的「聚會」(巫魔會)、耽溺行淫、呼風喚雨,導致農作歉收等。有調查結果指出,持續的歉收若使穀物價格上漲,女巫的檢舉人數也會增加。與迫害猶太人相同,女巫們也是天災或意外的代罪羔羊。

女巫手冊的妄想

雖然有不少女巫審判的紀錄流傳於世,但惡行或巫魔會的內容皆大同小異。供詞中雖會出現召開巫魔會的惡魔名字,但當時的一般平民教育水準低落,應該不會擁有這樣的神學知識。也就是說,這些無非是審判者灌輸的知識。審判是一邊參考手冊一邊進行的,其過程不過是質問:「有沒有與某某惡魔相交?」嫌犯回答「有」,如此而已。

殘酷美術史(女巫的惡行及惡魔會的狂驗)-圖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出自約翰內斯・廷克托(Johannes Tinctor)著作《反駁瓦勒度派》(Invectives Against the Sect of Waldensians),1469年。信仰異教神祇的信徒聚會。參加者正親吻著公山羊的肛門。畫面上方有騎著掃帚的女巫們及惡魔在空中飛舞。以崇拜動物為構圖的背後,是對獸交的輕蔑,以及受到異教多神教中,神祇多為帶有動物頭部的形象所影響。

獵巫的指導書很多, 其中最有名的, 是一四八六年在德國科隆出版的《女巫之槌》(Malleus Maleficarum),字首「maleficus」指的是「邪惡」的意思。作者是雅各布・斯普倫格(Jacob Sprenger)及海因里希・克雷默(Heinrich Kramer)這兩位道明會的修道士。內容大致分為三部分,基本上是以各「命題」為單元及對其持續的考察所組成。文體並不是很難理解,但為證明女巫的存在,必須從哲學性的思想著手,故內容並不明快易解,令人不耐。

證明的部分也一定要舉出教科書名作為證據。很多是聖經或教宗詔書,但也會引用聖依西多祿(San Isidro)的《詞源》(Etymologiae),或亞略巴古的丟尼修(Dionysius the Areopagite,偽狄奧尼修斯)的《論聖名》(Divine Names)等基督教教父們所寫的暢銷書、奈德(Johann Nider)的異端審問指導書《蟻丘》(Formicarius)等前人文獻。其中,他們作為理論基礎的是聖經《出埃及記》的這一節:

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他存活。

——舊約聖經《出埃及記》第二十二章

殘酷美術史(女巫的惡行及惡魔會的狂驗)-圖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哥雅,《女巫的巫魔會》(Witches' Sabbath),1798 年,馬德里拉薩羅・加爾迪亞諾博物館。畫風轉為黑暗之後的哥雅,繪製了幾幅以女巫或巫魔會為主題的作品。女巫們將搶來的幼兒,獻祭給化為公山羊召開巫魔會的惡魔巴風特(Baphomet,或Leonardus)。

摩西雖然在西奈山上從神領受了詳細的誡命,但其中「致死」的,只有犯下獸交或敬拜異教神祇者,還有就是這種「行邪術的女人(女巫)」了。因為聖經上的記載,這一節也成了女巫實際存在的證明,因此,也成了他們糾舉女巫時的正當性證據了。

為何女性比較容易相信巫術呢?……女性與生俱來的性慾就比男性強。……

這個弱點,源自於女性被創造的方法。因為女性是從一根彎曲的頭,也就是胸中的肋骨造成的,它會彎向與男性相反的方向。

——摘自《女巫之槌》第一部,命題六

《女巫之槌》一書並非一開始就為人所接受,剛發行時也曾遭受批評。海因里希・克雷默曾在因斯布魯克(Innsbruck)舉行宗教審判,但後來卻收到該市宗教裁判所發出的除名信,對手的方濟會修士卡西尼也出書加以反駁。不過,教宗英諾森八世(Innocent VIII)表明支持,其後,尤利烏斯二世(Julius II)及利奧十世(Leo X)等支持文藝復興的教宗們,也出版了女巫教科書,對獵巫的興盛有所貢獻。

殘酷美術史(女巫的惡行及惡魔會的狂驗)-圖4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路易斯・里卡多・費雷羅(Luis Ricardo Falero),《女巫的巫魔會》(Witches going to their Sabbath),1878年,個人收藏。進入二十世紀初期後,女巫已不再是恐怖的對象了。本作品便充分展現出女巫們肉體的魅力。

相關書摘 ►《情色美術史》:從良的娼婦——抹大拉的馬利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殘酷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血腥與暴力【五週年新裝版】》,時報出版

作者:池上英洋
譯者:柯依芸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藝術家筆下赤裸裸的暴力世界————
究竟是人性裡的自私貪婪、階級間的權勢角力,
還是生命為了存續下來的本質?
————解析超過200幅名畫,揭露西方歷史表層無法觸及的真相。

從骨肉相殘、天神降罪,到酷刑、食人、獵巫……
這些粗鄙、卑劣、毫不純潔的殘酷美術主題,
正是理解西洋文化表裏的線索!

  • 希臘羅馬神話竟是凌虐殘暴情節的超級製造機?

虎毒不食子?但哥雅筆下的農神為何血腥地啃食自己的孩子!?諸神的心胸究竟有多狹窄?膽敢挑釁神,被變成蜘蛛不說,還可能導致世界毀滅?妖怪、魔物蠢蠢欲動,充滿癲狂與暴力的神話世界,又為什麼讓繪畫巨匠們如此神往?

  • 小心翻開聖經鮮為人知的一頁腥紅。

人類最初的殺人事件即是因神而起,為何亞伯一怒之下殺了弟弟該隱?「耶穌受難」是否真為古今畫家最常被描繪的死亡事件?米開朗基羅筆下的《最後的審判》,人體結構正確與否不打緊?有戲劇張力最重要!

  • 返回血染的基督教世界,一探中古歐洲的神袐學樣貌。

被迫害的基督徒們,怎麼因各式各樣的處決花招殉道?神蹟故事中,竟然有殉道聖人被斬首後仍捧著自己的頭行走?又為什麼出現母親耐人尋味地烹煮自己小孩的設定?

  • 獵巫時代,全民陷入嚴刑拷打的狂熱。

西洋文明史上最黑暗的現象!傳說女巫不會流淚、不會沉入水中,人們如何辨別女巫?火刑、絞刑、車刑,原來每種極刑都有其精神上的意涵?而行刑的血腥場面,最後竟變成大眾茶餘飯後最愛的娛樂?

  • 人們因何痛下殺手?死亡如何推進了人類的發展?

從小規模的死亡————弒君、情殺、食人,到大規模的死亡————天災、戰爭,藝術家們為何創造出這些記錄死亡的殘酷血腥作品?其中又隱藏著哪些歷史的隱喻及象徵?

  • 殘酷美術史上還有哪些你想像不到的主題?

米勒的名作《拾穗》光線柔美浪漫,卻傳達出了社會貧富不均的訊息?突如襲來的黑死病、梅毒等疾病,如何鋪天蓋地翻轉當時歐洲人民的生活?在沒有麻醉手術的時代,怎麼從病患腦中取出「愚者之石」?又為何會出現以死亡為命題的「虛空派」藝術?帶有詭譎美感的殘酷藝術,為何成為了理解西洋歷史的絕佳蹊徑?畫家筆下的暴力相殘、虐殺凌遲等令人不安的景象,到底想傳達什麼訊息?為什麼巨匠們要畫出這些讓人不忍卒睹的慘烈畫面,將血腥與暴力呈現在世人面前?

殘酷美術史_立體書封_有書腰(時報出版)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