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在台發展史(上):摸索期(1950~2000年)-興趣領進門,後續看原文

美漫在台發展史(上):摸索期(1950~2000年)-興趣領進門,後續看原文
Photo Credit: CCC創作集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的美漫閱讀族群雖然小眾,卻一直有著從未間斷過的活力,且可以從其中看見臺灣獨有的出版及閱讀文化歷史軌跡。

文:Masayo(本名鄭雅芝。國立台灣大學戲劇系學士,紐約電影學院藝術創作碩士,尚在奮鬥中的編劇、書評及小說家,花一半以上的人生在看漫畫看電影追番追劇傳教推坑的同人女)

在如今日漫占漫畫市場九成以上的台灣,美漫讀者是個相對小眾的族群,由於各種原因,台灣的美漫中文代理市場一直未能興盛,就算美漫改編的影視大紅到全民運動的等級,其原作在台灣的市場卻很少得以受惠。

即使如此,若是細細觀察與回顧,可以發現台灣的美漫閱讀族群雖然小眾,卻一直有著從未間斷過的活力,且可以從其中看見台灣獨有的出版及閱讀文化歷史軌跡。以下為了綜觀台灣自二戰後到今日的美漫閱讀族群生態發展,自1950年代至今劃為三個時期:

  1. 摸索期:網路時代之前,以及網路尚未普及的2000年前。
  2. 社群期:網路開始普及的2000-2012年,至2012年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上映。
  3. 發展期:2012年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上映,讓超級英雄共演以及IP/共通宇宙家喻戶曉至今。

要注意的是三個時期的台灣美漫閱讀生態雖然有所不同,但時期與時期之間的更迭並非一朝變色,而是循序漸進地改變,讀者的基本習慣也受最初接觸美漫的時代影響,例如網路時代之前入門的讀者,常會更執著於實體書。

摸索期(1950~2000年)

此一時期的閱讀以實體書為主,由於語言隔閡及資訊取得困難,大多數讀者只能依靠中文代理或非正規出版接觸到美國漫畫,除了出版業者、美術相關工作者等職業人士外,較少人能直接閱讀或購入原文美漫。

寓教於樂的連環漫畫

自19世紀末期開始在北美流行的連環漫畫(Comic strip),是提到美漫時,除了超級英雄題材以外人們最容易想到的類型。連環漫畫通常原本在報紙及雜誌上連載,受到歡迎方集結成冊,早年台灣引進時亦採用相同的連載和出版方式。

二戰後台灣對美國連環漫畫的正式引進,可以追溯到1951年《國語日報》社長何凡(夏承楹)為《國語日報》引進《小亨利》(Henry)的每日連載,之後何凡又在1978年為《國語日報》引進了《淘氣的阿丹》(Dennis the Menace)。

這兩套漫畫在《國語日報》的連載不單單只是為了娛樂讀者,也有對學齡孩童推行國語教育的目的,例如《小亨利》原文版中主角小亨利並沒有台詞,就算有文字也多半是招牌、告示或其他角色在說話,但何凡的翻譯版每格圖片下方都會加上一段描述小亨利想法的文字,並附上注音,「希望小讀者能夠收到『看圖識字』和『讀文學話』的功效」。直到今日,在台灣這類經典連環漫畫依然常被當作語言學習的課外教材,以中英對照版鼓勵讀者邊看漫畫邊學英文。

除《國語日報》的這兩大頑童外,《中央日報》副刊的《白朗黛》(Blondie)與《中華日報》副刊的《大力水手》(Popeye the Sailor Man)亦是許多台灣人的童年回憶。在1968年時,擔任《大力水手》翻譯的柏楊(郭衣洞)因一段台詞被指為影射兩位蔣總統,最終入獄九年多的遭遇,則成了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著名事件。

與超級英雄的神奇初會

早在二戰期間,超級英雄漫畫便時常被改編登上其他媒體,從上世紀起至今,人們常常是透過電影、電視影集、動畫或是周邊產品,初次認識某位超級英雄。不過,1960至1990年代的台灣讀者還是有機會從紙上開始認識超人、蝙蝠俠、蜘蛛人等超級英雄,除了透過極少數的正式代理外,盜版以及仿作也是管道之一。

當時的盜版漫畫雖然以日漫為大宗,但美漫也沒有缺席,除此之外,桑田二郎版《蝙蝠俠》和池上遼一版《蜘蛛俠》[1],這兩部美方授權的日本版超級英雄漫畫,在60、70年代的台灣相當受歡迎,還引發了大量仿作。

除了照著原作修改重繪的仿作在當時相當常見,還有不少「二次創作」的類型,例如逸夫的「飛金剛」(蝙蝠俠)系列,在當年相當火紅,追隨效仿者眾多,甚至還有與其他人氣漫畫角色「夢幻共演」的作品。

雖然這些仿作並非真正的美漫,但確實是將超級英雄的概念介紹給那一代讀者的功臣。在超級英雄大片當道之前,蝙蝠俠、蜘蛛人等角色在台灣就有一定的知名度,也跟盜版時代的這些漫畫多少有關。

14392581-0cc0-4e00-a929-cf7de84dfabf
Photo Credit: 老調衙攝影,CCC創作集提供
台灣漫畫家逸夫所繪的蝙蝠俠漫畫《飛金剛大戰怪木馬》
707c5c38-01a1-474e-831d-7365a1a85a45
Photo Credit: 老調衙攝影,CCC創作集提供
池上遼一版蜘蛛人的仿作《蜘蛛人大戰野人》,其內頁劇情和分鏡基本參考池上版的第3話「強すぎた英雄(ヒーロー)」
7b1f0b5b-fb08-4172-95e1-a94813355bdb
Photo Credit: 老調衙攝影,CCC創作集提供
盜版時代的中文版蝙蝠俠漫畫《新蝙蝠俠》
5f5e9600-5004-41ad-a6a1-1af0a3dcb9ac
Photo Credit: 老調衙攝影,CCC創作集提供
「夢幻共演」的《機器人破蝙蝠盜》。台灣漫畫家劉興欽的《機器人》系列在當年非常受歡迎,仿作也非常多,本書也是其仿作之一。有著蝙蝠俠外表的「蝙蝠盜」們在本書中是反派,且內頁造型與封面相差甚多

另一方面,也不是沒有出版社嘗試過正式代理,例如1977年時世橋出版社便代理了《蝙蝠俠》和《無敵超人》(即《超人》),採美漫單回常用的16開(約26cmx17cm),每期20至30頁的形式發行,除內頁為黑白印刷外,可說盡力做到原汁原味。

另外還有全彩印刷的「世橋彩色漫畫系列」,包括《太空家庭飄流記》(Space Family Robinson)、《小露露》(Little Lulu),以及《星空探險》(Star Trek)、《粉紅豹》(Pink Panther)、《兔寶寶》(Bugs Bunny)、《小飛象》(Dumbo)等改編自知名影集或動畫的美漫。

同樣是在1977年,「神奇出版社」也取得了漫威漫畫(當時譯為「美孚公司」)和DC漫畫(當時仍為National Comics Publications,譯為「國家公司」)的授權,引進了《蜘蛛俠》、《2001:外太空》(2001: A Space Odyssey,改編自庫柏力克的電影《2001太空漫遊》)、《寇能勇士傳》(Conan the Cimmerian,即《蠻王柯南》)、《四異人》(Fantastic Four,即《驚奇四超人》)四部作品,此外《2001:外太空》還附贈了數頁《雷神帥爾》(即《雷神索爾》)的內容。

「神奇出版社」的志向相當遠大,他們打算採用類似美國當地的漫畫出版方式,即每部作品每月發行一「集」(一回連載),一個月四週各發行上述四部作品的一「集」。每「集」與世橋同樣是16開,20-30頁,內頁黑白印刷。

從編輯序文中可知他們當時還預計引進《奇女子》(Wonder Woman,即《神力女超人》)、《石軍曹》(Sgt. Rock)等作品,然而其發行方式在當時的台灣市場太過水土不服,從將所有「集」數合訂成一本的《太空超人傳奇》中,可知他們後來的出版進度越來越跟不上計畫,最終只出了蜘蛛俠和四異人各三「集」、2001和寇能各兩「集」,與世橋一樣,成了台灣眾多曇花一現的美漫正版代理例子之一。

此外,由香港正式代理或盜版的美漫,在台灣市面上也相當通行,例如香港代理的中文版超人漫畫《萬能俠》,就透過台灣英文雜誌社引進台灣,成為70年代台灣讀者最常見到的中文版超人漫畫之一。

ca973c1e-df4d-472b-8fd2-17ab962906b0
Photo Credit: 老調衙攝影,CCC創作集提供
「神奇出版社」於1977年代理的美漫,此為合訂本,內容為《蜘蛛俠》、《2001外太空》(2001太空漫遊)、《勇士寇能》(蠻王柯南)和《四異人》(驚奇四超人)
58e51cdd-af29-4545-9334-bfdddb9ab0cc
Photo Credit: 老調衙攝影,CCC創作集提供
台灣70年代引進的港版超人漫畫

在超級英雄題材之外,皇冠曾於1978年左右引進過多本Dave Berg的作品集,Dave Berg是知名老牌漫畫雜誌《MAD》的代表漫畫家,而這本雜誌也一直在台灣漫畫業界中相當知名。1990年時,滾石傳播一度代理了中文版《MAD》,當時譯為《抓狂》,還請曾正忠畫了台灣本土版封面,遺憾的是這本雜誌同樣未能持久。

進入版權時代後,一直有熱血的出版社繼續挑戰美漫正版中文代理、並嘗試將美漫的發行方式調整為台灣讀者較習慣的模式,例如「憶童年出版社」於1994年發行的《CAP蓋世少年》,就將《美國上尉》(美國隊長)、《雷弓彈》(制裁者)等眾多人氣連載匯集,以雙週刊的方式發行,但仍然撐不過十期。

另外如長鴻發行的《X-Men特異功能組》(X-Men Adventures)、《蝙蝠俠》(The Batman Adventures)[2]、「舶揚出版社」的《蝙蝠俠 vs. 超時空戰警 審判高譚市》等以單行本方式發行的例子,也未能在商業上取得醒目的成績。

de867c3c-bdaa-49f3-b67c-8be807242d2b
Photo Credit: Masayo攝影,CCC創作集提供
1994年發行的《CAP蓋世少年》第七期

興趣領進門,後續看原文

在上述的情況之下,對美漫有興趣的讀者自然紛紛走向看原文、買原文書的道路。當時販售美漫的店家非常稀少,一些會進外文書的出版社和書店,如台灣英文雜誌社、亞典藝術書店、東西圖書和誠品(尤以現已歇業的敦南店進書最多),就成了美漫迷的尋寶地。

1995年,台灣第一家歐美漫畫專賣店「BANANA」在台北開幕,不但可在店裡現場買到各種期刊和合訂本,還可訂購想追的最新連載,除了主流的超級英雄題材外,店內也提供如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的《萬惡城市》(Sin City)、《重金屬》(Heavy Metal)雜誌等較為異色的美漫。老闆王子政本身也是美漫迷,時常向同好推薦各種作品,在2007年歇業前,「BANANA」可說是台灣美漫迷間的聖地。

備註

[1]桑田次郎(二郎)的日版蝙蝠俠漫畫「バットマン」(1966-1967),以及池上遼一的日版蜘蛛人漫畫「スパイダーマン」(1970-1971),皆為獲得美方漫畫公司授權的作品,兩者皆有著不同於原本美漫的個人特色。池上的蜘蛛人在人物設定和劇情風格上更是與美漫版差異甚大,在蜘蛛人讀者群中是相當有名的異色作品。另外Spider-Man在當年常見的翻譯為「蜘蛛俠」,但偶也可見翻為「蜘蛛人」。

[2]兩者皆為當時大受歡迎的動畫版的逆向改編漫畫。

特別感謝

Yenchin、路西瓜、龍貓大王、臥斧、張清龍、老調衙、常勝老師、黃震南、QN、Jas、Rock、Mr. JL和桑妮諸位前輩和同好在田調上的協助以及圖片提供。

參考書籍

  1. 彭瑞金編(2003)。2002台灣文學年鑑。台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2. 賴慈芸(2017)。翻譯偵探事務所。台北:蔚藍文化。
  • 原文標題為〈美漫族群在台灣(一):摸索期〉

本文獲CCC創作集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