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將與人類長期共存,但何時才會降級為「大號流感」?

COVID-19將與人類長期共存,但何時才會降級為「大號流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冠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疫苗接種的推進在全世界範圍內也極不平衡。這場肆虐全球、連綿一年有餘的疫情,究竟將在何時,以何種方式結束?

文:德國之聲中文網

如果沒有耐心閱讀長文,也不妨直接看看結論:

  • 新冠病毒也許不會像當年SARS病毒那樣消失,而是會和人類長期共存。
  • 我們所能做的,就是通過疫苗以及佩戴口罩、勤洗手等常規衛生措施將這種病毒造成的威脅控制在較低水準,同時又盡可能減輕防疫措施對社會經濟生活的影響。

之所以需要疫苗和常規衛生措施並進,是因為僅靠疫苗很有可能無法實現「群體免疫」。

通過接種疫苗實現群體免疫

從流行病學的角度而言,新冠病毒疫苗主要有兩方面的作用:

  • 降低傳染率。
  • 如果依然發生了傳染,則降低被傳染者發展為重症患者的概率。

降低傳染率之目標,就是實現所謂的「群體免疫」。這個概念指的是:當人群中有足夠多的人獲得了對某種疾病的免疫力之後,該種疾病將無法在人際間加速傳播,而是會自然衰退。簡而言之,哪裡實現了「群體免疫」,哪裡的疫情就能正式宣告結束。

而「群體免疫」的門檻則取決於一種傳染病的傳染力究竟有多強。這裡有著多方面因素的共同影響。

R值和R0值

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指標就是再生傳染數,也就是這一年來經常聽到的R值。它代表了每名感染者平均能再傳染多少人。這個指標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隨著防疫措施的力度、疫苗接種的進度而不斷變化。對於不採取任何防疫措施、且所有人均無免疫力的情況,流行病學家將此時的再生傳染數稱為R0,也就是「基本再生傳染數」。

就新冠病毒而言,一年前,各國的科學家估算其基本再生傳染數在2.5到3之間,也就是在不採取任何防疫措施的情況下,一個感染者能再傳染2.5到3個人。而這2.5到3個人,在下一輪又能再感染6到9人,此時的累積感染人數就呈現指數式增長。

而在採取了禁足令、限聚令、居家辦公倡議、佩戴口罩等嚴格防疫措施之後,就能夠將實際R值不斷壓低。當R值正好為1時,每名傳染者平均能再傳染一人,此時的疫情將不再指數式增長,而是呈現勻速傳播,當前感染總人數會保持相對穩定。

而當R值小於1時,疫情則會逐漸平息:比如德國,在去(2020)年6月一度成功地將R值控制到了0.8左右。假設最初有100名感染者,第二輪被傳染的人數就只有80人,第三輪更是只有64人。反映在數字上,我們就能看到每天的新增感染人數不斷減少。

群體免疫的門檻

但是,在現代社會,禁足令、限聚令不可能永久地持續下去,而輕易放寬防疫管控的結果,就是R值迅速回彈到1以上。於是,一波又一波新的疫情反復出現。

所以,要想終結疫情,還是要靠「群體免疫」。

需要強調的是,「群體免疫」既可以通過讓大部分人口都感染一遍,也就是所謂的「自然免疫」來實現,也可以通過「疫苗免疫」來實現。不過,對於死亡率並不低的新冠病毒而言,「自然免疫」太不人道。因此戰勝疫情,主要依靠「施打疫苗後實現的群體免疫」。

那麼,究竟需要至少多少人具備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力,才能實現群體免疫呢?

這是群體免疫的計算公式:門檻值=1-1/R0

根據此公式,如果新冠病毒的基本再生傳染數為2.5,那麼群體免疫的門檻值就是60%。如果R0=3,群體免疫的門檻就需要67%。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曾經多次強調,需要至少讓三分之二的人都施打疫苗,依據的就是這個計算過程。

一旦具有免疫力的人群比例超過了這個門檻值,即便全面放開防疫管制,實際R值也依然會小於1,德國去年夏天疫情逐漸平息的局面就會再現。

傳染力升高,意味群體免疫門檻變高

但是,我們從上述公式也能得知,R0值越高,群體免疫的門檻也越高。遺憾的是,和一年前的病毒相比,如今的新冠病毒出現了多種傳染力大增的變異體。根據德國疾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測算,當前的新冠病毒R0值已經上升到了3.3到3.8之間,群體免疫的門檻值也隨之上升到了70%到74%之間。

對於8200萬人口的德國,這意味著需要比原計劃多接種820萬人,按照當前疫苗施打速度,相當於多花費兩星期的時間才能實現群體免疫。對於14億人口的中國,則更是需要增加接種1.4億人,相當於多花費四個星期。

RTXABHT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免疫人數不足

即便撇開疫苗產量、施打速度等問題不談,能否實現群體免疫也依然是一個問號。因為並非每個人都可以打疫苗。以德國為例,由於臨床試驗並沒有覆蓋全部人群,因此孕婦、15歲及以下少年兒童等群體,暫時被排除在新冠疫苗計劃之外。

而在中國,同樣是因為臨床數據不完整,許多省份將75歲以上老年人暫時排除在疫苗接種計劃之外。

根據德國疾控部門的估算,全德國總共只有約76%的人口適宜接種新冠疫苗。即便加上已經感染過病毒的痊癒者,最終能獲得對新冠病毒免疫力的人不會超過80%。

此外,還有不少人出於種種原因,對接種疫苗持拒絕的態度。

而且,目前全球已經投入使用的各種疫苗中,沒有任何一種具備100%的有效性。接種了疫苗的人群中,依然有一部分人會被傳染、也會傳染他人。

德國冠狀病毒研究領域的權威學者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近期就多次指出,最新的科研成果顯示,新冠病毒依然可以在已經接種過疫苗人群的咽部存活,並且隨呼吸、飛沫進一步傳播。「病毒在這些已接種人群身上並不會造成什麼後果,但是沒有免疫力的人一旦中招,還是存在不小的風險。」

總而言之,由於:

  • 變異病毒傳染力升高
  • 疫苗不適用於所有人
  • 許多人拒絕疫苗
  • 疫苗本身有效性有限

等多種因素的共同影響,最終獲得對新冠病毒免疫力的人數,很可能無法達到群體免疫的門檻值。即:我們很可能無法只靠疫苗來實現對新冠病毒的群體免疫。

「大號流感」?

不過,讓人略微寬心的是,施打疫苗的作用不僅僅是降低傳染率,還能降低重症率。比如,北京科興生物集團研發的新冠疫苗,在巴西的三期臨床試驗中,有效性還不到51%,但這種疫苗對重症的防護率卻是100%。這意味著,即便一時倒楣感染了病毒,也不太可能演變成重症患者。

在疫苗接種進度領先的以色列和英國,不久前就出現了這樣的狀況:需要住院治療的重症患者數量大幅下降90%,死亡率也同樣猛烈下降。

這將極大地緩解醫療系統所受的壓力,辛苦了一年多的全球醫護人員,也有望鬆一口氣,然後騰出更多的精力來照料其他病人。疫情雖然不能說是完全結束,但疾控部門將能夠轉入所謂的「常態化管理」模式,通俗而言:就能把新冠病毒當作「大號流感」來處理。

最重要目標:R值小於1

需要指出的是,「常態化管理」並不意味著就能對新冠病毒掉以輕心。畢竟,對於那些還沒有施打疫苗的人而言,他們一旦被感染,依舊有不小的概率發展為重症患者;即便已經施打了疫苗,輕症患者也有可能留下後遺症。

而且,新冠病毒演變出傳染力更強的變異體(提高群體免疫門檻)、甚至大幅降低現有疫苗有效性(降低實際免疫人數),也並非小概率事件。

對於疫苗廠商而言,這意味著需要不斷加快研發速度,及時調整配方,適應新型變種病毒;同時擴大臨床試驗範圍,爭取讓幼兒、孕婦等人群也早日被納入接種範圍之內。

流行病學家還指出,「常態化管理」意味著在疫苗之外,我們依然需要維持一些防疫管控措施。屆時,也許不需要禁足令、限聚令這樣的嚴格禁令,只需要戴口罩、勤洗手這樣的輕柔措施,就能配合疫苗將R值控制到1以下,讓疫情慢慢消退,旅行自由、聚會自由、派對自由之恢復也就指日可待。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