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補牢」有方的韓國,有什麼抗疫政策值得台灣借鏡?

「亡羊補牢」有方的韓國,有什麼抗疫政策值得台灣借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於此次疫情也算是國運多舛,首都圈「愛為先」宗教集會、梨泰院酒吧等,皆傳出嚴重疫情,而目前正進入第四波疫情,「亡羊補牢」有方的韓國,它們於疫情擴散階段有何防堵策略呢?

身為疫情初期國際防疫模範生的台灣,近日爆發確染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大量本土案例,而這次本土疫情來得太快太急太猛,讓台灣政府、國民措手不及。

然而,在「看好了,世界!台灣只示範一次,在兩周內解除三級警戒!」的正面力量之下,全民目前正在努力防堵疫情中,不管是出門戴口罩、減少不必要的外出移動、出入公共場所的實聯制、停課不停學等政策實施,都可以看到全國上下一心防疫動起來,共同度過此次危機。

我們在此也得鼓勵讀者,畢竟全世界人類已經認識此兇狠狡猾(變種)新冠病毒長達一年多,請大家於疫情中,保持樂觀正面態度、勿過度恐慌,免得造成過多身心壓力,造成自身生活失調;更為重要的是,世界各國於防堵疫情,抑或減災之際,其推出的許多政策,此時正是值得進入疫情擴張時期的台灣,好好借鏡一番,進而改善應用。

若以筆者較為熟悉的韓國為例,韓國於此次疫情也算是國運多舛,諸如去(2020)年爆出的大邱天地教、趴趴走的超級傳播者的大嬸(造成三百多人確診)、首都圈「愛為先」宗教集會、梨泰院酒吧等,皆傳出嚴重疫情,而目前正進入第四波疫情,「亡羊補牢」有方的韓國,它們於疫情擴散階段有何防堵策略呢?

讓我最有感的是,莫過於「快篩技術」,想必許多台灣民眾近日有感的是,於台北萬華地區爆出阿公店群聚確診案例,雙北市紛紛設立許多快篩站,吸引不少民眾前去快篩。

然而,若真有萬華旅遊史,或有症狀者前去快篩站診斷,本是符合政府防疫政策、維持社會安定,就怕的是人總是會求個「(驗個)心安」的心態,讓許多無症狀或無萬華旅遊史的民眾,也恐慌地前去這些快篩站篩檢,除了造成近日台灣新聞所報導出來的,徒增醫療資源浪費外,這些大排長龍的民眾,也有可能造成另類的「群聚」,難保再度出現防疫破口。

而反觀韓國,目前已經推出在便利商店,民眾可以輕易地購買到快篩盒(售價約韓幣1萬元左右,折合新台幣約285元),只要短短的15-30分鐘,就可以讓人民自行檢驗是否有無症狀,當然台灣對於此快篩政策,仍有所論辯,認為這樣的快篩產品,有可能造成偽陽性狀況產生;但在疫情擴張之際,全國各縣市繼續廣設快篩站的情況下,快篩的準備對於不論是「求心安」,抑或想確定是否成為「防疫破口」的民眾,有其必要性推行。

再者,台灣全國已經進入三級防疫警戒狀態,於室內外皆有規定群聚人數的多寡(室內五人、室外十人等)與強化社交距離,而我們也可以看到近日警察也成為防疫先鋒,取締出門不戴「物理疫苗」口罩的民眾;然而,防疫只有靠全民一心才有可能達成,畢竟值勤人力有限,民眾不配合,警察取締、罰款也僅僅只是作為短期嚇阻作用,甚至還還造成防疫人力消耗與辛勞。

反觀韓國於疫情擴張之際,發揮AI技術、5G大國本領,開發出「防疫機器人」( 방역로봇),透過此24小時能夠值勤的機器人,除了整天能圍繞在室內空間,裝載消毒酒精、洗手精,隨時可讓民眾手部消毒外,私想若是這樣的機器能在號稱AI大國的台灣國家,加以改良,可說用途極廣。

諸如機器人能針對室內超過五人聚集狀況,或體溫過高者,發出警訊聲引起大眾注意外,若能偵測未戴口罩的防疫破口者,加以拍照、警示,無疑能降低疫情擴散吃緊的警方調配人員。

甚者,台灣也能改良出適合室外出勤的野外行動機器人,不論是在機器人內,內建提供(販售)民眾口罩、小瓶的消毒酒精服務,抑或快篩服務,都可以避免類似我們前述台灣快篩站擠爆人的亂象,與防疫人員人力之辛勞與耗損。

AP_2113116239768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次之,台灣眾多大學、國高中校園,紛紛傳出許多年輕在學學生確診案例,馬上也引起社會關注,究其主因,病毒於校園內為高度傳染之途徑,一班若有40、50人聚在一起上課,萬一有一位學生不幸確診,病毒傳播速度可說是十分急速,而目前台灣政府也已經實施停課不停學政策,後續的授課軟硬體、師資調配、遠距教學等配套措施,也陸續研擬補強中。

但畢竟台灣面對此次來得又快又猛的本土案例頻傳,人心浮動,這也造成近日「北孫南送」的現象產生,即有為數不少的中南部學子前去北部唸書,於此次爆發疫情之刻,皆有許多擔心自家子弟安危的家長,不論是親自開車前去北部,抑或要求留在北部的小孩,趕緊搭乘公共運輸工具,好回到中南部家「避難潮」,這樣的心情任誰都可以體諒,但誰也不願意染疫,更是不可能要不得的明知自己染疫還趴趴走,成為千古罪人。

故我們除了減少污名化的「毒窟萬華」,抑或聳動的「避難、逃難」等用語之外,政府大力倡導「減少不必要的外出移動」,的確在此次護子心切的家長,所形構出來出來「北孫南送」的恐慌情況受到考驗。

然而,我們得小心注意的是,也許家長在這段接送過程,長達兩、三個小時車程,總會下車上廁所、買東西等離開車子情況,難保暴露在風險中,抑或根本不知道接回來的小孩子或前去接送的家長,是否有無確診,而兩者若是貿然行動,著實危險。

故韓國於疫情擴張之際,特別是首都圈首爾也曾爆發出「避難潮」之刻,曾發明類似速食店的「快篩得來速」,針對上路的車主進行快篩檢驗,抑或者調配一些防疫人力,於主要道路上,針對往返的大量車潮,以類似「酒駕取締」方式,來對車主、同乘者進行快篩,好防堵疫情首都圈向四周城市擴散疫情之亂象,也許此快篩方式,也值得台灣政府參考。同時,我們也得提醒「北孫南送」的家長,得小心注意接送小孩路途上的風險。

最後,想必讀者在近日的台灣新聞,早已受到為數眾多、疫情頭條新聞的轟炸,儘管目前台灣人民心急地祈求國內外疫苗的早日供給,但於爆發本土案例的初期此刻,我們能做的,無非是發揮高度的自制力,減少不必要的外出,出門也得帶好「物理疫苗」口罩防護。

此外,有其高度危險熱點的旅遊使民眾,得配合疫調單位調查與坦承外,大家也得多對防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警方,甚至外送人員多點鼓勵外,自身也得保持正面樂觀的心,免得造成過多的心理壓力。看待此場疫情,眾歸到底,全民上下一心,才有可能做到「防堵」、「檢災」之良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