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專訪台中一中變性老師: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是「應該」過的生活,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公視專訪台中一中變性老師: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是「應該」過的生活,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覺得這件事情有錯嗎?我們追尋自己,我們選擇我們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是『應該』過的生活,那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文:Fashion Sex寫手 爵士流理臺 整理

4月9日公共電視「有話好說」製作人兼主持人陳信聰邀請台中一中(男變女)曾愷芯老師上節目,談「老師你變美了!校園大叔變熟女教師!」。節目前15分鐘為一對一專訪,曾老師說至少在國小的階段就有想當女生的意識了,在心底就滿討厭青春期在身體上的變化,那些男性的特徵。像以前她的手毛和腿毛還滿多的,一直很羨慕女生能夠穿漂亮的衣服、打扮得很美麗。

陳信聰問,「那妳在正式面對自己之前,都未曾穿著比較女性化的打扮嗎?」曾老師說,就只能偷偷躲起來穿、不敢讓其他人知道。「為什麼?」因為當時有關跨性別或是變性人的報導,全部都是負面的,所以如果讓人家知道,會對自己帶來很大麻煩。

  • 上半場

專訪台中一中老師 曾愷芯

  • 下半場

台中一中老師 藍秀茹
跨性別者 周逸人
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 王蘋
台中一中老師 曾愷芯

曾老師在去年(2014)年中開始漸漸以女性化的穿著到學校授課,陳信聰問,「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覺得老娘就是要做自己了?中間最大的改變是什麼?」曾老師說最大的關鍵是「已經沒有什麼後顧之憂」。當曾老師的太太還在世的時候,老師的心裡常常在想,要是太太的病能夠好起來的話就跟她談,但是癌症仍帶走了妻子。

另一個點是他們沒有小孩,如果有小孩的話得要顧慮到小孩。曾老師在認識太太之前,服用過半年的藥(應該是女性賀爾蒙的藥),但後來為了結婚而停止服用,當時其實也滿掙扎到底要不要跟太太共度一生。

「在面對自己之後,跟壓抑了五十年,這之間有什麼樣的改變嗎?」曾老師說改變不是一夕之間從男性的裝扮就變成女性的裝扮,而是漸進的,一開始先穿中性的服裝去學校,女老師一看會知道是女裝,但男老師就看不太出來。然後漸漸有老師私底下來關心,一開始普遍想說是不是太太過世傷心過度,後來在去年五月生物科同科的同事和曾老師聊,曾老師跟對方坦白講,對方建議老師找時間跟其他同事講,然後如何面對學校其他科的老師及學生。

「對於不了解跨性別的人來講,他們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要去做性器官摘除手術,或為什麼一定要衣著上有所不同?我想問的是,裝扮自己成為自己所認同的性別,或者是在身分證上成為自己所認同的性別,對妳而言那個意義是什麼?重要在哪裡?」

曾老師說,重要的是讓自己的心理和生理,還有社會(例如國家給予你的認定、身分證上的性別)這三個能夠一致。三個不一致的時候,當然也許有些人生活過得不錯,但是對曾老師來講,她不是只想在外貌上打扮成女生的樣子,而是在心裡就徹徹底底的變成女人。

「所以妳將要在七月份進行性器官摘除手術?是為了身分證性別改變嗎?」曾老師說,除了換證之外,「我討厭這個(男性)器官的存在,想要從頭到腳都是女性。」

接著陳信聰問另一位台中一中的老師藍秀茹「學校真的都全面對曾老師這麼支持嗎?沒有在後面嘀嘀咕咕嗎?」藍老師說,在任何一個團體絕對不可能「完全、全部(支持)」,可是大部份的人給曾老師很大的祝福。藍老師說台中一中是一個友善、自由、願意接受各種不同多元想法的老師和學生在裡面的學校。所以當曾老師一點一點在改變的時候,「我們就是觀察、我們就是關心」,但不會在背後說三道四。

陳信聰追問「可是我聽說這兩天台中一中開始受到家長和一些團體的壓力?」藍老師說,這是一定會有的吧,任何事情出來一定有好的一面、也會有不同的聲音出現。「為什麼?不同的聲音究竟是什麼?會影響到教育嗎?」藍老師說,「對,我覺得教育不就是多元的嗎?我們不是教孩子我們要做正確的判斷嗎?你覺得這件事情有錯嗎?我們追尋自己,我們選擇我們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是『應該』過的生活,那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但一定會有人說為什麼她要這麼怪、為什麼她一定要追尋自我?可是在我們校園如此友善的對待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也逐漸成全這個想法,「我去歧視別人、我去說別人不好,這是對的事情嗎?」這也是一個教育。

「今天我要出門上節目的時候,跟我小四的女兒說『媽媽今天要上電視』,女兒說『哇!不是都藝人才能上電視嗎?』,我說為了愷芯老師上電視。」我問女兒,「妳怎麼看待愷芯老師從男老師變成女老師這件事?」我女兒說:「媽媽,妳們大人一天到晚不是說要給別人正確的眼光、好的眼光嗎?這不就是性別平等教育嗎?妳們大人為什麼要去說別人不好?」

陳信聰再問,台中一中是高中,而且大部份都是男生,那他們怎麼看待這件事?藍老師說她問過教到的學生有跟曾老師重疊的學生,他們就說「OK啊」、「有差嗎?」、「他是男老師還是女老師,只要是生物老師就好啦!」、「她教我們是生物」。

陳信聰回應,有時候想想大人的想法真的是很退步、很落伍、很刻板,學生說「啊你就備課、不要曠課、不要遲到、不要照本宣科,你好好教書你就是個好老師,我管你變男變女變變變。」藍老師附議,「很多時候我們跟學生說,你要勇敢做自己、找尋自己、發現自己的夢想,可是你不覺得我們大人都在壓抑孩子的夢想?」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

但另一位男跨女的周逸人,就沒那麼幸運了,「課長三番兩次的對我說,你給我改回來!不然就把你開除!」馬偕醫院主管故意不分派工作給她(以此表示她怠忽職守)並且命令她不得進入女廁(因此她只好繞道比較遠、較少人使用的廁所), 後來周逸人被免職。經過調查之後,馬偕醫院被台北市政府裁罰五萬元,是台灣第一個因為跨性別歧視的裁罰案例。周逸人表示,變裝與變性不是病也不是犯罪,而她的案例(因性別裝扮、特質、認同等而遭受工作上不平等待遇)只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