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藝術」與「厭世代」符號之關係(一)

「塗鴉藝術」與「厭世代」符號之關係(一)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塗鴉的二三事,從古羅馬到古希臘、從唐朝到二戰,塗鴉藝術不斷出現在人類史中,到了近代,已經演變成多種符號意義。

文:郭正宏

一、關於塗鴉

塗鴉最早在20至30萬年前的史前人類的牆面壁畫上可以看見。第一個被稱為「近代塗鴉」畫作的是古希臘城邦「以弗所」,之後古希臘和古羅馬人也會在他們的牆上或紀念碑前塗鴉,龐貝古城有許多塗鴉被保留下來,許多都是生活細節與警語。

維京人也曾在君士坦丁堡的索菲亞大教堂內恣意塗鴉。

中文「塗鴉」一詞出自《玉川子集.雲添丁》。唐朝有個人叫盧仝,兒子名添丁,喜歡隨意塗塗畫畫,常把他書冊弄得又髒又亂。盧仝因此寫了這句:「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寫出了兒子的調皮好動和自己的無奈,這就是「塗鴉」的來源。

二、塗鴉與社會

二次大戰後,世界各地有許多城市都有一批類似「童黨」的青少年,許多反叛性格或是反社會行為,他們大多缺少家庭的溫暖,會在牆壁上留下自己的圖騰或姓名已宣示附近的控制權。

但到了20世紀末,這樣的行為逐漸與童黨脫離,逐漸變成一種個人的創作,許多個人性塗鴉往往都有其藝術創作動機,其媒介也逐漸擴大,從街頭牆面擴及建築物、卡車、火車列車等。

由於早期塗鴉者多是純屬發洩的青少年所為,國際間許多城市對於塗鴉者皆採取禁止的態度並會以拘捕的態度來約制塗鴉者,因此塗鴉者常使用噴漆和粗頭麥克筆來創作,迅速的完成並撤離,避免被執法者發現和逮補。多數人對於「塗鴉」是一種騷擾,或是一種對建物的破壞,人們也覺得塗鴉的地區多數是髒亂、犯罪事件多的地區,「塗鴉」逐漸與犯罪連結再一起。

AP_21139476854050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三、塗鴉的種類

1. 噴漆藝術

一般認為塗鴉是美國「嘻哈文化」的四大元素之一(饒舌、地板霹靂舞、DJ、塗鴉)。費城、紐約等城市各有自我的獨特風格流派,費城的邪惡流派、紐約的狂野流派,都各有擁護者。

2. 激進或政治塗鴉

許多政治激進的狂熱者,「塗鴉」是他們發洩的方式之一。1970年代英國就有許多無政府主義者、反戰、兩性平等在公共地鐵上噴漆標語訴求。

3. 鐵路塗鴉

在塗鴉界許多人把鐵路列車上的塗鴉視為自我塗鴉事業的終極目標。地鐵塗鴉的極致是將整列列車都噴上圖案,由於在歐洲列車會穿州過省駛到不同城市,塗鴉者也會相互模仿學習,塗鴉者也藉此能夠讓自己的作品被其他城市看見揚名立萬,這種情況被視為塗鴉藝術的一種國際性競爭。

4. 城市公共藝術

有些國家或城市會直接設立「塗鴉示範區」供塗鴉藝術者創作,譬如:台中市的中科橋墩、樂業路南側、建國北路一段等。

5. 其他塗鴉

有些塗鴉者也會在其他公共空間或地方做塗鴉創作:

  • 「公廁塗鴉」:顧名思義就是在公共廁所或公共浴室內塗鴉,這樣的情況下多是塗寫不堪入目的圖案或文字作品。
  • 「作物塗鴉」:在田野中利用莊稼等方式去創造幾何圖形或圖騰,這種東西多發生在鄉村,也被稱為「地景藝術」。
  • 「樹上塗鴉」:這是最常見的「塗鴉」,常在觀光景點或風景區的樹上、石頭上刻上或寫上愛的宣言。
  • 「光塗鴉」:在漆黑環境中,利用相機慢快門,在相機前用手電筒畫出光軌。
  • 「雷射塗鴉」:雷射光筆的發達,利用雷射在公共建築或古蹟上投射出符號或簡單文字,既不破壞建物本身,也可達到塗鴉的意圖。

四、塗鴉藝術家

大部分塗鴉藝術家在藝術史上藉藉無名,只有少數幾個塗鴉藝術家形成了自己獨特而固定的風格,並得到了藝術界的公認。其中最為有名的是:尚-米歇爾・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

AP_21123621021302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巴斯奇亞作品〈Versus Medici〉

巴斯奇亞是個天才而敏感的藝術家,可惜英年早逝,28歲那年死於過量吸毒。他則生長在紐約。與其他的塗鴉者不同的是,他並不是從貧民窟裡出生的窮孩子,他的家庭基本上接近中產階級水平。他很早就為塗鴉藝術那份狂熱所吸引,並積極投身塗鴉運動。

由於他出色的繪畫技能和藝術感覺,他的作品很快脫穎而出。 1987年,他在紐約舉辦了首次個展。在拍賣市場上,他的作品也很被藏家青睞。他是第一個成為紐約時代雜誌封面人物的黑人藝術家。

他的才華吸引了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注意,他們二人後來一起合作。安迪・沃荷創作的拼貼畫和廣告化作品傾向對巴斯克雅的即興創作影響很大。

巴斯奇亞的形象和文本來源,他挪用來自非洲、中美洲阿茲特克、埃及、希臘和羅馬藝術的形象和馬奈、竇加、羅丹、馬蒂斯、安格爾以及達文西的畫作中的素材。多數塗鴉藝術家一樣都有著強烈的自我張揚的慾望,巴斯奇亞作品中的三點式的皇冠就是一個宣稱「我是國王」的標誌性圖案。

巴斯奇亞代表了年輕人狂放不羈的生活態度,在他的畫作中表現的更加明顯,完全摒棄了傳統畫法採用拼接與字符,大量塗鴉式的圖案充斥著他的畫面,是他讓塗鴉變成了藝術。

2021蘇富比拍賣會巴斯奇亞的一幅〈Versus Medici〉以五千萬美金落槌。這幅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使用大量符號與圖騰式的象徵意涵,除了前面有提到的「皇冠」圖案表示「我是國王」的意涵外,在中央人物圖案的手勢也是使用古羅馬雕像的符號,其中的人體骨骼線條在簡化後,是一種對文藝復興時代達文西這些藝術巨擘的致敬。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