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義:「護國神山」高耗電,台灣怎麼面對以台積電為代表的「貨櫃車」問題?

郝明義:「護國神山」高耗電,台灣怎麼面對以台積電為代表的「貨櫃車」問題?
水情吃緊,台積電與聯電部分廠區執行水車少量載水。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覺得「備用容量率」不到15%就要惶惶然,其實主要是因為沒做需求管理。而不做需求管理,繼續任憑電價全球第4便宜的野馬暴走,不要說「備用容量率」15%,只怕「備用容量率」50%也應對不了頻頻出現「因負載突升,供電能力不足」、「用電高於預期」而導致的缺電危機。

文:郝明義

我們都知道半導體業用電、用水多。到底有多麼多?

我是到最近才知道:台積電2019年的用電量,相當於全台北市1年用電量的91%。並且,到2023年,也就是4年之內,台積電的用電量將再擴增1倍。

這還只是台積電的情況。

聯電呢?其他半導體大廠呢?其他電子業大廠呢?整體工業用電呢?

我們這些工業用電,在「缺電」陰影裡扮演什麼角色?為什麼會出現這些狀況?這是台電只知增加電力供給的思維和習慣能應對的嗎?這是我這篇文章要寫的重點。

耗電「巨無霸」:半導體業用電過去成長6倍

用高速公路比喻,高速公路上有大小不同的車子在跑。

住宅用電,我們來比喻為小客車,全台灣大約有1300萬戶。工業用電,我們來比喻為大貨車,全台灣大約2.5萬戶。從1998到2017的20年間,每年的住宅用電,也就是小客車流量,增加了50%,從每年大約300多億度增加到每年440億度。而工業用電,大貨車流量則增加了1倍,從大約640億度增加到1200億度以上。這個數字是全部住宅用電的3倍。

qfpnp3w6lb6edst4wn2y3o162xdrng

把大貨車再細分來看。

2017年工業用電的前5名,排第1的就是半導體所在的電子零組件製造業,佔22.6%;其他4名加起來才17.5%。鋼鐵業只有7.1%;塑膠製品製造業只有3.3%等等。

半導體所在的產業用電不只佔比最高,增速也最快。1998年不到60億度,到2017年就達到346億度,增加了快6倍。所以半導體所屬產業的用電,是大貨車裡的巨無霸,貨櫃車。

5hp0cd1x5r5na1ys7mvfvulubn3siu

正因為這20年裡高速公路上增加最多、最快,同時也佔位最大的,是大貨車和貨櫃車,他們才是造成塞車的最大風險。如果要管理用電需求,首先要注意的就是他們。就好像年節假期間的高速公路塞車,如果我們只強調疏導小客車,但是卻放任大量大貨車和貨櫃車上路,合理嗎?

但是,你可能會問:為什麼要說這是放任呢?他們是經濟成長的動力啊?又怎麼管理他們?

便宜到「不合理」的電價

今年3月20日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接受訪問,說了段話:「水電價格應合理反映成本,現在是納稅人補貼大戶,價格越便宜,大家拚命用,很不合理。」同一報導中也提到:「去年全球電力消耗普遍減少,台灣的電力消耗則創歷史新高,比上年增加2.4%。」

而就在鄭崇華訪問刊出的6天後,經濟部宣布電費自2018年後連6次不調漲,還甚為得意地說台灣工業用電已成為全球第4低。

鄭崇華以身受其益的工業大戶身分,卻指出台灣政府水電價格便宜得不合理,這是很奇特的。但也因此可以想見這便宜到底是多便宜。

長期以來,大家都知道台灣的電,是名列世界上最便宜的前茅。但知不知道台灣的工業用電是比民生用電還便宜?工業用電不但比住宅用電便宜,平均漲幅也比住宅用電小?

我們看台灣上一次2018年調整電價的情況。

那次工業用電的平均漲幅在3.30%到3.56%之間,用電最大的特高壓用戶(像台積電)則是3.41%,而細看台電的資料會發現,民生用電除了500度以下沒有調整之外,500度以上的調幅在3.96到4.14%之間。換句話說,用電最大的特高壓用戶的電費漲幅,比一般家庭的漲幅還小。j

我們的電價真是非常獨厚工業用戶,尤其超級大戶。

所以,當今年3月經濟部再宣布電費不調整,創下2018年下半年至今「連6凍」紀錄的同時,2019年我國住宅電價為全球第4低,工業電價為全球第4低。

換句話說,經過電價的連6凍之後,我國住宅民生用電電價相對升高,從全球第2低退為全球第4低,而我國工業電價相對更降低,從全球第7低進而更成為全球第4低。

在去年全球電力消耗普遍減少的情況下,台灣的電力消耗則創歷史新高,真是跟世界的潮流相逆。其主要原因顯然不是小客車用戶所導致,而是那些大貨車、貨櫃車。

台灣人民一直以為享受到很低的電價是惠民的福利,卻不知那是經濟部讓工商大老吃肉之後留下的湯。

上一篇文章提到台電對工業用電戶設計了24小時不同的分時電價,但2萬5000用戶中卻只推動了300戶試用。這一方面固然有台電的怠惰,另一方面也因而可以想像可能還有一個原因:工業用電本來就太便宜了,便宜到要不要接受分時電價都差別不大。

所以,鼓勵了這麼多大貨車、貨櫃車開上高速公路,電價又便宜到連尖峰時刻都沒有足以吸引他們的不同時段明顯價差,不塞車可能嗎?台電的時間管理性缺電會越來越嚴重,有什麼奇怪嗎?

但是,為什麼台電要持續以這麼便宜,便宜到連受益者都出面指出不合理的電價提供給工業用戶?這幕荒謬劇是怎麼上演的?

這不能不說到台電的上司,經濟部。

便宜用電背後的真相

經濟部主管國家產業政策,但台灣幾十年來的經濟發展接力賽,從加工出口開始,一路都是以製造業、工業為主,到培植出半導體產業。只是接力賽到半導體產業登場後,已經有30多年沒看到下一棒了。

經濟部端不出新的產業牛肉,當然只能守成與守舊,只能傾全力服務過去到現在還一直在跑的產業明星。經濟部的政績,也就是出口成長率、經濟成長率等等,都要看這些工業用戶來達成,能不盡力討好他們嗎?

所以30年來台灣沒有新的產業政策,也就不會有新的能源政策。有的,只是經濟部配合工業大老提供他們便宜用電的政策。而台電就是執行者。

2lpo4wgv7tq9scbfjuyvz58rzqzh5c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本來,在包括半導體在內的許多產業在萌芽之初,國家有計劃地提供各種獎勵、補助、便宜的水電,讓他們茁壯。並且,他們習以為常地對太多早已過了草創時期,早已茁壯成世界級的企業,仍然提供這些超級優惠。

這就是鄭崇華所說的「水電價格應合理反映成本,現在是納稅人補貼大戶,價格越便宜,大家拚命用,很不合理」的真相。

而許多工商大老,在享受電力的眾多好處之後,相對應的回報是很奇怪的。以工業總會的領導成員來說,他們長期就是核電的堅定支持者,否定綠能的價值。2018年工總理事長,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發布向政府建言的白皮書,甚至能說出台灣不適合發展觀光,因為台灣太髒了

經濟部和台電一味只知道增加電力供給,不把環保放在心上、過去還偏向核電的思維,當然都不免相當程度是因為主要仰視這些工業用電大戶的鼻息,受他們的影響,甚至綁架。

那數十年來都如此了,為什麼現在就不行?

很簡單,國際對台灣半導體業需求加大、對岸台商回流、全球氣候劇變這3個因素的影響下,經濟部及其屬下的台電如果仍然維持長期以來的思維和習慣,這個全球工業用電第4便宜的脫疆野馬,不知道會墬入哪個深淵。

「開放台電」研究期間,我們訪問台電的電力中控室的一位專家。他不無得意地說,以他的經驗,每天早上他看看情況,自己用筆先畫出一天整天的用電曲線,不會有什麼差錯。

但是最近的連續停電,我們連續看到台電承認「用電高於預期」、「因負載突升,供電能力不足」而出問題。今天世界的情勢變化,不再是你能用過去經驗畫出曲線來預測的了,電力管理當然更是如此。

台電不做電力需求的管理,而只想以便宜的電力供給工業用;對工業用電的詳細分配,又一向不肯說明,說是事涉客戶營業機密。

所以,我們要如何面對台積電,是一個關鍵指標。

護國神山台積電,用電成長相當再蓋2個核電機組

根據台積電2019社會責任報告,當年台積電全球用電量為143.27億度,相當於全台北市一年用電量的91%。並且,按照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估計,到2023年,也就是4年之內,台積電的用電量將再擴增1倍。

要1年供應143.27億度的電,需要多大的發電機組呢?據我問台電的人,需要2GW的機組,相當於核二廠的全部2個機組,或是中火的4部機組。

而台積電原來是歷經30多年的發展,到2019年才出現這麼大用電的需求,接下來到2023年,4年之內卻就要加倍,再度需要相當於核二廠的全部2個機組,或是中火的4部機組。

大家都說台積電是護國神山,要繼續留在台灣,但是經濟部和台電應該要求台積電說明清楚其需電規劃。未來新增加這麼大的用電需求,到底有多少比例是要由台灣提供?台積電既然可以公布其全球用電量,顯然並不把這當作營業機密,因此對外說明其中屬於台灣的比例應該不是難題。

對於台積電,還應該𨤳清一件事情。

同樣在台積電2019社會責任報告裡可以看到:台積電全公司用電量只有7%是購買再生能源,但在海外據點是百分之百都使用再生能源。

t5326bcsw3x7da9hxguieo60i2ta1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世界頂級企業,都在推動百分百使用再生能源。台積電在台灣以外的據點,百分之百都使用再生能源,顯然是呼應這個趨勢。但是為什麼在台灣只這麼消極地購買7%的再生能源?那其他使用的能源都是如何構成?

「開放台電」的研究過程裡,我訪問當時董事長朱文成那天,他說有次張忠謀問過他是否能自建電廠。朱文成說只要台積電想,他一切都可以搞定。但是台積電最後還是沒有。

那台積電是為什麼放棄?是因為政府法令不足?還是台電的配合無法令台積電放心?

不論如何,正因為台積電是「護國神山」,實際的需電量又如此之大,應該清楚地解釋他們為什麼只選擇當一個消極的消費者。

這是應該不只向政府和台電說明,也該公開向社會大眾說明的。台積電有足夠實力扮演重新型塑台灣能源發展方向的領頭羊,有台積電當範例,我相信政府和台電對其他工業用電戶都會有新的要求基礎。反之,台積電也可能帶頭把政府和台電引向無底深淵。

從這裡延續,可以看出藻礁和三接在考驗我們的到底是什麼。

藻礁和三接的核心議題

民進黨政府所提出的「三接」計劃,當然比國民黨時代好了不知多少,確實把對藻礁造成的傷害降低太多。也因此,很多人認為「三接」和「反核四」是兩難,是應該兩害相權取其輕。

avvuvbhj306ziqxxsooic06ekif1la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中油三接站在大潭藻礁持續施工。

但是,我認為這樣看的話,錯過2個重點。

第一,這也落入了台電只知「增加電力供給」的思維。

經濟部和台電還是應該先𨤳清近20年增加最大用電量的工業用電的電價是否合理、這樣一路增加的用電量是否合理、如何滿足台積電3年內就要倍增的用電需求,如何滿足其他半導體業者要擴增的需求、如何滿足回流台商的用電需求,並且推動分時電價,掌握調節工業用電的需求方法。

他們自己連這一切都沒搞清楚之前,就說「三接」增加總共才2.24GW的發電機組可以解決能源轉型危機,太沒有根據。

檢視「三接」,光是看經濟部和台電說這比以前國民黨執政時期的版本改善了多少,沒有意義。我們應該跳開台電一切先考慮「增加電力供給」的思維,跳開經濟部服務工業用電大戶的思維,在一個劇變的年代,檢視整體產業和電力版圖的供需規劃,再來看現在這個「三接」版本到底有什麼作用,再來判斷是否值得大家冒一些風險。

否則,光是增加2.24GW的機組有什麼用?不要忘了,光台積電未來3年後就需要2G發電機組。

二,這也落入了經濟部和台電定下的遊戲規則,一切在他們掌控之下而不自覺。

現在就要「三接」,是因為台電說不然接下來電力的「備用容量率」就要達不到法定的15%的標準。

把「備用容量率」定成15%,並不是什麼真理,也沒有什麼科學根據。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台電在「增加電力供給」無限上位時代,還曾經定到25%。講得像是不足25%就會缺電。後來這30年來,「備用容量率」一路從25%降為20%,再16%,再15%,也從來沒出現過結構性缺電。

所以,光只是主張「備用容量率」不到15%就要惶惶然,是沒有根據的。

覺得「備用容量率」不到15%就要惶惶然,其實主要是因為沒做需求管理。而不做需求管理,繼續任憑電價全球第4便宜的野馬暴走,不要說「備用容量率」15%,只怕「備用容量率」50%也應對不了頻頻出現「因負載突升,供電能力不足」、「用電高於預期」而導致的缺電危機。

我們只會一路快馬跳進無底洞。

延伸閱讀:

本文經郝明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