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蔡總統的一封公開信:解決停電危機,我們需要止血、預防與改變「體質」

給蔡總統的一封公開信:解決停電危機,我們需要止血、預防與改變「體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接下來在國際對台灣半導體業需求加大、對岸台商回流、全球氣候劇變這3個因素,如果經濟部和台電仍循舊有思維和習慣,會讓台灣的供用電墜入無底深淵。但在這個需要大破大立的時代,何不讓台電不再下屬於經濟部。我們如果給台電換一個位置,台電會不會也就換一個腦袋?

文:郝明義

蔡總統鈞鑒:

因為興達電廠接連導致停電的情況,我把看到的問題和危機寫了兩篇文章。

第一篇<缺電有三種,為什麼出現這兩種?>,我用高速公路塞車的比喻,解釋台灣長期以來為什麼沒有「結構性」缺電風險(公路數量不夠),但是為什麼尖峰負載期間容易出現「時間管理性」缺電風險(年節連假大塞車),和「技術管理性」缺電風險(養工處出問題)。

我基於5年前參與「開放台電」計劃,加上後續的觀察,指出主因是台電一直侷限於電力生產者的立場,只習慣於擴建大電廠來增加電力供給(新建大高速公路),而不慣於調節電力供需(疏導交通流量)。我也說明興達電廠接連出事導致停電,為什麼不是個案,而是未來更可能頻繁發生的預警。

第二篇<以台積電為代表的「貨櫃車」問題>,我說明近20年來,台灣的電力高速公路上,工業用高壓電戶和超高壓電戶(大貨車和貨櫃車)增加得又多又快又大的現象,以及為什麼需要重視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所說水電價便宜到「現在是納稅人補貼大戶」的不合理現象。而這是二、三十年來台灣沒有新的產業政策與能源政策,只有經濟部配合工業大老提供便宜用電的政策所導致。

我也指出如何面對台積電的用電需求已經是關鍵課題。接下來在國際對台灣半導體業需求加大、對岸台商回流、全球氣候劇變這3個因素的影響下,如果經濟部和台電繼續因循舊有的思維和習慣走下去,為什麼可能使台灣墜入無底深淵。

我所看到的,都在文章裡。請您參閱,也和您的執政團隊討論。因為有許多短期、長期需要面對的挑戰,我也再提一些建議。以現在有許多裡外病症發作的情況來看,我的建議分「止血」、「預防」、「調理體質」3個層面。

止血之一:高壓即時電價

先說「止血」,這是指真正的高熱、用電高峰期4個月即將到來,有哪些可以防範停電問題再頻繁發生的注意事項。重點都在要求台電落實重視調節電力供需,以避免電力尖峰負載期間容易出現「時間管理性」缺電風險,和「技術管理性」缺電風險。

解鈴還需繫鈴人。因為工業用戶的用電量最大,所以先看如何應對這方面。

針對高壓電用戶,台電拖到去年才設計出按24小時每小時不同的「高壓即時電價」,並且也只有300戶試用,佔全部2萬5000戶的1%多一點,是他們怠惰。但也因為光這300名1%多一點的試用戶,都讓台電說「在電價最高時段平均約有14%的抑低量」,那當然要立即要台電去全面執行。

所以從半杯水的另一個角度來看,現在只做到了1%多一點,也表示如果積極改進,空間是非常大的。所有高壓電用戶都安裝了智慧電表,不必任何新的投資;台電的24小時「高壓即時電價」也已經設計好,不必花時間再規劃,這是可以要求台電劍及履及做到的事情。

2016年的531電力緊急事件,後來接任台電董事長的朱文成說是他使用「需量競價」誘使企業用戶在尖峰負載期間少用電,然後把節省下來的電賣回給台電,當天「省了0.4 GW」的電,渡過難關。當時還沒有這些按24小時每小時不同的「高壓即時電價」。現在有了這些辦法,應該要求台電全面實行。從工業用電戶著手,先防止從他們身上出現「時間管理性」缺電問題,本身就是最重要的止血辦法。

這是台電最重要的任務,沒有之一。政府應該緊盯台電落實這件事情,並看如何提供協助。如果是因為高壓電價本來就太便宜,便宜到分24小時的差別電價都沒有吸引力的話,那就該另外協助台電。

止血之二:善用100萬戶的智慧電表

在低壓電方面,也是一樣,先要求台電把可做而沒做到的事馬上補正。

代表性的問題就是:低壓電1460萬戶裡,到去年底安裝了100萬台智慧電表,佔7%。而「住商型簡易時間電價」推廣了4年,使用者才12萬戶,連1460萬戶的1%都不到。

世界上只聽過因為沒安裝智慧電表所以不方便使用分時電價的,沒聽過安裝了智慧電表,卻不使用分時電價的。政府應該要求台電馬上把「住商型簡易時間電價」使用者由1%拉高到7%。也就是起碼讓所有已經安裝了智慧電表的低壓電用戶,知道使用分時電價可以一起舒緩尖峰負載期間的用電,自己還能享受到比單一電價更多的好處。

低壓電用戶已經安裝100萬台智慧電表,雖然只佔7%,總比安裝了卻只有1%在用好。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根本不需要再推動智慧電表。

台電已安裝超過60萬戶智慧電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電推動民生住宅用戶智慧電表布建,民眾可透過具有通訊傳輸功能的智慧電表,結合網站、手機App或 居家顯示器讓「用電可視化」,即時掌握自身用電。

止血之三:推廣「低壓新三段式時間電價」

5月17日的停電,是發生在傍晚。台電承認是「因負載突升,供電能力不足」之外,還有說明是因為傍晚太陽下山,光電供應少了的問題,有人又因而批評光電不足。其實這也不是新問題,這本來就是光電要和風電搭配的道理,也至少不是台電沒意料過的問題。

去年,台電就已經為了緩和太陽光電下山造成的夜間供電壓力,設計了「低壓新三段式時間電價」,「將尖峰時間往後移,調整為13-17時、18-20時,藉此宣示未來電價時間帶即將改變」。而這個三段式新電價是預定今年推動。

Char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Photo Credit: 台電

但是到現在5月是否推動了呢?推動了多少?

517停電既然證明了太陽光電下山造成的夜間供電壓力大,那就該馬上盡最大的努力來推動這個辦法。

前面這3點,都不需要台電另外投資任何事物,另花時間規劃任何計劃,只要把他們已經擬好,卻怠惰不前的腳步加快就好。

止血之四:讓「汽電共生」救援投手透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