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49中學生墜樓事件:「大中國」概念根深柢固,已然成為假新聞的溫床

成都49中學生墜樓事件:「大中國」概念根深柢固,已然成為假新聞的溫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目前來看,共產黨政府從「大中國」獲利不少,單是依靠買賣土地、哄抬房價,就能把中國人辛苦一輩子的血汗錢掏乾淨。但是中國人從「大中國」獲得的不僅是每年艱難的「春運」,還有戶籍制度到來的不公平。

因為中國國土面積大,在專制政府的獨裁之下,如果某一個城市發生了什麼事,其他城市的人因為距離遙遠,只能從新聞得知相關信息,官方新聞長期被中央壟斷,只會報導對政府有利內容為主。年初就有相關規定,任何自媒體從業者不得先於官媒報導新聞,也就是說,官媒報導什麼,自媒體才能報導什麼,自媒體稍有不慎則會被官方認作「傳謠言」,所以自媒體工作者對於新聞一事早已懈怠。

這就導致,在政府的刻意操持下,新聞成了一言堂,通過網路了解情況的人根本不明白真正發生了什麼,一件事情的結果只能對於官方有利,真相有可能變得面目全非,甚至黑白顛倒。

就拿最近才發生的成都49中學生跳樓的事來說,明明是因為學校一直不正面回應,所以支持家長維權和緬懷林同學的熱心市民才到學校門口舉花悼念,在校門口還遭到警察的暴力執法。但是在網路的渲染下,門口的熱心市民被當做「外國勢力」,也有人認為他們是「香港暴徒」。這些誹謗在網路上被說得有板有眼。

網民從現場視頻中聽見有人用普通話喊「真相」,認為四川人不說四川話,卻喊普通話,認定這些人肯定不是普通四川市民。還有人發現一位到過現場的成都市民,曾在微博上和前任成都美國領事館的領事夫人莊祖宜小姐互動過,把這個互動看作是鬧事群眾和「外國勢力」勾結的鐵證。明明只是單純的哀悼,就這麼被認定為別有用心的反政府動作。

我想任何一個清醒頭腦的人,都不會把這些錯漏百出的猜測當真。第一,普通話普及多年,「四川人不會說普通話」是非常可笑的偏見,況且,成都作為四川的省會城市,有很多講普通話的外地人也是正常事。事發當天,我的一個朋友也在現場,他畢業於播音主持專業,普通話說得非常標準。

第二,認識美國人、給美國人的貼文點讚就是「境外勢力」的話,共產黨大量官員都是「境外勢力」,大部分共產黨官員的子女都生活在國外,也有親戚加入其它國籍,四捨五入下來,共產黨的高管們都是「境外勢力」,沒有資格管理國家。

第三,在疫情肆虐期間,從香港到成都要經過十四天隔離期,香港青年怎麼可能逃過集中隔離,在事發後幾天就出現在成都抗議?

這些謠言完全不合邏輯,但是在網路上力量之大,彷彿是親眼看見美國人在背後主導著一切,說得斬釘截鐵。明顯是有組織地刻意帶風向,導致有人原本只是觀望的心態,但是眾口鑠金,看見這麼多「境外勢力」的搗亂,心裡的天平也會往一邊倒。於是乎,公眾合理質疑、追求真相,成了胡攪蠻纏;警察暴力執法,反而成了鎮壓不法分子有功。

在林同學墜樓的新聞之後,大家才發現原來早在三月重慶也有一個女生墜樓死亡,同樣是疑點重重,家長至今沒有得到真相。中國每年都有多起學生跳樓的新聞,這些新聞很快又被其他新聞的熱度蓋過去了,因為國家太大,遠距離發生的事很難真的引起共鳴,中國人對這些悲劇毫無反思。

國土面積大,應該發揮大的作用,例如兩河流域地區適合農耕,而港口城市適合經濟發展,有歷史感的城市適合發展旅遊業,各城市合理發展其優勢,促進民生。但是中國的大不僅沒有發揮其優勢,反而成為走向民主的拖累。

如前文所講,中國的大已然是假新聞的溫床,事發之地的聲音完全被掩蓋和忽略,官方控制所有輿論,人民喪失了監督權和質疑權,就導致部分真相被掩蓋,形成一種「共產黨很好」的假象。同時,監獄中越來越多冤假錯案,政府從上到下一級一級的壓下來,很多喊冤的聲音都放不出來。

其次,中國雖大,卻是國富民窮。資源分配卻不均勻,重點學校、優質醫院全部集中在大城市,在戶籍制度之下,北京人輕易就可以享受到全國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老師,這是小城市居民望塵莫及的生活環境。

第三,早些年中國吃到了人口福利,外國企業到中國開設工廠,讓早期的中國學到了技術,同時也解決了大量就業問題。但是政府惡意剝奪了本該屬於創造力的資源,中國人多反而提高了競爭,形成越努力勞動力就越不值錢的惡性循環。

例如深圳,常年宣傳此地適合年輕人拼搏,吸引年輕的精英來此地發展,以美好的未來促使他們毫無保留的工作,但是房價一騎絕塵,普通年輕人工作到35歲依舊無法購買深圳的房子,此時身體情況也不如早先,和新來的年輕人相比,根本不佔優勢,要麼主動降低自己的勞動所得,要麼花更多時間提高自己的商業價值。跟不上深圳的競爭節奏,就只能選擇落寞離開。

共產黨不斷強調「一個中國」,大一統思維已經在民眾心裡根深柢固,從來不思考中國的統一和分裂對於社會有什麼影響。從目前來看,共產黨政府從「大中國」獲利不少,單是依靠買賣土地、哄抬房價,就能把中國人辛苦一輩子的血汗錢掏乾淨。中國便宜的勞動力,讓有錢的高官、資本家花小錢享受大服務。但是中國人從「大中國」獲得的不僅是每年艱難的「春運」,還有戶籍制度到來的不公平。

一旦中國瓦解,各省份之間自由組合成新的國家,第一個好處是資源將重新分配,土地可能再次回到普通人手裡,第二個好處是因為國土縮小,隨之增長的就是人民的監督權,社會透明度增加,是民主的必備條件。第三個好處是,中國的分裂將弱化對港台民主地區、新疆西藏地區的控制和剝削。分裂後的中國有一部分率先實現民主,也有希望促進其他部分的民主進程。

從民族情感上,很多人無法想象中國的分裂。事實上,中國這片土地上經歷過多個朝代的更替,各朝代領土分佈不一,現代中國是非常新的組合,要從歷史的角度去認同現代「一個中國」的概念其實站不住腳。況且,以歐洲大陸為例,歷史上也更迭過多個王朝的分合,但隨著歷史發展,現代歐洲各個國家既獨立又合作。

如果中國的大只能讓專制政府獲利,佔據大部分屬於中國人的權力和資源,那我認為中國的大毫無意義,因為中國的根本應該是中國人,代表中國的也應該是中國人,不管共產黨樹立的形象多正面,中國的基礎建設多高級。只要中國人窮,就代表中國窮,只要中國人還沒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就代表中國是個非主流國家。

個人認為,尋求各地區民生積極發展,遠比追求國土面積大這件事更重要。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