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模擬中共攻台重點不是結果,而是我們從中看到美國空軍的未來部署

美軍模擬中共攻台重點不是結果,而是我們從中看到美國空軍的未來部署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次演習最重要的結果並不是美國戰勝了中共,而是我們從中看到了未來美國空軍會變成什麼樣子。美國空軍確實有意向「元老院」爭取經費,可是爭取經費的目的未必真的純粹是要打敗俄羅斯或者中共,或許更大的動機是加速美國空軍的未來化。

根據《防衛新聞》(Defense News)4月份的報導,美國空軍在去年秋季舉行了一場以遏阻中共武力犯台為宗旨的演習,並在付出相當龐大的代價後贏得勝利。儘管損失慘重,2020年的演習比起2018年與2019年的兩場演習,最大的結果就是美國空軍贏得了勝利,不過靠的卻不是美國空軍現有的武器,而是包括B-21轟炸機以及第六代戰鬥機在內的等目前尚未服役的機種。

換言之,如果美國空軍想要遏制戰力不斷強化中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勢必要調整預算進行一系列的戰略轉型。此舉讓不少軍事迷相信,從2018年的演習開始,美國空軍策劃一系列慘敗或者慘勝的空戰演習,目的就是要向被大家戲稱為「元老院」的美國國會爭取預算罷了。擁有豐富實戰經驗的美國空軍,哪有可能輕易就被解放軍空軍擊敗呢?

爭取預算的目的肯定是有,可是從筆者先前撰文介紹的「轟炸機特遣隊」(Bomber Task Force)一文來看,我們不難發現美國空軍針對俄羅斯對歐洲以及中共對亞太的威脅開始調整部署,並且強化對北約、日韓以及其他安全夥伴的依賴。畢竟過去20年來,雖然美國空軍展現出強大的全球部署能力,可美國空軍打擊的目標卻都是以塔利班、蓋達與伊斯蘭國等沒有空軍的恐怖組織。

美國空軍最後一次取得空中戰果的紀錄,發生於1999年5月4日,由來自第78遠征戰鬥機中隊的蓋奇(Michael H. Geczy)中校取得,他在波士尼亞上空駕駛F-16以AIM-120中程空對空飛彈擊落塞爾維亞空軍的MiG-29一架。自此之後,再也沒有美國空軍在空中遭遇敵手的紀錄。然而今天的俄羅斯與中共,早已不是那些恐怖組織與塞爾維亞空軍能夠堪比的對手。

因應新的敵人,除了新的武器之外還要有新的思維。所謂新的思維,就是不能認為武器凡是只有新的才是好的,因此才有四代半戰鬥機在此次演習中發揮作用的空間。而這裡指的四代半戰鬥機,極有可能是F-16V這款中華民國空軍未來的主力機種。此外還有組織與戰術方面的改進,也是未來美國空軍戰勝中共所不可或缺的因素。

rmpt4lydz40hn195q7vzsgmpdqg8lx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0年7月漢光演習「三軍聯合反登陸作戰」,圖為F16V戰鬥機在攻擊後施放熱焰彈脫離。

中共空軍的優缺點

我們不能不否認,經歷自90年代以來長達30年的發展,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與海軍航空兵已非吳下阿蒙。中共自90年代開始,向俄羅斯引進Su-27、Su-30與Su-35等蘇愷設計的先進「側衛」家族戰鬥機,並以此為基礎逆向工程推出殲-11以及殲-16等國產新機種。此外純國產的殲-10殲擊機,在經過23年的發展以後,搭配國產渦扇-10發動機,也具備了與F-16戰鬥機一拼的實力。

另外再加上中共經由以色列、英國、巴基斯坦以及瑞典等國取得的技術,如今解放軍空軍亦有了屬於自己的空中預警機、空中加油機以及電子作戰機等機隊。外加2015年與2017年的兩次軍事改革,空軍的地位在解放軍內部又有了跳躍性的提升,讓中共擺脫傳統中國軍主義思維控制,更能有效率的推行三軍一體化作戰。如今的解放軍空軍,已經完全具有「攻防兼備」的能力。

然而中共空軍還是有不少難以克服的缺點存在,一來是包括發動機在內許多技術還有賴於俄羅斯的提供,雖然中共自稱是繼美國之後,世界第一個同時擁有兩款隱形戰鬥機的國家,可殲-31到目前尚未服役,殲-20的隱形能力到底如何也讓觀察家們大打問號。二來則是解放軍空軍自1966年以來就沒參戰了,讓他們在組織、準則、裝備、後勤與訓練都難以接受實戰檢驗。

畢竟美軍今日的打法,與1966年比起來已經是天壤之別,而中共則只能觀察美軍從波灣戰爭以來各種空中作戰思維的調整來進行因應,所有的戰法都還停留在紙上談兵階段,怎麼可能是美國空軍的對手?即便美國空軍也有22年沒打空戰了,可至少還是經常參戰,這點無論如何中共是沒法比的。三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朋友數量真的比不上美國,即便在亞洲地區也是如此。

美國在全球各地的朋友多多,所以才能推動「轟炸機特遣隊」,強化美國空軍的機動部署與打擊能力。現階段的共軍,還普遍被亞洲國家視為威脅,幾乎已經是注定解放軍空軍在海外與美國空軍交手必然落得失敗的下場。之所以在一連幾次的模擬演練中,美國空軍無法戰勝中共空軍的一個關鍵原因,在於戰場是設定在與中國中國比較接近的台灣海峽。

RTS1CT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5年北京航空展上的殲31模型

機動作戰部署

因為美國本土距離台灣較遠,且關島與沖繩等前進基地又處於中共飛彈的打擊範圍之內。中共的火箭軍甚至可以直接以東風-21D反艦彈道飛彈,襲擊橫須賀港裡的美軍海軍航空母艦,讓美國空軍知道要對付共軍這樣的敵人,不能夠把兵力全部集中在一個點上,否則很有可能在共軍發動的第一波打擊之中就被通通摧毀。

所以包括先前提到的「轟炸機特遣隊」,都是屬於美國空軍現行「機動作戰部署」(Agile Combat Employment)的一環,目的就是要分散美國空軍的兵力部署,以防止兵力因過於集中而在中共的第一波飛彈打擊中被徹底摧毀。美國空軍副參謀長海諾特(Clint Hinote)中將指出,美國空軍已建立好幾支由5人到30人組成的指揮管制小組。

為了強化三軍聯合作戰的能力,這些指揮管制小組由來自海陸空三軍及陸戰隊的人員所組成,並以最先進的平板電腦指揮管制戰場情勢。有了這樣的編制以後,就算中共能以飛彈在第一時間內炸掉夏威夷的珍珠港-希肯姆聯合基地,也不足以摧毀美軍的指揮鏈。美軍不再只有一顆大腦,而是有無數顆大腦可以陪中共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