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火神的眼淚》:像極了政府製作的微電影,職人劇的戲劇性如何呈現真實?

【劇評】《火神的眼淚》:像極了政府製作的微電影,職人劇的戲劇性如何呈現真實?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火神的眼淚》這樣帶有某種窺視的奇觀性,卻並非像許多類型電影那種特殊情況可以讓觀眾置身事外,而是就在我們生活之中。

文:uji lee

看了《火神的眼淚》,會開始想像聽到救護車聲音的那台車,其中的急救人員跟家屬之間的緊張,是消防隊工作的日常。這樣的日常,相較於一般朝九晚五的生活,也可能早就是像呼吸一樣自然的例行公事(除了目前疫情的特殊狀況)。

《火神的眼淚》這樣帶有某種窺視的奇觀性,卻並非像許多類型電影當中的特殊情況,可以讓觀眾置身事外,反而片中呈現的種種就在我們生活之中,如同時常聽到早就不足為奇的救護車或消防車聲音,以及在路邊遇到救護車,頂多只是禮貌性的讓路,也不能多做些什麼的無力感。

這樣稱作「職人劇」特殊性,同時跟老百姓息息相關的安全與生命的「界線」,卻又不像警察那樣,執行律法規範的職責與權力,以至於許多警察故事的情節往往早已是社會與政治上的衝突矛盾。

亦或是醫護人員,同樣也是拯救生命,但在醫療體制與生命存亡之間,戲劇上早就不是完全在描述醫療人員的辛苦,更是背後更複雜,卻更有戲劇性的故事,或許是更貼近現實的無力感,讓人傷心、憤怒的時刻。

也許是《火神的眼淚》在議題上的「新」,就在這樣的「單純」,與某種揭露消防員不為人知的「善意優先」的辛苦之下,就不難想像《火神的眼淚》會是某種變相的政令宣傳(propaganda),近一步將這樣的宣傳鑲嵌在職人劇的戲劇性當中。

「火神的眼淚」揭消防員困境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提供

而明顯「功能性」的劇情安排與結構關係,有俯拾皆是的例子。像是第一集中,由劉冠廷飾演的「羚羊」在救火時對民眾說「裡面還有人,不能亂射水啦」,卻在事後受到民意代表的質疑。消防隊員在情節中受到委屈,卻經由新聞報導的方式得到平反。而《火神的眼淚》呈現火災現場真的會出現無知的群眾,也引起網友好奇為何不能噴水,並藉由媒體的討論,獲得新的消防知識。

這類故事都像極了政府機關製作的微電影,會看到背後有個教育民眾的意識形態,這些或許都是田野調查的現實事件,但就戲劇的藝術性來說,往往並不是呈現甚麼樣的現實,而是「如何」呈現「真實」。

黃迪揚(中)飾演的議員頗受好評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火神的眼淚》劇照

不過,自己也並不是將觀看《火神的眼淚》的心態,放置在觀賞藝術電影或美術館的錄像藝術,因此並非像這樣偏向關心影像的藝術性。我反倒是在意《火神的眼淚》,藉由我們周遭現實的關懷,去體恤消防員辛勞的「正確性」,這樣帶有電視劇的社會責任,又並非像上述如莒光園地那樣僵硬的宣教。

也許就如同過往王小棣的戲劇一般,盡量呈現現實人物的真實,這有賴於這些演員自然的演技,並營造一個消防分隊大家庭有歡笑有淚水的真實性。

從這樣不忍苛責的「關懷」,如何去看藉由反映現實,危害到戲劇中消防隊員的安全,從而讓入戲太深的觀眾感到憤怒,或是早就知道了?同樣是劇中俯拾皆是的例子:不斷出現的刁民讓人越看越生氣;或是劇情描述市府預算不足,無法更換新的裝備,卻導致接下來救火現場發生狀況;又或者同樣預算不足,無法聘請心理醫生替壓力過大的消防隊員免費諮商。

在這條線上,另一方面又鋪陳其中一個隊員的成長經驗,與職業的雙重創傷造成精神疾病,乃至於影響到出任務而出現非常危險的狀況,上述種種替消防員「發聲」的方式構成了這樣「憨直」的劇情。

林柏宏摔落貨梯井昏迷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火神的眼淚》劇照

又或是十足正義感「羚羊」兩次明顯的態度轉變。其一是指責酒空流浪漢不值得救援,卻又在後來發現他另有隱情;另一個是「氣姑」鄭志偉飾演分隊中唯一的微反派角色,身為學長的他倚老賣老、性別歧視、酸言酸語,讓「羚羊」看不下去,然而「羚羊」卻在發現學長內心埋藏很深的創傷之後,看待學長轉折的方式,已經不只是十分生硬的功能性了,甚至那個表現「羚羊」眼神的鏡頭,都變得有些憨呆的好笑。(尤其是要搬無法走路的病患下樓梯,脊椎有問題那一段)

《火神的眼淚》這樣「壞」學長「變好」的平反,以至於這樣讓所有的消防分隊員如此「無害」的設定,相對於官商勾結組成的「壞人陣線 」,並不感到意外。用這樣刻板印象去表達「做為基層消防人員總是被犧牲」,乃至於到最後,以每個活生生角色面臨死亡關頭的戲劇性,去做到表達真實消防員的「訴求」。

林義陽(劉冠廷_飾)與王議員受困火海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火神的眼淚》劇照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