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火神的眼淚》:像極了政府製作的微電影,職人劇的戲劇性如何呈現真實?

【劇評】《火神的眼淚》:像極了政府製作的微電影,職人劇的戲劇性如何呈現真實?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火神的眼淚》這樣帶有某種窺視的奇觀性,卻並非像許多類型電影那種特殊情況可以讓觀眾置身事外,而是就在我們生活之中。

文:uji lee

看了《火神的眼淚》,會開始想像聽到救護車聲音的那台車,其中的急救人員跟家屬之間的緊張,是消防隊工作的日常。這樣的日常,相較於一般朝九晚五的生活,也可能早就是像呼吸一樣自然的例行公事(除了目前疫情的特殊狀況)。

《火神的眼淚》這樣帶有某種窺視的奇觀性,卻並非像許多類型電影當中的特殊情況,可以讓觀眾置身事外,反而片中呈現的種種就在我們生活之中,如同時常聽到早就不足為奇的救護車或消防車聲音,以及在路邊遇到救護車,頂多只是禮貌性的讓路,也不能多做些什麼的無力感。

這樣稱作「職人劇」特殊性,同時跟老百姓息息相關的安全與生命的「界線」,卻又不像警察那樣,執行律法規範的職責與權力,以至於許多警察故事的情節往往早已是社會與政治上的衝突矛盾。

亦或是醫護人員,同樣也是拯救生命,但在醫療體制與生命存亡之間,戲劇上早就不是完全在描述醫療人員的辛苦,更是背後更複雜,卻更有戲劇性的故事,或許是更貼近現實的無力感,讓人傷心、憤怒的時刻。

也許是《火神的眼淚》在議題上的「新」,就在這樣的「單純」,與某種揭露消防員不為人知的「善意優先」的辛苦之下,就不難想像《火神的眼淚》會是某種變相的政令宣傳(propaganda),近一步將這樣的宣傳鑲嵌在職人劇的戲劇性當中。

「火神的眼淚」揭消防員困境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提供

而明顯「功能性」的劇情安排與結構關係,有俯拾皆是的例子。像是第一集中,由劉冠廷飾演的「羚羊」在救火時對民眾說「裡面還有人,不能亂射水啦」,卻在事後受到民意代表的質疑。消防隊員在情節中受到委屈,卻經由新聞報導的方式得到平反。而《火神的眼淚》呈現火災現場真的會出現無知的群眾,也引起網友好奇為何不能噴水,並藉由媒體的討論,獲得新的消防知識。

這類故事都像極了政府機關製作的微電影,會看到背後有個教育民眾的意識形態,這些或許都是田野調查的現實事件,但就戲劇的藝術性來說,往往並不是呈現甚麼樣的現實,而是「如何」呈現「真實」。

黃迪揚(中)飾演的議員頗受好評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火神的眼淚》劇照

不過,自己也並不是將觀看《火神的眼淚》的心態,放置在觀賞藝術電影或美術館的錄像藝術,因此並非像這樣偏向關心影像的藝術性。我反倒是在意《火神的眼淚》,藉由我們周遭現實的關懷,去體恤消防員辛勞的「正確性」,這樣帶有電視劇的社會責任,又並非像上述如莒光園地那樣僵硬的宣教。

也許就如同過往王小棣的戲劇一般,盡量呈現現實人物的真實,這有賴於這些演員自然的演技,並營造一個消防分隊大家庭有歡笑有淚水的真實性。

從這樣不忍苛責的「關懷」,如何去看藉由反映現實,危害到戲劇中消防隊員的安全,從而讓入戲太深的觀眾感到憤怒,或是早就知道了?同樣是劇中俯拾皆是的例子:不斷出現的刁民讓人越看越生氣;或是劇情描述市府預算不足,無法更換新的裝備,卻導致接下來救火現場發生狀況;又或者同樣預算不足,無法聘請心理醫生替壓力過大的消防隊員免費諮商。

在這條線上,另一方面又鋪陳其中一個隊員的成長經驗,與職業的雙重創傷造成精神疾病,乃至於影響到出任務而出現非常危險的狀況,上述種種替消防員「發聲」的方式構成了這樣「憨直」的劇情。

林柏宏摔落貨梯井昏迷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火神的眼淚》劇照

又或是十足正義感「羚羊」兩次明顯的態度轉變。其一是指責酒空流浪漢不值得救援,卻又在後來發現他另有隱情;另一個是「氣姑」鄭志偉飾演分隊中唯一的微反派角色,身為學長的他倚老賣老、性別歧視、酸言酸語,讓「羚羊」看不下去,然而「羚羊」卻在發現學長內心埋藏很深的創傷之後,看待學長轉折的方式,已經不只是十分生硬的功能性了,甚至那個表現「羚羊」眼神的鏡頭,都變得有些憨呆的好笑。(尤其是要搬無法走路的病患下樓梯,脊椎有問題那一段)

《火神的眼淚》這樣「壞」學長「變好」的平反,以至於這樣讓所有的消防分隊員如此「無害」的設定,相對於官商勾結組成的「壞人陣線 」,並不感到意外。用這樣刻板印象去表達「做為基層消防人員總是被犧牲」,乃至於到最後,以每個活生生角色面臨死亡關頭的戲劇性,去做到表達真實消防員的「訴求」。

林義陽(劉冠廷_飾)與王議員受困火海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火神的眼淚》劇照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