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重蹈「高教過度擴張」覆轍,降低師生比是提高幼教品質的必經之路

避免重蹈「高教過度擴張」覆轍,降低師生比是提高幼教品質的必經之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官方考量想要讓這維持了40年的幼兒園班級人數,再持續10年達到半個世紀都沒有變動的全球紀錄,然後等到人口自然降低後才來考慮調降。但這樣的思維,顯然沒有將台灣過去高等教育因過度擴張直接受到少子化衝擊之經驗,做為提高教育政策品質的借鏡。

幼兒園降低班級人數議題在社會倡議已久,台灣師生比從民國70年以來1:15就都沒變過。去年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也會同各政黨召開過記者會,倡議師生比應該降低到1:12每班上限24人,顯見此議題其實在學界、幼教界跟社會都已經具有高度共識。

在內政部的人口推估報告中指出(以中推估程度計算),0-5歲學齡前人口109年為110萬,115年降低到93萬,120年後將維持在92萬,130年可能降到80萬在左右,未來的人口將逐漸遞減到一定程度然後回穩,也就是說班級人數降低絕對是未來提高幼兒教育品質的必經之路。

不過,或許官方考量想要讓這維持了40年的幼兒園班級人數,再持續10年達到半個世紀都沒有變動的全球紀錄,然後等到人口自然降低後才來考慮調降。但這樣的思維,顯然沒有將台灣過去高等教育因過度擴張直接受到少子化衝擊之經驗,做為提高教育政策品質的借鏡。

高等教育因為少子化的影響,現在在退場機制與學校轉型方均面臨極大的困難,相關的法令和配套措施,正持續糾纏著高等教育階段久久揮之不去,不論直接或間接,都對學生與教師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這樣的結果,恐怕正是源自於沒有提早因應人口下降所做的便利性教育政策措施而造成的後果。

極速擴張的學前教育風險

這幾年學前階段正在快速擴張托育的覆蓋率,學前教育長期低公共化的比例是既定的現實,但國家在缺少穩定發展的思維下,急就章推出各種托育政策,並沒有根據長遠需求來建設學前教育的公共化,反而是提出許多令人費解的學前教育型態。目前光是學前階段的托育型態就有了5種:公立幼兒園、非營利幼兒園、準公共幼兒園、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私立幼兒園。

其中,非營利幼兒園、職場互助教保中心還有準公共幼兒園正快速地增加當中;但在可以預見少子化的未來下,稍有遠見的人就會想問:這些多元的幼兒園型態,未來面臨少子化該如何整合或退場?大量委外的公共空間該如何處理?想來這些問題應該不是一天就可以解決的。

降低班級人數真的很花錢嗎?

對於降低幼兒園班級人數,官方最常用的說法就是會提高幼兒園人事成本。那從實際面來看,究竟從1:15到1:12需要花費多少人事經費?不論地方政府或中央,面對這個政策總是以需要支出龐大的人事經費為由而拒絕,但目前在多元托育型態的影響下,許多非都會區的公立幼兒園並沒有完全收滿一班30位幼兒,也就是說降低之後,並非是每一個公立幼兒園的班級都要需要新增教保人員。

依照筆者調查相關資料粗估,以台北市公立幼兒園為例,台北市21人以上的班級數為609班,一年1位教保人員的人事費高估平均為70萬,降低師生比後台北市一年所需要多出的人事費為609乘以70萬約為2億7千萬左右,這樣的費用高嗎?可參考台北市在109年的學前教育經費預算數為31億左右來做比較。

另外再看班級數最多的新北市,新北公立幼兒園總班級數大約為965班,扣除目前已經在20人以下的班級數86班,尚餘879班,以這些班級數計算,降低師生比後新北市一年所需要多出的人事費為879乘以70萬約為4億左右。這個金額高嗎?依據新北市政府教育局110年度施政計畫37項次,中央補助110年新北市準公共幼兒園的費用為40億。

當然,各地方政府財政不一,難以同一而語,但我們可以回頭檢視國家整體財政狀況,教育部於109年就編列352億元支應準公共化幼兒園,110年更上看快500億。從國家整體財政狀況來看,降低師生比的財政影響,將明顯低於我們過去的想像。(實際上的經費應該更低,因筆者手邊的統計資料僅有21人以上之班級,但實際上需要新增教保人員的班級人數,會在24-30人。)

後疫情時代,需要更精緻的幼教而非只有補助

撒錢型政策是目前托育制度的主軸,不管是準公共、托育補助等,這些經費都遠高於具有永續性與公益性的公立幼兒園,將這些錢投入不具有回收效應的層面,國家未來該如何建構更為精緻的幼兒教育?更別說,在過去三個月的疫情影響,我們可以看見教育現場需要多少的資源投注,幼兒園的遠距關懷需求、防疫規格、課程轉型等,在全球的經驗底下都告訴了我們,後疫情時代教育將面臨一種更為個別化、精緻化與永續性的經營方向,也凸顯了在國家危難時刻的時候,唯有公共化的教育可以幫助國家支持整體教育制度正常運作。

綜觀而言,降低師生比,其意義不只是單純的表面上只有調降招生人數,更是在替未來出生人口下降做好穩健的準備,因為在法令人數降低後,整體師資、教保人員培育的總量也需要考慮,相對的還有收托的空間法規、硬體設施補助、學費成本估算等等,在實務現場上也必須要面臨幼教課程的轉變、幼小轉銜規劃等,這些當然都是需要時間磨合的,絕對不會在法令修改後一天就達成。但是,如果台灣的法令至今仍然不肯往前一步,這些重大面向的配套措施就只能繼續往後推遲一步,未來少子化在學前階段的衝擊力也就更多加一分。

穩健的規畫配套措施,才能接住少子化的衝擊

不論從教育品質或是經費的部分來看,幼兒園降低師生比都已經是一種必然的趨勢,要讓幼兒教育免於重蹈高等教育過度擴張的覆轍,我們現在更應該就要開始維護幼教的品質,全國性政策如果難以一步到位,教育主管單位也應該要開始著手逐步規劃來因應,筆者建議應該分三個階段開始進行。

  1. 公幼先行,提高品質。目前幼教市場仍是私立占多數,宥於經營成本多數業者並不會贊成降低生師比,但其實在多元托育制度的影響下,公幼其實可以優先降低,可以採逐年自然遞減或是一次到位的方式,讓其降為1:12。降低之後,後續的相關配套就開始修訂與磨合,讓相關的法規可以在教育現場制定出合宜的規範。
  2. 非營、準公共後跟進。當公幼運作到特定的程度,相關配套與法規稍微成熟之後,後續則讓非營利和準公幼跟進,許多非營利的經營者其實都認同降低生師比之議題,而準公幼作為公共化教育的輔助體系,也應當開始承擔社會責任,故第二階段則可以讓非營利與準公幼跟進。
  3. 私幼彈性,逐步降低。私立幼兒園有其經營壓力,我們認為這是存在的事實,因此在推動過程當中,讓私立幼兒園具有彈性是合理的,隨著少子化的現象,人數少的精緻型教育也會成為未來的趨勢,到了這個階段,就能順利讓私立幼兒園可以銜接到較低師生比的幼教環境與規範,將少子化的衝擊才能降到最低,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