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來西亞的「巴勒斯坦人」,是怎樣的存在?非穆斯林又怎麼看?

在馬來西亞的「巴勒斯坦人」,是怎樣的存在?非穆斯林又怎麼看?
圖為2002年4月2日,約兩千名馬來西亞穆斯林在美國大使館外抗議,要求以色列撤離對巴勒斯坦的佔領。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以巴衝突在馬來西亞是重要的課題,但關注的角度依然以宗教視之,而非以人道、人權的視角,使得馬國的非穆斯林群體在這課題上,多認為是穆斯林的事情。

最近的以巴衝突,是全球矚目的國際衝突事件。雖然停火協議已經簽署,但是斷斷續續的衝突依然不斷。而遠在東南亞的馬來西亞,也因以巴衝突衝突造成了社會兩極化的反應;首先,馬國的穆斯林的宗教因素,在以巴課題上,巴勒斯坦幾乎獲得馬國跨黨的力,儘管非穆斯林卻是相對的冷淡,但也有有少數的非穆斯林以人道主義的原則聲援巴勒斯坦人。

一直以來,馬國非穆斯林群體(如華裔、印度裔,當中也有少數人是穆斯林)所關注的示威、集會事件,較熟悉的有要求選舉改革的「淨選盟」(BERSIH 2.0)集會,或抗議批准澳洲企業萊納斯在關丹興建稀土廠的「綠色盛會」,然而在2008年至2018年間,其實在吉隆坡就有超過十次的在吉隆坡美國大使館前的抗議活動,人數達數千人,這是非穆斯林團體所不熟悉的。箇中緣由,相信是馬國教育體制的局限,多以伊斯蘭教的視角聲援巴勒斯坦,使得以巴課題在馬國成為「馬來人的課題」,或「穆斯林的課題」。

以筆者的個人經歷,很多時候以巴課題的鬥爭局限在穆斯林的祈禱室、清真寺等場域,僅有少數的分享活動曾在大城市,如吉隆坡一帶,以民主人權的基礎討論以巴課題。

馬國的巴勒斯坦社群與NGO

如今,馬國約有3000至5000多名巴勒斯坦人,多數以就讀碩博士學位為目的而攜家帶眷到馬國定居,而且以加薩的巴勒斯坦人為大宗。一旦學成完畢,多數巴勒斯坦人都會返回其祖國,只有少數人會留下來生活。

之所以有這麼多巴勒斯坦學生,是因為馬國有多所地大學曾提供各式的獎學金鼓勵巴勒斯坦前來留學,其中重要的包括馬來西亞國際伊斯蘭教大學(UIAM)。巴勒斯坦難民方面,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記錄,截至2021年3月,只有750位註冊的巴勒斯坦難民。

與巴勒斯坦有關的NGO方面,主要的代表組織有巴勒斯坦文化組織(PICOM),該組織是2011年在馬國前首相馬哈迪(Tun Mahathir bin Mohamad)的見證下成立的。接著在2012年,馬哈迪的兒子慕克里(Mukhriz bin Mahathir)也成為馬國Al-Quds基金會的董事長,該基金會主要聲援在東耶路撒冷的阿薩克教堂(al-aqsa)和批判猶太復國主義的暴行。此外,再杜納(al-Zaytuna)協會設立於吉隆坡文良港,這裡有巴勒斯坦人婦女設立的婦女援助中心,長期舉辦語言班、宗教課程、自衛課程、烹飪課程等。

AP_21141299629670
Photo Credit:AP / TPG Images
圖為馬來西亞的穆斯林手持巴勒斯坦國旗,在美國駐吉隆坡大使館外抗議。照片攝於2021年5月21日。

另一方面,以馬國人民主導的聲援巴勒斯坦組織也相當活躍,皆以穆斯林主導的為主。如和平巴勒斯坦(Aman Palestine)、MyCARE(前身是Aqsa Syarif)、抵制撤資制裁(BDS)、全球和平計劃(GPM)等。最近,有單位宣稱在這一次的以巴衝突後,展開籌款活動在短短的一週就獲得1000萬馬幣(約新台幣6731萬元)的龐大善款。由此而見,馬國的穆斯林並沒有因為疫情導致在經濟上的局限,依然可以提供大量的善款援助加薩。

不過讓人遺憾的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法塔赫」(Fatah,主要在約旦河西岸執政)駐馬國大使瓦利·阿布·阿里(Walid Abu Ali)曾批評,馬國非政府組織的善款不曾援助阿薩克聖城(Al-Aqsa,穆斯林第三大聖城)的任何建設或解放工作。這源自於馬國大多數的聲援巴勒斯坦組織都積極援助住在加薩的巴勒斯坦人,畢竟他們的狀況相對急迫,例如聯合國於2012年曾提出,加薩在2020年後再也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報告

巴勒斯坦人在馬國不一定安全

在2018年,曾發生以色列特工在馬國發動刺殺巴勒斯坦籍大學講師法迪博士的行動。法迪・穆罕默德・巴德希(Fadi Mohammad al-Batsh)是馬國人道組織MyCARE的志工之一,也是筆者服務的單位。

在每一年馬國的齋戒月時,熟悉馬來語的法迪博士都會自願到各地的穆斯利祈禱室或清真寺帶領禮拜和講道,然後把所有的籌款都用於援助在加薩奮鬥的弟兄姐妹。

2018年4月21日的這天早晨,法迪博士一如往常的到家附近的祈禱室執行晨禮。沒想到在路途中,相信是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派出的殺手忽然出現,並朝法迪博士的胸前開了十四搶,法迪博士的當場死亡。

就筆者與法迪博士的接觸經驗,他一直是個溫和的紳士,講話都是緩緩的,對於我們的要求都是以「沒問題」相處。講道時,法迪博士一直相信唯有和平手段,才可以真正的解放巴勒斯坦人。至於他被槍殺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他的叔叔在加薩的警隊擔任高職,以色列試圖想要用這樣的方式警告加薩或哈瑪斯。隨後,我們也順利的把他的遺體送回加薩,他的家人也隨著離開馬國。離開前,法迪博士的妻子也把所有的「慰問金」捐給MyCARE執行在加薩的人道與建設工作。

綜上所述,在國際舞台上,很多國家都以人道、人權的基礎聲援巴勒斯坦。反觀馬國,多年分而治之的教育政策已把以巴課題捆綁在宗教的基礎上,這是馬國國民,包括非穆斯林,需要多加努力去了解的課題。

RTX5YR33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8年4月26日,巴德希的遺體送抵加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