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路到天空,盧卡申科對反對意見的鎮壓沒有極限

從網路到天空,盧卡申科對反對意見的鎮壓沒有極限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愛爾蘭瑞安航空公司的客機迫降在白羅斯首都明斯克機場後,該國反對派記者普羅塔塞維奇立即遭到逮捕。他的一名同事寫道,此事證明,盧卡申科的鎮壓沒有界限。

文:Hanna Liubakova

白羅斯政府週日(5月23日)稱這架從希臘飛往立陶宛途經明斯克的班機受到炸彈襲擊威脅,並使其迫降。

當飛機改變航線時,機上一名年輕的乘客顯出非常吃驚的神情。飛機降落後,乘客離開飛機,他們的物品被檢查。保安人員走近這名男子。他似乎平靜了一些,但仍在顫抖。他們將他帶走前,他告訴周圍的人,「這裡有死刑在等著我。」

他便是普羅塔塞維奇(Raman Protasevich),一名26歲的白羅斯部落格作者及記者。他很清楚,這一非常規降落意味著逮捕,因為他在白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仍稱為克格勃)制定的包括了700餘人的恐怖分子名單上。

普羅塔塞維奇於2019年因擔心被抓而離開了白羅斯。在波蘭,他擔任有影響力的Telegram頻道Nexta和Nexta Live的主編。在傳播訊息、發布最新消息、集會的時間和地點,以及揭示警察暴行等方面,Nexta發揮了關鍵作用。去(2020)年,白羅斯極富爭議的總統選舉前後,Nexta更成為了抗議活動的主要訊息來源。11月,普羅塔塞維奇上了所謂的恐怖分子名單。

在流亡波蘭期間,有人問普羅塔塞維奇是否擔心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的特工在波蘭盯上他,他說,他已取得難民身份,不會受到引渡。此前,白羅斯當局曾向波蘭政府發出引渡他的請求,但波蘭政府沒有答應。

普羅塔塞維奇週日當天,正在從雅典返回他目前生活的立陶宛維爾紐斯的途中。當飛機進入白羅斯領空後,該國空軍命令一架米格-29噴氣式戰鬥機,奉總統之命起飛並一直將普羅塔塞維奇所乘的民航客機,「護送」到明斯克機場。

瑞安航空稍後在一份聲明中說,機組人員「被白羅斯空中交通管制部門通知機上有潛在的安全威脅,並被指示改道前往最近的明斯克機場。」

最受歡迎的門戶網站被封

白羅斯的言論自由狀況一向不佳,但在去年夏天總統大選前的幾個月裡,本已嚴峻的局勢更加惡化。6月,另一個有影響力的Telegram頻道(Belarus of the Brain)的創始人羅斯科(Ihar Losik)被捕,羅斯科還兼任著來自美國的自由歐洲電台/自由廣播電台(RFE / RL)的顧問。

今(2021)年5月18日,安全部門突然對白羅斯最大的網上媒體tut.by下手,搜查這一門戶網站的編輯部以及該網站記者的公寓。tut.by主編佐拉塔瓦(Maryna Zolatava)和其他數名記者被逮捕。

無論他們的政治觀點怎樣,tut.by網站在白羅斯人中很受歡迎,體制內官員閱讀它,反對者也讀它。本月,被封鎖之前,網站的覆蓋面創下歷史新高,每月獨立用戶達到330萬,佔白羅斯網路用戶的63%。

目前,數十家獨立的新聞門戶網站已被封鎖,數百名記者被抓捕,一些報紙已經停刊。

對普羅塔塞維奇的指控

普羅塔塞維奇面臨至少三項刑事指控。其中一項是「策劃大規模暴亂」,可被判處最高15年的監禁。目前,當局還沒有公開任何對其「恐怖活動」的指控。他很可能被關押在明斯克的克格勃監獄中,無法會見律師。至於他的健康和關押條件等訊息,目前還知之甚少。

普羅塔塞維奇被捕前,是羅斯科的「頭腦中的白羅斯」(Belarus of the Brain)項目中的一員。兩人雖都是我的朋友,但他們性格迥異:羅斯科沉靜而內向,普羅塔塞維奇則是一個率真、外向的人。

但他們有許多相似之處。最晚從2011年起,他們兩人都被白羅斯執法部門盯上了,那時,他們在明斯克等地均參與了所謂的「通過社媒搞革命」活動。兩人都獲得了自由歐洲電台/自由廣播電台頒發的哈維爾新聞獎學金。現在,兩人都被關進了監獄。

部落格作者成為盧卡申科的第一個打擊目標,他想讓不同意見者閉嘴。他大概相信,是技術,而不是他的統治、侵犯人權行為和白羅斯的普遍貧困,讓人們走上街頭。他一直在白羅斯境內與他的對手作戰。週日,他證明,他的鎮壓是沒有界限的。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