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保障名額惹爭議,薩摩亞執政22年總理不承認敗選、下令關閉國會

性別保障名額惹爭議,薩摩亞執政22年總理不承認敗選、下令關閉國會
薩摩亞新任女總理馬塔法|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薩摩亞的政黨輪替,對正積極推展太平洋戰略計畫的中國來說,可能是個壞消息。馬塔法已明確宣布,將取消由中國資助、規模達1億美元的港口開發計畫,認為薩國的對中債務已經太過沉重。

編譯:王國仲

5月24日,南太平洋島國薩摩亞的信仰統一黨(Faith in the One True God, FAST)主席馬塔法(Naomi Mata'afa)在國會外頭完成宣誓,成為該國首位女總理。

馬塔法和信仰統一黨於4月9日舉行的大選中,以些微差距擊敗對手,執政近40年的人權保護黨(Human Rights Protection Party, HRPP)。不過,執政長達22年的現任總理圖馬利雷哥(Tuilaepa Sailele Malielegaoi)不願承認敗選。他下令關閉國會,使馬塔法不得其門而入。

信仰統一黨發言人阿普魯(Lance Apulu)表示:「用『政變』形容這次事件再精確也不過。儘管沒有流血衝突,但這就是場政變。」因此,馬塔法只能在國會外一個帳篷裡舉行臨時的宣誓儀式。

馬利雷哥則譏諷宣誓儀式是個「笑話」,並質疑其正當性:「只有國家領導人有權召集議會並舉行宣誓。他們的行為毫無正當性可言。」

澳大利亞國際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太平洋史專家派崔西亞(Patricia O'Brien),同意薩摩亞的現況近乎發生政變,不過尚無武力介入。「人權保護黨中止民主程序,並拒絕理會法院作出的數項裁決」她補充。

性別保障名額引發爭端,太平洋諸國女性參政率仍低

本次大選的主要爭點,和性別保障名額有關。

在最初的51席議會名額中,信仰統一黨和人權保護黨各取得25席,最後一席則由獨立候選人奪下。該候選人決定支持信仰統一黨,因此使信仰統一黨取得26對25票的優勢。

不過,薩摩亞選舉委員會基於憲法中,女性議員比例須達至少10%的規定(原51席中有5位女性,比例9.8%),額外新增一席給落選者中票數最高的女性參選人,導致兩大陣營的席位再次扳平。

5月初,薩摩亞最高法院推翻選舉委員會的做法,使馬塔法與其政黨取得過半席次,得以組織新政府。

澳大利亞國際大學太平洋政治研究員柯爾琳(Kerryn Baker,主要研究領域為性別角色)認為,人權保護黨的主張究竟是為了維護憲法,還是自己的政治利益,十分難以判斷:「女性代表和領導權力幾乎可說是被當成武器使用。」

如果馬塔法順利就任、組成新政府,她將成為薩摩亞有史以來第一位,也是太平洋諸島國中唯一現任的女性領導人。

在此之前,海妮(Hilda Heine)曾於2016年獲選為馬紹爾群島總統,是太平洋島國中第一位女性領導者。目前她已經卸任。

太平洋地區(包括澳洲與紐西蘭)各國,有著全世界最低的議會女性比例(約18%)。若僅計算太平洋島國,僅有6.4%的立法者是女性。這個數字甚至比中東的17.2%和西非的15.8%還要更低。

抗爭恐引發民主危機,太平洋各國呼籲尊重民主與法治

崔西亞(澳大利亞國際大學太平洋史專家)認為,馬利雷哥將用盡一切手段保住總理大位:「他已經忘記自己是在為民服務。畢竟他一黨獨大、統治薩摩亞這麼久,從不需要面對政治責任。」

她進一步說明,馬利雷哥「嚴重傷害」自己身為太平洋國家領導人的聲望,其行為和「充滿尊嚴」、「表現節制」的馬塔法形成強烈對比。馬塔法同時是薩摩亞獨立後首任總理木依努二世(Fiame Mataʻafa Faumuina Mulinuʻu II)的女兒。

崔西亞也表示本次事件,是民主制度在太平洋諸國的一次考驗:「如果馬利雷哥繼續走向極端,我們已從歷史教訓中學到,場面將一發不可收拾。」並稱區域內的其他民主國家(包括澳洲、紐西蘭)應採取決定性的行動。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發布推特,說明澳洲十分重視和薩摩亞的緊密關係:「遵守法律與民主進程,對薩國各黨派來說至關重要。我們有信心,薩摩亞各部會機關能妥善處理此事。」

紐西蘭外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也於5月24日表示,鼓勵「薩摩亞各黨派遵守法制、尊重憲法與民主精神。」

密克羅尼西亞則是首個承認新總理的國家。總統帕努埃洛(David W. Panuelo)表示:「過去幾週對薩國人民來說特別難熬,他們正經歷一場政治與憲政危機。在這最黑暗的時刻,向我們的盟友表示支持至關重要。」

中資港口開發計畫喊卡,無礙中國持續推進太平洋佈局

薩摩亞的政黨輪替,對正積極推展太平洋戰略計畫的中國來說,可能是個壞消息。馬塔法已明確宣布,將取消由中國資助、規模達1億美元的港口開發計畫,認為薩國的對中債務已經太過沉重。

儘管馬塔法說明自己仍希望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但和港口計畫相比,薩摩亞有更迫切的需求。馬塔法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明:「薩摩亞是個小國,我們的海港與機場能滿足自身需求。很難想像我們會需要如此大規模的計畫,況且政府還有更為緊要的優先事項。」

維烏蘇灣(Vaiusu Bay)開發計畫是本次大選的重要議題之一,國內民眾對此看法分歧。馬塔法的立場,和長期作為中國緊密盟友的馬利雷哥截然不同。她更指出薩摩亞對中國沉重的負債,是影響選民投票的關鍵因素。

中國是薩摩亞最大的單一債權國,債務總額達1億6000萬美金,約占外債總額的40%。

當然,中國不會因此停下太平洋佈局。其巨額投資引發許多興趣,也招致不少批評。據路透社報導,中國本月亦計畫協助吉里巴斯,整修其位於偏遠太平洋小島上的飛機跑道。

港口、飛機跑道等能輕易轉化為戰略用途的設施,對二次大戰結束後,就在太平洋地區具有強大影響力的美國與其盟友不啻是個威脅。這類開發案,或許將引起中、美(及其盟國)在太平洋的另一次海權競賽。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