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保障名額惹爭議,薩摩亞執政22年總理不承認敗選、下令關閉國會

性別保障名額惹爭議,薩摩亞執政22年總理不承認敗選、下令關閉國會
薩摩亞新任女總理馬塔法|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薩摩亞的政黨輪替,對正積極推展太平洋戰略計畫的中國來說,可能是個壞消息。馬塔法已明確宣布,將取消由中國資助、規模達1億美元的港口開發計畫,認為薩國的對中債務已經太過沉重。

編譯:王國仲

5月24日,南太平洋島國薩摩亞的信仰統一黨(Faith in the One True God, FAST)主席馬塔法(Naomi Mata'afa)在國會外頭完成宣誓,成為該國首位女總理。

馬塔法和信仰統一黨於4月9日舉行的大選中,以些微差距擊敗對手,執政近40年的人權保護黨(Human Rights Protection Party, HRPP)。不過,執政長達22年的現任總理圖馬利雷哥(Tuilaepa Sailele Malielegaoi)不願承認敗選。他下令關閉國會,使馬塔法不得其門而入。

信仰統一黨發言人阿普魯(Lance Apulu)表示:「用『政變』形容這次事件再精確也不過。儘管沒有流血衝突,但這就是場政變。」因此,馬塔法只能在國會外一個帳篷裡舉行臨時的宣誓儀式。

馬利雷哥則譏諷宣誓儀式是個「笑話」,並質疑其正當性:「只有國家領導人有權召集議會並舉行宣誓。他們的行為毫無正當性可言。」

澳大利亞國際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太平洋史專家派崔西亞(Patricia O'Brien),同意薩摩亞的現況近乎發生政變,不過尚無武力介入。「人權保護黨中止民主程序,並拒絕理會法院作出的數項裁決」她補充。

性別保障名額引發爭端,太平洋諸國女性參政率仍低

本次大選的主要爭點,和性別保障名額有關。

在最初的51席議會名額中,信仰統一黨和人權保護黨各取得25席,最後一席則由獨立候選人奪下。該候選人決定支持信仰統一黨,因此使信仰統一黨取得26對25票的優勢。

不過,薩摩亞選舉委員會基於憲法中,女性議員比例須達至少10%的規定(原51席中有5位女性,比例9.8%),額外新增一席給落選者中票數最高的女性參選人,導致兩大陣營的席位再次扳平。

5月初,薩摩亞最高法院推翻選舉委員會的做法,使馬塔法與其政黨取得過半席次,得以組織新政府。

澳大利亞國際大學太平洋政治研究員柯爾琳(Kerryn Baker,主要研究領域為性別角色)認為,人權保護黨的主張究竟是為了維護憲法,還是自己的政治利益,十分難以判斷:「女性代表和領導權力幾乎可說是被當成武器使用。」

如果馬塔法順利就任、組成新政府,她將成為薩摩亞有史以來第一位,也是太平洋諸島國中唯一現任的女性領導人。

在此之前,海妮(Hilda Heine)曾於2016年獲選為馬紹爾群島總統,是太平洋島國中第一位女性領導者。目前她已經卸任。

太平洋地區(包括澳洲與紐西蘭)各國,有著全世界最低的議會女性比例(約18%)。若僅計算太平洋島國,僅有6.4%的立法者是女性。這個數字甚至比中東的17.2%和西非的15.8%還要更低。

抗爭恐引發民主危機,太平洋各國呼籲尊重民主與法治

崔西亞(澳大利亞國際大學太平洋史專家)認為,馬利雷哥將用盡一切手段保住總理大位:「他已經忘記自己是在為民服務。畢竟他一黨獨大、統治薩摩亞這麼久,從不需要面對政治責任。」

她進一步說明,馬利雷哥「嚴重傷害」自己身為太平洋國家領導人的聲望,其行為和「充滿尊嚴」、「表現節制」的馬塔法形成強烈對比。馬塔法同時是薩摩亞獨立後首任總理木依努二世(Fiame Mataʻafa Faumuina Mulinuʻu II)的女兒。

崔西亞也表示本次事件,是民主制度在太平洋諸國的一次考驗:「如果馬利雷哥繼續走向極端,我們已從歷史教訓中學到,場面將一發不可收拾。」並稱區域內的其他民主國家(包括澳洲、紐西蘭)應採取決定性的行動。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發布推特,說明澳洲十分重視和薩摩亞的緊密關係:「遵守法律與民主進程,對薩國各黨派來說至關重要。我們有信心,薩摩亞各部會機關能妥善處理此事。」

紐西蘭外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也於5月24日表示,鼓勵「薩摩亞各黨派遵守法制、尊重憲法與民主精神。」

密克羅尼西亞則是首個承認新總理的國家。總統帕努埃洛(David W. Panuelo)表示:「過去幾週對薩國人民來說特別難熬,他們正經歷一場政治與憲政危機。在這最黑暗的時刻,向我們的盟友表示支持至關重要。」

中資港口開發計畫喊卡,無礙中國持續推進太平洋佈局

薩摩亞的政黨輪替,對正積極推展太平洋戰略計畫的中國來說,可能是個壞消息。馬塔法已明確宣布,將取消由中國資助、規模達1億美元的港口開發計畫,認為薩國的對中債務已經太過沉重。

儘管馬塔法說明自己仍希望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但和港口計畫相比,薩摩亞有更迫切的需求。馬塔法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明:「薩摩亞是個小國,我們的海港與機場能滿足自身需求。很難想像我們會需要如此大規模的計畫,況且政府還有更為緊要的優先事項。」

維烏蘇灣(Vaiusu Bay)開發計畫是本次大選的重要議題之一,國內民眾對此看法分歧。馬塔法的立場,和長期作為中國緊密盟友的馬利雷哥截然不同。她更指出薩摩亞對中國沉重的負債,是影響選民投票的關鍵因素。

中國是薩摩亞最大的單一債權國,債務總額達1億6000萬美金,約占外債總額的40%。

當然,中國不會因此停下太平洋佈局。其巨額投資引發許多興趣,也招致不少批評。據路透社報導,中國本月亦計畫協助吉里巴斯,整修其位於偏遠太平洋小島上的飛機跑道。

港口、飛機跑道等能輕易轉化為戰略用途的設施,對二次大戰結束後,就在太平洋地區具有強大影響力的美國與其盟友不啻是個威脅。這類開發案,或許將引起中、美(及其盟國)在太平洋的另一次海權競賽。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