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鏡花水月的虛幻還魂,才子妓女的求神問卜

《胭脂扣》:鏡花水月的虛幻還魂,才子妓女的求神問卜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才子妓女,陰陽永訣,雙重的注定,已經告訴了我們,這場追尋到最後終究是一場幻夢。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歡場何以無真愛?婊子並非無情。道德勸誡,其實像是為了保護彼此。倘若才子妓女情投意合,門不當,戶不對,難以修成正果,易生無數悲劇。「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千古以來,一再流傳,淒美詩句。

1987年,關錦鵬執導的香港電影《胭脂扣》,改編自李碧華同名小說,上承現實與文藝的悲劇脈絡,時空轉變,在1934年的石塘咀,上演淒美的愛情故事。

綺紅樓的名妓如花,南北行太子爺十二少,兩人對唱一曲,關於一見鍾情和還魂,殉情自盡及占卜,鏡花水月的劇目。

1_2V3eZZbgkgzH8U-nR_BKhQ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一、還魂: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

今日天隔一方難見面,似孤舟沉寂晚景涼天。
你睇斜陽照住嗰對雙飛燕,獨倚蓬窗思悄然。
耳畔聽得秋聲桐葉落,又只見平橋衰柳鎖寒煙。
第一觸景更添情懊惱,虧我懷人愁對月華圓。

《胭脂扣》的起首,一曲《客途秋恨》經已告訴我們,這部電影的主題:才子妓女。清代廣東文人葉瑞伯,筆下《客途秋恨》一曲南音,「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虧我思嬌情緒,好比度日如年」,文人憶及昔日歌妓情人,思念源於分別,終究無法白頭偕老。

張國榮飾演的十二少,幾步一回首,笑看、物色擦身而過的妓女,看似誇張,卻淋漓盡致呈現太子爺的貴氣、自負。伴隨梅艷芳的歌唱,一見鍾情,十二少見盡煙花女子,如花多變的才情,征服了浪子的心。

十二少貼近如花的臉龐,接著吟唱:「愁對月華圓——」如花笑了:「邊得嚟咁多愁?」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一句戲言,揭示他們此世的愁根深種。

文學乃必然的還魂,墨落白紙,一切化作歷史文件。每次召喚,都成為了當下的註腳,再度展開、延續新的段落。開首的《客途秋恨》,結尾的《山伯臨終》,「人世無緣同到老,樓臺一別兩吞聲」,都呼應了,如花五十三年後,由下面上來的還魂。

其實,十二少為如花所寫的對聯,「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不就是對這個情境的完美詮釋嗎?當如花重返人世,她並非恐怖片的紅衣女鬼,看起來比起一般人還脆弱,必須懇求、依賴萬梓良,才能繼續尋覓十二少。

1_9xMN9bdIJJCl3ZOCz4KKRA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她鬼魅似的虛幻,建立於今昔的時空對比。由紅花黑底的旗袍,對話的陳舊用語,到過去空間的追憶,專一執著的愛情,都是如花的鬼魅所在,「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一切都非現世當下。

萬梓良發現如花是女鬼,乃因她談論往日的觀賞大戲,那種塵封的歷史荒謬才打破他的鎮定。那幕電車的行駛,窗外的城市景觀浮光掠影,速度與變化,是建築快速更替的隱喻,也為淘汰歷史幽靈的象徵。這種格格不入的矛盾,貫穿了如花待人接物的隔膜。

才子妓女,陰陽永訣,雙重的注定,已經告訴了我們,這場追尋到最後終究是一場幻夢。

1_TmWBptzivf18TgUY10vz2g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二、占卜:妓女眾人妻,人客水流柴

如花還魂,除了企圖登報尋人,問萬梓良借錢占卜,求得一個「暗」字。看似這麼灰暗的字眼,卻被解字佬說成吉兆,「日內有音」、「雙日為陽」。

有什麼比求神問卜更加虛無?如花對占卜強烈的執著,從她十六歲當琵琶仔開始,經常到文武廟求籤,所問之事,大抵是求美好姻緣,不是上籤,就是中籤,滿足了她尚待填補的慾求,等待貴人的希望。

如花看似精明,擅於操縱男性。十二少求見如花,她讓他再三苦等,「乾煎石斑」;教授其他女子,怎樣以巧妙書信,勾回客人;面對其他貴客,略施色香,換得無數錢銀。但在這些背後,她依然渴望那個愛情的夢,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十二少的銀彈攻勢,送對聯送大床之際,她又到文武廟求籤回來,笑著看十二少,旁人冷諷一句:「妓女眾人妻,人客水流柴。」即使如花堅守,那張十二少送的大床,不許別人睡,但社會的目光何曾改變?

如花親見十二少的母親,那場對白寫得精妙,富貴人家不必半句粗言穢語,卻能讓人難堪得無從反駁,笑裡藏刀直傷人心。十二少母親說:「呢杯係『乳前龍井』,你知唔知有咩來歷?」娓娓道來典故,是處女採集茶葉,放於乳前,故有香味。「你同我都整唔到咁上品嘅茶。」體面的話,刺中她非完壁之身的痛。

1_1biqp6GEwAazejz2HCwJdQ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1_oUfLXM7pJ_gCMfderKi_kQ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要改變現實,必先勞其根骨,餓其體膚,偏偏,十二少貴為二世祖,有心無力,花拳繡腿,文人多無謀生之能。如花和十二少決意殉情自盡之前,十二少送贈如花胭脂扣,兩人相擁苦叫哭泣,都知道,這段關係再也無法維繫;他們躺臥床上,如花細數誦讀之前求得的籤文,最後點燃了它們,「我而家有你,就唔再需要呢啲嘢」。

對十二少來說,殉情自盡,不過是反抗家庭,專一深情的至死不渝,身後大有可行之路,但如花已無後路,和愛人永遠在一起,是她畢生最大的願望。因此,她怕十二少死不去,酒中混入四十顆安眠藥,一杯又一杯灌進他的嘴唇,愛你愛到殺死你的執著。

想死的,終究死去;想活的,苟且偷生。

1_tKTZtxkSjtzz7nyANNIJSg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三、鏡花:誓言幻作煙雲字,費盡千般心思

誓言幻作煙雲字 費盡千般心思
情像火灼般熱 怎燒一生一世 延續不容易
負情是你的名字 錯付千般相思
情像水向東逝去 癡心枉傾注 願那天未曾遇

還魂、占卜,皆為虛幻之物,外顯在人物互動、情節發展;戲中的物品布置,如花和十二少的依戀場景,可以發現無所不在的「鏡」。

顧鏡自盼,鏡中水月,一方面是連繫了外界社會的目光、注視,我們再勇敢堅強,都仍然要經由他人,建構、認識自我;另一方面,則為水中月,鏡中花,佛法曰諸法無自性,反映的影像再美好,皆是虛幻不實。

1_KXx9wea9C74LiH6N9ixE3A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1_JCP1ar9J7SIsD-QzWF03tg
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我們錯覺記憶全在心靈,往往忽視了,物質也是保存憶記的關鍵。

就像萬梓良,因緣際會於古董店找到骨子報,經由刊登的報導,才發現十二少沒有死去。連金陵酒樓、太平戲院,名牌老字號都消失了。所有兩人曾經擁有的物質,發生故事的空間,如花求得的籤文,都不再存在,還有什麼足以證明他們的感情?鏡內的十二少、如花,易碎,轉眼即逝,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猜你喜歡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國內政府組織的重要大事之一,就是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國科會)。這個過去主掌國家科技發展預算及科研方向的部會,為何要在這個時刻重新調整組織體質?以及國科會聚焦科技賦能「創新、包容、永續」議題,有哪些不同於以往科技部的實際作為?我們專訪國科會首任主任委員吳政忠了解背後脈絡,讓民眾更理解國科會的任務,透過科技轉型同時帶動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的嶄新出路。

科技部為何要改制為國科會?關鍵的決策考量之一,就是因為在科技管理過程,國家整體預算的限制,領導人必須找到最值得投資發展的科技方向。也是在此脈絡下,吳政忠提到他在2017、18年時候,他擔任政委與林萬億政委、唐鳳政委,共同邀集多個國內政策智庫、領域專家,並廣泛接觸社會各領域不同世代、拜訪國際專家,採取多軌意見徵集及討論交流機制,共同集思廣益之後,擘劃出「台灣2030願景」藍圖。

這項跨智庫的研究勾勒出台灣未來將面臨的具體挑戰,像是人口高齡化及少子化、資源循環利用、工作樣態劇變、地緣政治…等明確方向。針對相關趨勢,經過多次討論檢視,提出2030「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不過這些議題跟科技有關面向,交給過往的科技部執掌就好,為何需要國科會扮演統籌角色?

吳政忠解釋,在他心中,國家的科技政策,不只是科技本身,而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環環相扣。如果是過去的科技部角色,很難與其他部會落實橫向的有效串接,因此在這個國科會成立的時間點,不僅能有效配置政府的科技預算,同時還要整合其他跨部會成員,讓各自部會原本執行的任務能加以妥善融合,更有效率達成未來2030年的「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

另一方面,吳政忠也提到,當這幾年疫情肆虐全球,口罩國家隊、晶片半導體,讓台灣躍升為舉世矚目對象。我們該如何從立基於ICT產業代工、OEM的基礎,運用新科技輔導台灣蛻變為兼具創新、包容、永續的數位島嶼、智慧國家?透過本次專訪,深入洞察國科會在管理相關科技產業發展,會扮演哪些要角及達成哪些任務。

以科技為體、跨部整合為用,從代工心態蛻變創新思維

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可能成為日後成長的阻礙。針對2030年願景的「創新面」,吳政忠提到,過去台灣善於等待歐美品牌開規格,再透過技術、人才實力在代工階段取得立足之地。現在,台灣更應該走出一條自己的創新之路,因為過去OEM模式下的人才培育,造就我們只練習解題,但不會出題目,於是商業競爭只能搶到次要商機。

台灣要創新,就必須有系統化改革,例如過去我們都避免犯錯,這與創新是格格不入的,而政府組織如果只仰賴單一部會,缺乏整合是無法用國家層級進行科技轉型。吳政忠說道,「國科會的成立,就是扮演協商跨部會的關鍵角色,從上游研究、中游法人單位、到下游業界應用,跨產學研一棒接一幫串起來,引領創新之際也能做到科技管理。」

JOHN8828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分享,國科會的主要任務就是做跨部會、上下游整合的工作。

要讓政策、計畫、再到管考,形成一個完善的Closed Loop(閉環),吳政忠以低軌衛星產業為例,他說,「幾年前聽聞SpaceX部署星鏈計畫,我們的太空中心從沒做過通訊衛星,我問如從零發展台灣自身低軌衛星要多久?答案是一、二十年!」

弔詭的是,這些衛星使用的關鍵零組件及晶片,就是由台灣生產。換言之,台灣擁有研發先進晶片的技術,更要從應用端創新找市場藍海。當時吳政忠擔任統合要角,集結太空中心、經濟部、工研院等單位,並且邀請民間企業加入,讓公私的資源整合得以敏捷組隊、快速試錯。

當時的遠見與行動,造就我們的「低軌衛星國家隊」成功打進國際供應鏈,更有望在2025年至2026年實現發射2顆自製的低軌通訊衛星。

走進尋常找問題、想答案,包容式普惠科技向大眾外溢

要想題目,政府組織可以從哪些地方找問題?吳政忠表示,「部會必須要跟地方、跟民眾多接觸,不要躲在辦公室裡面找題目;題目在哪裡?題目就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尤其價值最高的産品是越靠近身體,要知道人的需求在哪裡,『食醫住行育樂』處處是題目。」

吳政忠口中的食「醫」住行,「精準健康產業」正可以呼應2030願景的「包容」面向。讓醫療結合ICT科技優勢形成台灣未來百年大業。這兩大產業匯集的精準健康,不僅符合好題目的需求,讓普惠科技逐漸外溢到一般群眾甚至弱勢群體,減少城鄉醫療資源落差,用科技促成社會包容目標。

精準健康除了橫跨預防、治療診斷、照護等,同時基因、生理病徵大數據,這些資料運用怎麼合法合規,就不只涉及醫療院所、資通訊業者的責任,政府更需要擔負起守門人的職責。吳政忠不諱言,「幾十萬、百萬健康個資,如何避免資安竊取、妥善運用,這是國安問題,必須從管制角度完善規範。」

JOHN877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由政務委員兼任,可提升跨部門溝通效率。

至於該怎麼做?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是由行政院的政務委員兼任,這項制度的設計,讓政委有權協調各部門,商請各部會首長乃至行政體系官員,更有效率進行跨部會討論複雜議題。

以精準健康為例,相關利益關係者涉及民眾、醫院、醫材商、資通訊廠商、以及主管機關衛福部。針對想推展的創新應用,可透過「沙盒」模式驗證,以「並聯」多方協作商討模式,打破過去單點「串聯」溝通,進一步針對法規缺漏之處快速補強,又不拖累應用落地進度。

民眾有感的永續科技,培養跨界視野的科學人才

至於科技政策如何讓民眾有感,同時又實現永續目標?吳政忠坦言,科技效益要讓大眾從日常生活體察到,難度非常高,目前國科會的著力點有兩大方向。其一是基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建構民生公共物聯網,打造中央與地方縣市交流平台,針對水、空、地、災議題,找出可行的科技解決方案。

吳政忠提到,以前嘉南一帶需要人力查看灌溉水道和閘門,這類職務被稱為「掌水工」,隨著農業鄉鎮掌水工高齡化,以及環境變遷造成氣候的不穩定,政府協助導入智慧流量監測、電動水閘門科技,幫助掌水工熟悉科技使用,減輕勞務工作的負擔,增進工作的效率,同時也能有效運用水資源達到環境永續。

國科會推動科技永續的第二個面向,則透過各種科普推廣計畫,吸引更多新世代人才投入科研。吳政忠指出,2019年開始舉辦Kiss Science—科學開門,青春不悶活動,把103個科研場域向外開放,並舉辦多達360場活動,鼓勵莘莘學子用趣味方式愛上科技、研讀科學。

大合影_(1)
Photo Credit:國科會
國科會Kiss Science活動。

不過吳政忠認為,「所謂科學,不應只侷限理工也包含人文社會,讀人文社會也要懂科技」。學者出身的他,過去主要研究領域擅長於應用力學,搭上近期台灣地震不斷,瞬間化身教書的吳教授,展現他豐富的跨領域學養,親切談著地震波當中縱波(P波)、橫波(S波)的差異,他提到,科學在生活中的用處,就是當了解其中的原理,就能在災害發生當下比別人多一份淡定。

當科技定義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科技不止是國科會的科技,科技應該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共同介接。未來國科會在創新、包容、永續還有哪些新施政?讓我們拭目以待。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