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戰陰影下的疫苗戰爭:國產疫苗才是抗疫保台的護國神山

生物戰陰影下的疫苗戰爭:國產疫苗才是抗疫保台的護國神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上,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唯有厚植本國疫苗的研發生產能力,才是終結武漢肺炎疫病,以及面對未來國際生物戰的陰影下,最有效的護國神山。

文:黃澎孝

世界衛生大會(WHA)自本月24日起迄6月1日止,以視訊方式舉行。預期將討論對COVID-19「疫情起源」下一個階段的調查事宜。

就在WHA開會前夕,美國《華爾街日報》23日引述先前未公開的美國情資報告,報導透露3名來自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曾在2019年11月求醫「症狀與新冠病毒感染和普通季節性疾病一致」。時間點則在中國公告武漢肺炎疫情的1、2個月前。

《華爾街日報》這則爆炸性的新聞,再度引發世人關注:武漢肺炎病毒是否是從中國武漢病毒實驗室外洩所造成的?該新聞也透露出美國政府對於這個造成全世界1億6千7百萬人染疫,3百48萬人死亡的武漢肺炎病毒,並未善罷甘休。

尤其,這場疫情造成3320萬美國人染疫,其中59萬人因此死亡。儼然已超過了二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這讓美國政府有理由懷疑,這或許是一場「超前外洩」的中共生物戰陰謀。至少這場影響全世界的疫病,可能讓中共食髓知味地體會到:「以疫謀霸」的可行性。

美中之間的大國博弈,以及中共「以疫謀霸」的野心,固然值得我們關注,但是,站在台灣的立場,對我們更為切身的影響,則是中共「以疫謀統」的陽謀。回顧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這一年多以來,我們的防疫工作,始終面臨著「兩面三方」的挑戰。

所謂的「兩面」,是指:一方面我們要面對「武漢肺炎病毒」的挑戰。另一方面,更要面對中共在幕前幕後,藉著疫情見縫插針、煽風點火的散播「政治病毒」。所謂的「三方」,那就是「防疫戰」、「認知戰」與「外交戰」三個方面的戰場。

在前一階段的「防疫物資戰」方面,我們藉著執政團隊對於防疫物資的超前管控,以及防疫物資國家隊的同心協力下,堪稱贏得了漂亮的一仗,乃至於我們得以在國際上推出「Taiwan can help」的口號。

但是,「防疫」再怎麼成功,最後還是得要靠「疫苗」的普遍接種,才是唯一能夠終結疫情的有效手段。因此,在第二階段的防疫攻防戰中,我們就面臨了中共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阻撓。

眾所周知的,在這個階段,中共利用其國際影響力與市場影響力,阻撓國際疫苗大廠直接銷售疫苗給台灣。另一方面,又利用中共在台灣島內的「協作者」,大力推銷中國疫苗。甚至於還透過大陸各省台辦,直接向部份藍營執政縣市,進行「疫苗直銷」。

再一方面,中共更公然以疫苗和防疫物資為其外交工具,拉攏國際上防疫能力不足的國家,特別是我國的邦交國。所幸在美國的積極協助下,國產疫苗的研發也獲得了許多關鍵性的突破,

因此,蔡英文總統25日在臉書指出,疫苗是對抗疫情的重要武器,不論外購疫苗還是國產疫苗,「確實都在進度上」。蔡總統也透露,6月外購疫苗預計將到貨200萬劑,再加上國產疫苗即將量產,預計8月底國內會達到1000萬劑疫苗,接著未來台灣還將會有更多疫苗,足以支持我們未來的抗疫之戰。

這本是一件對我們台灣大利多的好消息,但是,資深媒體經營人趙少康,卻刻意歪樓,將蔡總統宣告國產疫苗即將上路的消息,惡意解讀為「炒作國產疫苗股票」。而台北市長柯文哲則意有所指的質疑,批評總統蔡英文所稱國產疫苗7月上線一事是「下指導棋」,「這實在很奇怪」。

但是,放眼世界各主要國家領袖,不論是美國前後任總統,或是英國首相,德國總理,莫不公開大力支持其本國藥廠加速研發生產疫苗。難道他們都在炒股票?或不該下「指導棋」嗎?

事實上,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唯有厚植本國疫苗的研發生產能力,才是終結武漢肺炎疫病,以及面對未來國際生物戰的陰影下,最有效的護國神山。

我們台灣在中共赤裸裸的威脅打壓下,既不能成為世衛組織WHO的成員國,甚至於還被排除在世衛大會WHA之外,而且還處處阻擋我疫苗採購。當然更不希望我們能夠發展自己的國產疫苗。

至於那些在台灣島內,唱衰、阻撓國產疫苗發展的那一撮人,坦白說,除了商業利益以外,唯一的可能,就是唱和中共,企圖自毀「護國神山」,以利中共「以疫謀統」的內鬼而已矣。

延伸閱讀

本文經黃澎孝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