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行國土計畫下,山還會因為採礦被挖成一座魚池嗎?

現行國土計畫下,山還會因為採礦被挖成一座魚池嗎?
位於太魯閣口的亞洲水泥公司新城山礦場。|Photo Credit: Edd Jhong 阿東魚池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立法院難產20多年的《國土計畫法》通過後,民間團體滿心期待國土計畫終於能一掃過去《區域計畫法》時期的土地紊亂使用。但筆者遺憾地發現,在現行制度下,國土計劃依然無法解決某些環境問題......

第一種是「已核定之礦業用地」

「已核定之礦業用地」目前總面積約1400公頃,且70%位於國土保育區第一類,對環境影響最為嚴重,理應加以保育,重新檢討得否繼續採礦。但依新土管規則第3條「區域計畫法停止適用前已經取得開發許可的案件、取得使用地變更編定核准之案件,依核准的計畫內容實施管制」,及內政部營建署國土計畫土地使用管制研商決議,將以現況編定為「礦石用地」,繼續維持原來採礦之使用。

第二種是「既有礦業權範圍內,尚未核定為礦業用地之土地」

屬於略受新土管規則影響的「既有礦業權範圍內尚未核定為礦業用地之土地」,未來要採礦需依新土管規則的附表「各國土功能分區分類(陸域部分)容許使用情形表」之規定,通過兩道關卡後才能提出使用許可的申請。

第一道關卡是經礦業主管機關「經濟部礦務局」認定申請的開採量符合國內需求,且具有區位不可替代性才能提出申請。第二道關卡則要看申請位置位於哪個功能分區,若是位在「國土保育區第一類、第二類、農業發展區第一類、第二類、第三類、第四類、城鄉發展區第二之一類、第三類」的探採礦,屬於「應經申請同意」的使用項目,要向國土計畫主管機關「內政部營建署」(以下簡稱營建署)依規定申請「使用許可」後才能開發。

第三種是「新申請礦業權」

第三種則是受影響最劇烈的「新申請礦業權」,未來只能在「國土保育區第二類、農業發展區第三類」依規定向國土計畫主管機關申請「使用許可」,石油天然氣礦種則多一個可以在「農業發展區第二類」申請。

紀錄片翻越之後 環境走向泰雅尋根路(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環境敏感區可以採礦嗎?

至於大家很關心的環境敏感區內是否可以採礦,則要回到各敏感區的目的事業法去看。舉例來說,國家公園中的特別景觀區及生態保護區(國土保育區第三類)依《國家公園法》規定,經國家公園主管機關同意後可以探採礦;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內之地區(國土保育區第一類),則是依《飲用水管理條例》規定不允許探採礦。

綜上所述,雖然第二種「既有礦業權範圍內新申請礦業用地」和第三種「新申請礦業權」會有一道「使用許可」的程序,讓國土計畫主管機關從國土空間合理利用的角度做把關,但其實最關鍵的還是如何讓位於國土保育區內第一種「已核定之礦業用地」中,空間上具不適宜性(易致災的高風險地區、有人居住的聚落、珍貴野生動植物的棲地、對當地居民生存極為關鍵的水源地)或極具爭議的礦場有退場機制。

小結:修改《礦業法》,提升礦務局管理能量

筆者認為還是必須透過修改《礦業法》,讓空間上極具爭議的礦場,在業者提出礦業權展限申請時,進行空間適宜性和環境適宜性的審查。可能的做法是結合現有的國土計畫審議委員會、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等機制來進行把關,抑或是由經濟部礦務局進行透明公開的審議機制來評估皆可,但此舉有賴經濟部礦務局提升管理量能。

此外,目前為止民間團體倡議超過三年的「水泥業礦業政策環評」,也是一種可用的政策工具,用來了解國內對各礦產的需求與潛在的環境衝擊,透過政策環評的審議機制,充分討論開發的利弊得失,並具此引導台灣整體礦業發展的走向,作為在展限申請程序中評估開發是否符合國內礦產需求的依據,如此才有機會讓台灣的礦業開發逐漸往合理的方向發展。

最後再次強調,國土計畫和新土管規則無法觸及的關鍵面向是「已存在但有爭議的礦業權」。在《礦業法》沒有修法的情境下,若礦務局始終不願完整地評估收回「沒有實際採礦、易致災的高風險地區、有人居住的聚落、珍貴野生動植物的棲地、對當地居民生存極為關鍵的水源地」等不適宜或具有重大爭議的礦業權,其實國土計畫空間指導、使用許可的把關效果還是非常有限。


本文為眼底城事與地球公民基金會合作的稿件,其他【國土計畫不能解決的問題】專題文章

有關國土空間治理的法制化,可以參考環境法律人協會EJA的系列文章:

本文經眼底城事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