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造成防疫破口,「居家服務」是台灣嚴峻疫情下不可漠視的一環

可能造成防疫破口,「居家服務」是台灣嚴峻疫情下不可漠視的一環
Photo Credit: Fechi Fajardo@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統計直到2018年全台接受居家服務的人數高達11萬人,這些接受服務的個案也是較容易受到感染的族群。但就算服務單位提供了防疫物資,居服員天天測量自己和個案的體溫,並且詢問TOCC,仍有一些因素會造成防疫的破口,不可不慎。

文:陳威澄

這幾個禮拜以來台灣開始爆發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社區感染,每天的確診人數居高不下的情況下;政府逐步提升生活的限制措施,從一開始只有雙北市實施三級警戒發展到全國都實施。

以長照服務的方面來說,首先被要求暫停服務的包含:社區關懷據點、日間照顧中心、機構喘息與家庭托顧等等,但是居家服務仍然持續進行中。在台灣長照的需求原本就是遠遠大於供給,又加上社區與機構式的服務暫停與外籍看護工相較以往更難入境提供服務的情況下,居家式服務單位變成這波疫情下非常重要的一環。

可惜的是,居家式服務單位在這時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也沒有得到相對應的支持。筆者羅列出以下幾個因素,希望相關單位可以讓大家開始重視居家式服務單位。

根據統計直到2018年全台接受居家服務的人數高達11萬人,這些接受服務的個案也是較容易受到感染的族群。可就算單位提供了口罩、手套等等相關防疫物資,居服員每天都量測自己的體溫,進入案家前也測量個案的體溫與詢問TOCC,仍然可能造成防疫的破口,可能的原因包括:

1. 居服員對於感染控制的訓練程度不一

現今台灣取得居服員的資格有許多種,包含120小時的短期受訓班結業、線上居服員的訓練課程或是接受專科、大學制訓練的居服員,可想而知的是居服員的訓練程度不一,對於感染控制的執行效果也參差不齊;雖然許多單位在職前訓練或教育訓練錢都會再三提醒感染控制的重要性,但是面對的是來勢洶洶又不斷變異的病毒,服務員的感染控制是否能夠隨時應變則變成一個不確定的因素。筆者曾經遇服務員為了節省口罩的使用而用酒精噴洗口罩的離譜事件,可見得服務員的感染控制觀念與醫療人員還是有相當的落差。

2. 居服員施打疫苗的優先順序

當疫苗不超過200萬劑時,為了維持醫療的量能33.2萬名醫事人員將成為首批接種對象;第二批對象則是包含疫情指揮官、協助送餐的村里長、機場海關檢疫人員在內,共計14萬中央及地方政府防疫人員;第三批則是維持社會機能的警察與憲兵。長期照護機構受照顧者、照顧者及工作人員、居服員、社工人員則是第四批施打的族群。

一般來說居服員每天要服務的個案為三至五位;換句話說,他們每天因為工作需求會在三至五個家庭中移動,有時候更會因為服務上的需求去做代購或是帶領的服務。第一線接觸個案或是家屬,在這種情況下只被列在第四批的族群顯然是相當不公平的,建議應該將實際有服務的居服員列為與醫事人員相同的第一批接種對象,不僅保障居服員的健康與服務的量能更可以保障個案與家屬的安全。

3. TOCC的不確定

TOCC(分別為旅遊史〔Travel〕、職業別〔Occupation〕、接觸史〔Contact〕,以及群聚史〔Cluster〕合起來的簡稱)的執行最重要的乃是誠實的答覆,在最近的新聞中大家也可以發現疫調時候的誠實回答與否往往是指揮中心能否快速做出正確反應的重要關鍵。

家屬與個案是否能提供正確與即時的訊息也是服務員所面對的風險之一。筆者曾經遇過所屬的服務員在服務前已詢問過案家的TOCC無異常後才開始服務,想不到服務後某個房間出現了一個之前沒有見過的家屬,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在國外留學的孫女返國後同住。

4. 防疫物資的不足

服務員最基本的防疫配備不外乎就是口罩與手套,就算單位有心購買防疫物資,但是現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很有可能讓單位無法提供足夠的防疫物資給一線的居服員;此外,與多縣市政府也都沒有再發放口罩給單位。如此以往,很有可能導致一線的居服員防疫物資不足造成更大的防疫破口。

最後,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案家暫停服務進而影響居服員的收入。便利商店與餐廳都無法內用的情況下,居服員在空檔休息的時候沒有地方可以去,用餐更是只能草草的邊走邊吃或是喝高熱量的飲料充飢。有時候還會被案家嫌髒等等情況都讓服務員們灰心喪志,大大影響居家服務的量能與品質。所以筆者這邊大力向有關單位疾呼重視居服員的重要性,提供居家服務單位足夠的支援與重視讓大家一起度過這波嚴峻的疫情。

本文經阿登的老人學筆記本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