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不停學,各級教師怎麼看?高中線上「按表操課」,國中以下身心健康更重要

停課不停學,各級教師怎麼看?高中線上「按表操課」,國中以下身心健康更重要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月18日由雙北帶頭,5月19日起全台各級學校都停止到校上課,教育部喊出的目標「停課不停學」。但根據這段時間的訪談,各級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實作方式和反應各有所不同,而對於線上教學的看法,有積極樂觀,也有擔心健康的問題。

5月17日,是台灣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從5月15日轉為三級警戒之後,一般民眾開始上班、學生開始上學的第一天。為了配合三級警戒減少外出、分流上班的指引,很多家長在送完小孩去學校之後,回到家開始準備工作。

結果在早上10:30台北市召開的疫情指揮記者會上,台北市長柯文哲親自宣布,從隔(18)日開始,高中以下各級學校包含幼兒園、補習班、安親班停課,公私立托嬰機構和居家保母強制停止托育服務;而新北市也在同日下午的記者會上宣布同步停課。一時之間,各級學校老師和家長的LINE群組訊息不斷,如何達到隔日教育部所謂的「停課不停學」變成近日學校、老師和家長念茲在茲最重要的目標。

幾乎所有的家長和老師,在一開始都是被殺得措手不及,甚至在18日一早原本被推薦為線上學習入口網站的「酷課雲」也因為瞬間登入需求湧入而大當機,導致各級學校和老師紛紛尋找不同的方式來進行線上教學。

一位家中有小一和國一學生的家長M在雙北啟動線上學習的第二天(19日)就表示,因為登入卡住,「酷課雲」瞬間被捨棄,老師學生們開始轉換到別的系統。此外他也認為線上教學的練習也不夠,光是螢幕如何分享就可能會是問題,實際上就是一團混亂。

不過要說疫情從去年到現在一年多的時間,教育體系都完全沒有針對線上學習做演習也不公允。根據教育部的資料,中小學由地方政府整體規劃辦理,已分別於108年下學期及109年上學期辦理2次線上演練。109學年上學期時,參與遠距教學演練的國中小學計3158校(87.9%)、高中職計513校(100%)。

《關鍵評論網》在過去一週採訪到的所有老師也都表示,他們在去年疫情爆發的時候,都有進行過某種程度的線上教學的練習或演練。只是台灣過去並沒有真的進入到全線上教學的情境中,5月18日突然要開始實施,各種兵荒馬亂是免不了的。

中部某高中的王姓教師就跟我們表示認為停課實在太過突然,老師們是在記者會上同步知道消息,而且幾乎都是各自單打獨鬥,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他認為教育部應該要更有肩膀一點,如果要停課,不如乾脆直接放暑假。

簡單來說,因為國中會考已經在16日結束,高中指考7月2日才要進行,所以早在16日雙北就宣布國三和高三學生可在家不到校,亦即對於國三和高三學生而言,畢業前的到校與否影響不大。而對其他學生以現在時間點來說,多數學校僅剩下1個多月的課程,提早進入暑假階段,等到幾週後疫情可控,再將課程從後面銜接,不失為一種折衷的選項。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家長都是這樣想,因為當時已經三級警戒,有些家長為了安全也已經幫孩子請了假,所以當週一宣佈停止到校上課時,家長反而鬆一口氣,「當天班上已經有一半的人自己請假,宣布停課(在家上課)等於是自己的孩子不會有學習落差」一位家中有一個6年級孩子的家長I轉述家長群組的一種意見。

高中直接課表轉線上,老師正面看待

這次雖然沒多久就是全國的各級學校包含大學都停止到校上課,但大學以上相對來說學生都已經成年、自主性較高,對於課程彈性也比較大,而高中以下則是這次改為線上學習影響較大的群組。不過根據我們的訪談,高中老師和學生,相比於國中、國小,適應速度算快,各科老師也都在幾天內找到適應的方式。

在這次線上學習的轉換中,我們訪談到的高中學校都是直接把課表直接搬到線上「按表操課」,也就是如果一天原本有7-8堂課,就是直接線上上滿7-8堂課,包含體育課也不例外。

線上上課的模式主要有兩種,多數學校是每一堂的老師自己開線上會議室(多數是Google Meet,也有聽到使用Cisco Webex、Microsoft Teams或開源的Jitsi),每一堂課學生都要自己在班級LINE群組中尋找下一堂課的網址。不過也有的學校是開一個固定的線上會議室讓同一班的學生固定在裡面,由老師來跑「教室」,概念上比較像是一般實體學校的上課方式。

據了解,這兩種模式各有好壞。前者是老師掌控度比較高,不管對學生的管理、點名、要求舉手發言、關麥克風等等都可以透過軟體的管理功能進行,但學生相對來說就等於要一直換教室,會比較辛苦;一位受訪的高一學生就說下課也沒辦法真正休息到,還是會很緊繃要找下一節的教室。至於老師換教室的模式當然對學生來說會比較輕鬆,但是老師能夠掌控管理的權限就會受限。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多數的高中老師都反映轉成線上教學問題不大,基本上也都是比較樂觀的看待此事。

強恕高中國文老師孟繁琳就說雖然不是每個人家中都有設備,或是有些人對設備不熟悉,甚至有些學生會說自己鏡頭壞了無法開畫面,但線上上課時學生不會在下面彼此聊天干擾,不用管秩序,有點像是家教,整體反應比較好。此外她也會在上課時建立一些基本規則,包含要開鏡頭、點名時要開麥克風回應、上課時不可以打字以免做別的事情。而她自己搭配簡報檔案上課,也打破了過往國文習慣的板書模式。

泰北高中外語中心主任阮鳳臨則表示老師們一開始會有點緊張,畢竟去年只是模擬而已,但令人驚訝的是,自己一堂早上8點的課,過去有個學生一整個學期到現在沒看過三次,開始線上上課反而都準時出現且積極參與,所以她認為線上學習會有很多有趣的可能。新北市一所公立高中的英文老師Julia也說她有本來上課會睡覺的學生,轉成線上之後反而沒睡,對於線上學習也是正面看待。

當然不同分科,上課情況會有所不同,一般國文、英文、數學、歷史、地科等講述型都沒有問題,但像是體育課的線上教學又是不一樣的情況。

北部某私立中學的體育老師L就說他們從去年開始草擬內容,後來是一個團隊設計一系列像是Tabata的教學影片,因為簡單且效果最好。但他也同意線上教育的體育課要全面落實很難,他們是盡量一個影片是3-4分鐘,設計一些站著就可以做的運動,讓學生自己點連結去看,然後課堂上抽10個學生請他們分享他們喜歡做哪些動作。他強調自己不要求學生全程跟著做,而是把學習自主權交給學生。

「目標是讓學生不要一整天盯著螢幕,要能夠站起來伸展筋骨。」他說。

國中以下:按表操課不是最佳方式,身心健康更重要

相較於高中課程希望盡量搬到線上按表操課,國中以下的老師就認為應該要有更彈性的作法。

一位有帶7年級導師班的老師Y就說,7年級的學生上線會一直聊天,有點像是一起連線打電動的心態,需要老師很用力的去制止才會意識到「喔,現在是在上課」。另外一位同時有上高二和8年級的歷史老師L也說,國中的關鍵在於秩序管理,因為會有一些比較活潑的學生,要讓他們不要鬧。此外國中孩子專注力沒那麼高,中間可能要放鬆一下,「讓他們可以去喝水、還要講個笑話等等。」

台北市一位7年級國中學生也說開始線上學習的前幾天常常有人上課吃零食、罵髒話、比中指,還有人故意對麥克風吹氣,影響到其他人上課,老師會花時間管秩序。台中市一位9年級學生則說因為國三課程進度都已經上完,他自己覺得最大的問題是學生容易偷懶。他會用手機開學校的視訊教室,然後用筆電分心做自己的事,例如寫下節的功課、追劇,因此覺得上課效率很不好。

技術上來說,雖然這位導師任職學校的學生家庭經濟狀況普遍來說中上,所以設備和網路環境不是問題,但是因為學生年紀還偏低,軟硬體不見得非常熟練。沒有開麥克風、突然被登出、一直加不進線上會議室、電腦過熱當機、一直到學生說「不知道為什麼卡住」等等,各種狀況不一而足,

國小高年級的學生和教學狀況會比較接近國中,一位6年級的班導師H就跟我們分享,小朋友的自律性比較低,一天頂多會安排他們3-4節是看電腦,以免過度掛在網上。課程安排則是一半自主學習,一半是線上直播講課。

H老師也表示已經「超前部署」多準備好2個禮拜的課程(訪談當時停課時間還是到5/28),並增加讓小朋友來報告分享的方式,不管未來要延長到幾時,「資訊融入教學是趨勢。」他說。

另外一個幾乎普遍令國中以下老師憂心的地方是,這段時間會因為一直看螢幕而讓小朋友的眼睛負荷太大,相較於這段時間的學習成效,老師們更擔心小朋友的身心健康。所以老師們也開始做調整,慢慢開始會有一半的課程是線上同步教學,一半是寫作業或自主學習。

Y老師表示以前家長會比較擔心成績上細微的變化,或是作業沒交。現在家長會讓小朋友因為眼睛關係而不上線或不開鏡頭,也希望小朋友不要在晚上寫作業。

「家長心態好像開始跟以往不太一樣。」Y老師訪談中表示。當時是5月21日,全台停課第一週的週五晚上。

續篇:實驗國小校長:停課不停學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但不能直接把實體搬到線上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