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隊員子女的告白:《火神的眼淚》寫實有其必要性,我以爸爸為榮

消防隊員子女的告白:《火神的眼淚》寫實有其必要性,我以爸爸為榮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文獻給所有消防弟兄,願他們出入平安,以及年屆花甲但在我心中永遠維持驍勇模樣的,我的父親。我的爸爸是消防員,我以他為榮。

文:薛家瑞

不曉得喜愛職人劇的各位是否也曾深感疑惑,為什麼在台灣影劇裡,醫界職人劇有《麻醉風暴》、《白色巨塔》;而辯護律師、記者媒體、鑑識官、工地工作者等題材也都曾被帶入相應的劇中,讓社會大眾嘗試理解各領域專業人士的美麗與哀愁,但,似乎卻鮮少見過消防職人劇呢?

我想很大的原因可能是火災閃燃、爆燃等場景十分不容易拍攝,所牽涉的體制問題也較為敏感所導致。上一回有相關劇種時已是2004年的《火線任務》,相隔17年,才終於有《火神的眼淚》的誕生。然而,不強調英雄主義而是利用角色與主題事件,來映襯當今台灣消防員的困頓與脆弱面,且披露社會環境的不公義與不友善,這倒是頭一遭。

《火神的眼淚》自開播以來口碑轟動並在社群論壇上掀起熱烈討論,有許多民眾在收看之後,才曉得原來台灣消防員的業務這麼繁雜多元,也有很多人原以為消防員的工作只有打火,「消防員有很忙嗎?每天都有火災嗎?」我曾聽某位朋友這樣說過。

事實上,根據內政部消防署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台消防機關員額總數只有15723名,按各縣市編配換算每位消防員要服務1500至1800個民眾不等,是其他國家的1.5到3倍之多。

除了人力短缺與過勞問題,台灣消防員因公殉職的案例層出不窮,過去十年來高達近40名消防員殉職,其中包含2015年震驚全台的新屋保齡球館大火和2018年的敬鵬工廠大火,分別各帶走了六名消防員,以及發生在我家鄉的高雄氣爆,帶走了七名消防員;然而在西方許多國家中,上一次有消防員殉職已是上一個世紀的事了。

說來可能略些諷刺,這群為數極少的人民守護者,默默地為社會奉獻犧牲,撐起台灣的急難救援網絡,穩定大眾安危,但台灣老百姓予以他們的尊重、對他們所臨難題與權益的關注,卻遠不及幾千公里外他國國土或許跟台灣人民不那麼有直接關聯的人權運動。隨著《火神的眼淚》來到尾聲,在此,我想以消防員子女的視角,分享觀看這部劇的感受,以及這些年來從父親身上得來的所見所感。

火神的眼淚  丁強李璇詮釋動人夫妻情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提供

我的父親是消防員,各分隊因地制宜

我的父親是基層消防隊員,警員班138期,消防職涯約25年,我是觀看《火神的眼淚》後才知道,原來捕蜂捉蛇的工作範疇應另有所屬責任單位。

因為除了大眾所知曉的救火以外,日常的救護、水域救援、山搜、摘虎頭蜂窩、捉蛇、打撈跳愛河自殺者的浮屍、勸阻及救援欲跳樓自殺的民眾、安檢、校園宣導、以及重大災難如地震、事故或氣爆的救援等等,這些光怪陸離與千奇百怪都是聽爸爸提及過的工作內容,甚至也曾幫過急產產婦接生,與第四集的情境極為類似。

各縣市消防分隊也會因季節更迭或是所處轄區環境特色,而有不同的執勤任務。比方說轄區山水環繞的新北市烏來分隊,就特別配有可搭載橡皮艇的船艇專用車以進行救援;陽明山分隊常處理登山走失甚至被牛圍困的案件;而爸爸服務最久的鼓山分隊因鄰近高雄西子灣與柴山,時常接獲台灣獼猴誤闖店家或中山大學學生宿舍的相關報案、以及海邊戲水意外的相關救援。

「火神的眼淚」劉冠廷飾正義消防員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 提供

消防隊員休假作息大亂,家庭、工作兩難

因救護需常在外奔走,長時間悶熱、曝曬,爸爸每天穿的那件深灰色無袖背心上總有一條條鹽巴的痕跡。哈瑪星、鹽埕埔一帶多為老舊公寓,沒有電梯,走道與樓梯十分狹窄,爸爸常需要背或是抬民眾下樓再載往就醫,因而長年飽受骨刺之苦,所以,第八集國勝學長(鄭志偉飾)樓梯間抬患者的那場戲,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但我看得很有感觸。

相較於國外有些消防員輪休制度為勤一休二或休三,台灣消防員工時非常驚人,大多是勤二休一,就連少數勤一休一的台北與高雄等縣市,每月工時很輕易地就會突破三百多個小時,勤的那天是二十四小時隨時待命出任務,作息混亂;但休的那天常常會因為交接、處理尚未完成的文書作業,例如民眾筆錄、火場鑑識報告、無線電逐字稿……等,而壓縮到真正休息的時間。

還記得,小時候每逢寒暑假結束返校開學那天,同學們總是開心分享著這個假期全家又去了知本泡溫泉、去了迪士尼樂園,或去了日本賞櫻賞雪,但爸爸因為工作型態,幾乎不會有兩天以上的排休,休假在家的時候也很常在補眠,其辛勞是躺下去三秒鐘馬上可以打呼的程度,所以我都待在高雄,哪都沒去。

儘管如此,我從不曾覺得爸爸有缺席我童年回憶裡的任何一塊,他只要一有空就會帶我到處走走,去高雄美術館、去新學友書局看書、去爬柴山、在五福路上大立百貨公司頂樓的空中遊樂園玩得樂不可支,所以,那個空中樂園在我心中意義非凡,媲美迪士尼樂園的絢爛多彩伴隨在我成長過程中,而爸爸給予的愛穿梭在我做夢都會笑的童年,一點都沒少過,雖胼手胝足,但我感到非常幸福。

導演在劇中描繪的爸爸消防員邱Sir(溫昇豪飾)掙扎於工作與家庭的天秤兩端,我相信現實生活中是有的,只是我是很幸運的那一個。所以,如果說要找尋父親在劇中角色的投射,與其說是邱Sir,倒不如說像劇中易暴怒但正義凜然的林義陽(劉冠廷飾),而且如出一轍。

第一集刁民威脅投訴的片段中,他拉下口罩大聲喝斥:「我同安分隊林義陽啦!」意指遵循專業救護程序,他不怕民眾投訴,看到這一幕,我與舍弟不約而同地莞爾一笑,彷彿在哪聽過似曾相識的故事,因為爸爸出勤務時也很「擅長」跟刁民吵架,他則是舉起右臂並指著袖口上的編號說:「來!這是我的編號,毋湯抄毋對蛤(台語),歡迎檢舉投訴」,也因此像羚羊一樣寫過很多檢討報告,但父親總秉持自己的原則對我和弟弟耳提面命,只做對的事,不該收的千萬不能收,不該通融的也絕對不通融。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