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苗抵台全靠這群人把關,檢驗封緘挨餓又受凍

COVID-19疫苗抵台全靠這群人把關,檢驗封緘挨餓又受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疫苗檢驗封緘工作全由食藥署約14人團隊一肩扛下,他們不是窩在實驗室挨餓,就是待在冷吱吱的冷凍庫受凍,扮演疫苗安全把關的幕後功臣。

台灣截至27日,共取得3批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苗,今(28)日下午又將有一批15萬劑的莫德納(Moderna)疫苗抵台。許多人疑惑為何疫苗抵台後,不能隔日就開放施打?原來還需要經過檢驗封緘的流程。

目前疫苗檢驗封緘工作全由食藥署約14人團隊一肩扛下,他們不是窩在實驗室挨餓,就是待在冷吱吱的冷凍庫受凍,扮演疫苗安全把關的幕後功臣。

「檢驗封緘」民眾有聽沒有懂

(中央社)每年有近千萬劑疫苗在台流通使用,檢驗封緘工作全由食藥署約14人團隊一肩扛下,檢驗團隊不是窩在實驗室挨餓,就是待在冷吱吱的冷凍庫受凍,扮演疫苗安全把關幕後功臣。

國內COVID-19疫情嚴峻,台灣截至27日,共取得3批COVID-19疫苗,最新一批41萬劑由COVAX提供的牛津AZ疫苗26日完成檢驗封緘,今天起配送15萬劑供第一線醫護、防疫人員施打。

疫苗檢驗封緘是確保疫苗品質重要程序,但民眾大多有聽沒懂,簡單來說,「檢驗封緘」是每一批疫苗實際打到人體前的必經之路,大致包括檢查冷鏈、抽樣檢驗、封緘等3步驟。

根據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統計,全台每年約有400批、將近1000萬劑疫苗申請檢驗封緘,這數以萬計疫苗的檢驗重擔,全由食藥署生物藥品檢驗科約14人團隊一肩扛下,他們不只驗疫苗,就連血液製劑、肉毒桿菌毒素等高風險生物藥品都得逐批驗過,默默在實驗室為疫苗品質把關。

疫苗抵台,苦力活才正要開始

食藥署研檢組技正林佳蓓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表示,檢驗團隊雖然人力吃緊,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團隊人員背景遍及醫檢師、藥師、獸醫、化學及生物專家,有人擅長檢驗疫苗,有人特別會養細胞、種病毒,個個深藏不露。

出身醫檢師的林佳蓓,不習慣醫院一陳不變的檢驗工作,投身食藥署檢驗工作一轉眼已過了15個年頭,主責病毒性疫苗檢驗。

相較驗血、驗肝指數,「疫苗檢驗更像是手工藝。」林佳蓓說,不僅養細胞、動物試驗等都得親力親為,一旦有新的疫苗要進口,檢驗團隊還得從零開始建置檢驗方法,每籌備一款新疫苗的查驗登記,燒腦程度都堪比「念完一次博士班」。

終於盼到疫苗抵台,苦力活才正要開始。林佳蓓說,檢驗團隊必須穿著好幾層防寒衣,在冷吱吱的冰箱裡確認疫苗數量、確認運送過程中是否恆溫等,並將疫苗樣品帶回實驗室進行檢驗,一待就是數小時起跳,

有時候在高溫攝氏37度的夏天,檢驗團隊必須進入-30度的超低溫的倉儲抽樣疫苗,一進一出溫差高達60度,很容易中暑、感冒,另因倉儲實在太冷,萬一手套穿太少層、穿的鞋子底不夠厚,皮膚可能凍到紅腫,相當辛苦。

疫苗檢驗也大有學問,林佳蓓指出,每支疫苗都得從外觀到效果一一檢查、測試,檢驗項目也各有不同,若檢驗的是可預防4種流感病毒的4價流感疫苗,形同檢驗4支不同的疫苗,要是遇上5合1、6合1疫苗,光檢驗可能就得花上3個多月;另因每次進出實驗室都是一大工程,因此檢驗人員做實驗前都得避免吃飯、喝水,耐著挨餓一氣呵成完成當次檢驗工作。

流感疫苗多次傳出黑點、異物,輪班進入低溫倉儲肉眼檢查疫苗

前幾年流感疫苗多次傳出黑點、異物事件,引發民眾擔憂,林佳蓓回憶,第一時間接獲消息時,檢驗團隊都非常緊張,為了避免其他批次產品也有問題,全體動員輪班進入低溫倉儲以肉眼檢查疫苗,每天一待就是6到7小時,也揪出2批有異物的疫苗,及早擋下。

即便辛苦,林佳蓓對疫苗檢驗工作仍深有使命感,尤其每次帶孩子打疫苗,看到疫苗上貼著藥品許可證,她都會和孩子說:「這是媽媽驗的喔」,深感身旁親友、家人都會用到自己檢驗的疫苗,工作時也會時刻警惕,務必小心再小心。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