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流亡大亨爆高官與黑社會勾結,艾爾多安為沉默付出了政治代價

土耳其流亡大亨爆高官與黑社會勾結,艾爾多安為沉默付出了政治代價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流亡境外的土耳其「黑社會大佬」連續數月在社群網站上發布影片,披露土耳其政府高官和黑社會相互勾結的「內幕」。爆料內容雖然尚無法證實真偽,但已經令土耳其政府和艾爾多安總統感到難以應對。

文:Hilal Köylü、Daniel Derya Bellut

流亡大亨賽達特・佩克爾(Sedat Peker)在社群網站發布的影片,可以說具有核彈級的震撼力。迄今為止,他發布的七段影片各個都被點爆,成了土耳其街頭巷尾的談論主題。佩克爾對土耳其執政黨高層政治家的指控,簡直令人髮指:謀殺、強姦、毒品走私、濫用權力以及其他各種犯罪行為。

與此同時,佩克爾還強調,多年以來,土耳其政府一直在保護他免遭刑責,甚至為他提供警察擔當保鏢。

賽達特・佩克爾現年49歲,在土耳其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作為土耳其黑道上的「大哥」之一,過去幾年來,因被控謀殺、綁架和有組織犯罪,他曾多次被判刑。

佩克爾的爆料影片,矛頭直指土耳其現任內政部長蘇萊曼・索伊盧(Suleyman Soylu)。佩克爾聲稱,正是這位內政部長提前向他通報了司法機構對他展開調查的消息,他才得以在2020年及時逃離土耳其,藏身杜拜。佩克爾聲稱,沒有他的傾力運作,索伊盧也根本做不到內政部長的寶座上。

佩克爾的核彈級指控,目前既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但可以肯定的是,內政部長索伊盧目前的處境變得極為不利:反對黨堅決要求這位內政部長下台。面對輿論壓力,索伊盧5月24日在親政府電視台Habertürk首度做出回應:「佩克爾的指控完全是無中生有的謊言,是境外敵對勢力的誹謗。他們要攻擊的目標不是我,而是整個土耳其。」

艾爾多安為沉默付出了代價

佩克爾的「爆料秀」顯然使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形象也進一步受損。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艾爾多安對佩克爾的爆料一直不予置評。但無奈過去幾週來,爆料內容儼然成了土耳其輿論關注的焦點,於是上週內閣會議後,艾爾多安首次做出表態:「我們國家居然有如此寡廉鮮恥、仰仗黑社會勢力的人,對此我們感到很痛心。恐怖主義和犯罪團伙都是毒蛇。」

安卡拉社會學研究中心的政治學者烏蘇盧(İbrahim Uslu)認為,艾爾多安的表態來得實在太遲:「當一名外逃者對政府進行誹謗和侮辱的時候,執政黨本應當在第一時間做出回應,並在議會建立調查委員會。」他表示,這次爆料事件已經對政府造成了重創,使政府和司法本來就每況日下的信譽變得更加糟糕。「執政黨本應在第一時間就做出公開回應,表明自己堅決打擊犯罪團伙的決心。」

執政黨陷入信任危機?

最新的民調顯示,佩克爾的爆料已經對執政黨的支持度產生了負面影響。土耳其民調機構Metropoll發布的數據顯示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目前支持率只有27%,比2018年六月大選時下降了33%。而艾爾多安本人的支持率也在直線下降,目前僅以40%排名第四,落後於來自反對黨「共和人民黨」陣營的安卡拉和伊斯坦堡市長,以及反對黨「好黨」的女黨魁阿克蘇納( Meral Aksener)。

政治學家烏蘇盧表示,執政黨和艾爾多安支持率的下降,主要是受了經濟和疫情的影響。但他同時也表示:「佩克爾的爆料暫時也許不會直接影響民調結果,但從長遠看,政府的信譽卻會受到嚴重影響。」

不過,伊斯坦堡馬爾馬拉大學的政治學者多斯特(Baris Doster)則認為,佩克爾的爆料影片已經對土耳其政壇產生了直接的影響。他說:「執政黨的民調數據將會暴跌。除非出現奇蹟,否則現政府將難逃此劫。」畢竟,佩克爾的爆料為反對黨提供了求之不得的子彈。

官匪一家,沆瀣一氣

反對黨「共和人民黨」議員薩格勒(Fikri Saglar)認為,佩克爾事件並不是一個孤立事件,它暴露出了土耳其社會的一個根本性問題:「政府總是不能和黑社會劃清界線。而現政府又和黑社會越走越近。佩克爾的影片充分暴露了政府和黑社會的緊密關聯。」

佩克爾的爆料影片讓很多土耳其人想起了該國歷史上的一段黑幕:九十年代開始,據稱政府高官就同黑社會建立起了千絲萬縷的聯繫。很多政治謀殺和失蹤案件,也被認為都同黑社會擺脫不了關係。而官匪勾結的證據卻一直很難找到,土耳其媒體將這種現象稱為「深層政府」。

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政界高層同黑道大佬眉來眼去的情況明顯增多。這些黑道人物大多來自極右勢力圈。2020年4月,極右翼黑老大查科奇(Alaattin Cakici)依據疫情特赦條例被提前釋放,同時獲釋的獄犯多達9000人之眾。然而,大量被關押的記者、反對派政治家以其患病的獄犯卻未被特赦。

查科奇出獄之後不久,就同巴赫策利(Devlet Bahceli)舉行了一次引起廣泛爭議的會晤。巴赫策利是艾爾多安聯合執政夥伴極端民族主義的「民族主義行動黨」的主席。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