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數多日破七千,為何曾成功以封城鎖國壓低確診數的馬來西亞仍無法走出疫情?

確診數多日破七千,為何曾成功以封城鎖國壓低確診數的馬來西亞仍無法走出疫情?
圖為馬來西亞的防疫人員,將確診COVID-19的病逝者棺材移入墳地。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月28日,馬國因確診而死亡的人數為2491人,而且已連續多日單日新增七千以上的確診病例,目前全國累計確診數為549514人。為避免疫情進一步惡化,馬國政府宣布6月1日起再次鎖國,直至6月14日。

「我沒想到可以那麼快出院,甚至還以為無法出院了。」凱羅(匿名)回想起這段日子,心有戚戚焉地說著。

這名患有輕微糖尿病的35歲馬來西亞男子,並非擁有絕症或經歷大型手術,而是確診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病毒。短短一句話,看似小題大做,實際上他彷彿走過鬼門關——肺部近六成破壞,在病房內只能仰賴氧氣罩呼吸,手臂也佈滿插點滴的針口。為了進一步讓肺部打開吸氣,他只能全天候趴著,導致全身酸痛僵硬。

他從沒想過,新冠肺炎對身體的侵蝕會如此嚴重。縱然他知道在歐美已帶走不少人命,但位於赤道炎熱地區的大馬,新冠肺炎死亡率至今仍不超過1%。

極低的死亡數字,讓他鬆散看待防疫措施。孰不知確診後,擁有慢性病的體質,一度把他推向那1%死亡率的關卡。

「不見棺材不掉淚。」他自嘲。而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在大馬豈止他一人。

因鬆懈而染疫

凱羅在一家行銷公司上班。身為一名工作忙碌的遊子,加上與朋友合租房子,為了維持廚房的乾淨,他每天都選擇外食。

自從疫情侵入大馬後,政府實施的各種管制措施,也間接改變了凱羅的生活習慣。多虧各種餐廳不允許內用,只提供外帶服務,各種線上採購與物流應用程式便乘勢而起,讓凱羅也順應這波潮流,開始依賴網購來生活。

就算要出門添購日常用品,凱羅也習慣會把手機充滿,以確保進入各種室內場合時,有足夠電力可以掃描「My Sejahtera」應用程式。這是一款大馬政府統一全國人民使用的App,已經成為疫情後大馬人生活的必備App,裡頭除了可追踪每人的行踪與身體狀況外,也提供疫情與疫苗最新訊息,甚至會提醒民眾是否曾到過高風險地區。

在大部分公共場合,凱羅還是會維持社交距離,包括看到電梯內有5個人後,他就不進入;在進入每間店家前,他會自動按下門口的擦手液;在健身房運動,他會自備毛巾;在商店要結賬時,他也轉用電子錢包付費。

只不過,在外頭戴了一整天口罩,難免會呼吸困難,心情焦慮。大馬天氣常年炎熱,凱羅偶爾心情不佳,就可能一整天在辦公室內不戴口罩,或外出回到房內時,先躺在床上刷手機,而非第一時間去洗澡。

他想應該不會那麼倒霉,偶爾鬆懈,應該不會輕易被病毒盯上。孰不知,他某天起床後就發現身體發燙,原以為只是生活太累,吞了退燒藥後繼續上班,沒想到隔兩天後咳嗽與味覺喪失,他才驚覺不妥,經過檢驗後發現確診。

凱羅並非是特殊個案。目前大部分染疫的大馬人,幾乎就是栽在這種自以為嚴謹下的小疏忽。

AP_2114721897898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馬來西亞的防疫人員,為當地民眾進行COVID-19病毒檢測。

疫情下的政爭

抗疫一年多來,若以確診病例劃分,大馬的疫情感染曲線至今可以畫出三個明確波段——吉隆坡清真寺萬人大集會、沙巴州選舉、2021齋戒月。其中,前兩者都是政治鬥爭導致的疫情破口。

去年(2020)2月27日,位於吉隆坡大城堡的清真寺迎來一場高達1萬6千人的集會,吸引了東南亞各國穆斯林前往朝聖。孰不知,一名在韓國深造的留學生出席幾天後發燒,檢驗後才發現確診,算是與全球同步掀開了疫情大規模傳染的帷幕。

在這之前,大馬疫情幾乎受到全面控制。去年1月底首次發現的確診病例,是數名從新加坡入境的中國遊客。時任首相馬哈迪(Tun Mahathir)與副首相旺阿茲莎(Wan Azizah)都是醫生出身,對疫情散播的社區影響觸覺敏銳,隨即當機立斷限制外國人入境。加強邊境管制後,大馬政府也特意安排專機,前往當時疫情重災區的武漢撤僑。

機動性的全面部署,促使2月17日起連續10天,大馬都寫下零確診的漂亮記錄,連累積的22名確診者都在2週內康復出院。

疫情受控,但「背叛」的病毒卻在大馬政壇同步爆發。2月底,執政聯盟「希望聯盟」的一成員黨突然退出結盟,經過幾天荒謬的政治亂局後,由慕尤丁(Muhyidin),也就是現任首相在3月1日就任,成立國民聯盟政府(簡稱國盟)。

緊接著,國盟政府在3月18日宣布全國實施行動管制令(MCO),試圖利用管控企業運作、停課、禁止出入境等嚴格措施,達到大幅抑制疫情效果。

不幸中的大幸是,雖然初期確診數猶如目前台灣每天數百宗的爆發式感染,但多虧政府嚴格規定大部分人在家上班,使得散佈在全國的「清真寺感染群」後續散播狀況獲得控制。在4月14日,大馬衛生總監諾希山甚至被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遴選為「世界三大頂尖抗疫醫生」(另兩人分別是美國白宮首席醫學顧問佛奇,以及紐西蘭衛生部執行長布魯斐德)。

6月中旬後,大馬單日確診病例都維持在百例以下,讓政府逐步放寬行動限制。直到9月26日,由於大馬東部的沙巴州發生政治鬥爭,被迫要解散州議會來重新選舉。當時,大批政治人物從西馬到東馬助陣,不少選民也紛紛買機票回州投票,大規模的流動潮,導致確診數再度爆發,感染波幅甚至比第一階段來得更高,直到今年2月中才稍見緩和。

如果前兩次疫情加劇原因歸咎在政治風暴,那第三次的波段,應該歸咎在人民的疲勞懈怠。

RTX85BIM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圖為一戴口罩的民眾經過吉隆坡一處馬國首相慕尤丁(中)與衛生總監諾希山(左)抗疫的壁畫。

政爭下防疫疲乏的人民

回歸過去一年的鎖國政策,除了3月18日至6月9日的第一階段的行動管制令外,其他時期的行動管制令基本上都相對寬鬆。

例如,第一階段路上皆會有警察與軍人設置路障,外出範圍僅限制在住所10公里內,若要跨境必須要到警察局申請准證。同時,所有宗教場所都關閉,餐廳不能堂食,夜市也無法開。透過嚴格管控人流量的措施,加上政府宣布各種針對企業與人民的補助計劃,令執行成效非常彰顯,短短2個半月,就硬生生將每天百位數確診數字壓下來,甚至一度出現單日新增只有個位數情況。

當時,所有人以為抗疫應該到了最後階段,各大企業也配合「解禁」,推出各種促進經濟的行銷活動。

其中,亞洲最大廉價航空公司亞洲航空(AirAsia)也配合首階段抗疫勝利,順勢推出399令吉(約新台幣2600元)的AirAsia Unlimited Pass(無限通行證),讓旅客可於2020年6月25日至2021年3月31日之間,任意飛行到國內16個景點(但需繳交機場稅與附加費用)。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第一波疫情爆發前的同年2月,亞航就已針對國際市場推出類似旅遊促銷配套,只要購買499令吉通行證(約新台幣3300元),1年內可無限飛往澳洲、日本、韓國、中國和印度。

儘管這兩種促銷一度掀起市場搶購,但隨著疫情反反復復,飛機航班持續縮減,加上各地旅遊業仍未復甦,最終大部分人都無法如願飛行。無法旅行且行動空間受限的生活壓力下,令大馬人焦慮漸生。

更甚的是,沙巴州選舉雖然落幕,但埋下更多政治不穩定的種子。在10月中,在野的公正黨主席安華聲稱已掌握過半的國會議員支持,試圖以簡單多數席的方式,要求覲見最高元首,以奪回慕尤丁沒經過正當選舉手段而上任的政權。

不過,最高元首屢次巧妙錯開會見安華,反倒是慕尤丁逮住機會,趁機藉著國內疫情又升溫的跡象(今年1月7日首次突破3000例達3027例),如15家COVID-19醫院的使用率超過70%,吉隆坡中央醫院及馬大醫藥中心更已達100%,要求最高元首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最終,最高元首在1月12日宣布,即日起至8月1日國家將進入緊急狀態,包括凍結國會和全國選舉,但不會實施宵禁或軍事統治。這個法令是自1969年以馬來人和華人為主的「513種族衝突事件」後第二次頒布。

隨著緊急狀態頒布,全國人民一度陷入恐慌,當時正巧碰上農曆新年,大馬政府也擔心傳統拜年活動會增加人潮流動,進一步加劇疫情,遂再度祭出特殊規定,如不能超過15人吃團圓飯,且親戚到訪範圍只能限定10公里內;允許民眾到廟宇拜拜,但限定30分鐘內;理髮店、夜市與洗車中心可以恢復營運,但要遵守條規。

受到這些條規限制,不少大馬華人都自嘲這可能是史上最冷淡的華人新年。但也多虧這些政策,讓大馬疫情有回落現象,踏入今年3月時,每日新增確診數維持在1000多例,甚至在3月尾時一度跌至三位數。

好景不常。歷經一年的抗疫期後,已大幅消耗人民的精神能量,雖然目前大部分人外出仍會佩戴口罩,出入各處也強制掃描「My Sejahtera」應用程式,但踏入4月後,恰巧碰上穆斯林開齋月,大馬政府卻未禁止舉行齋戒月市集,再度埋下後期疫情大爆發的根源。

隨後,今年5月開齋節前夕也迎來了一波回鄉潮。為提振欲振乏力的經濟,加上體諒遊子的思鄉情緒,儘管大馬政府順勢宣布佳節的特定規定,但執行效率相對鬆懈。比起第一次行管令的嚴謹,街道不僅沒有太多路障把關,各行業也幾乎能順利營運,只有餐飲業被勒令無法內用。

長期抗戰後的人性倦怠,大馬政府也錯過了防疫與提振經濟的平衡黃金期,目前也只能持續心虛地祭出精神口號式的呼籲政策,而無法再度嚴格執行封城政策下,導致近期大馬疫情爆發到最高點,在5月28日甚至創下8290單日新增最高記錄,因此馬國政府在這天宣布6月1日起再次封城,一直到6月14日。

目前,累積已有54萬名確診數字,對比大馬3300萬人口,100人中約有1.63人染疫;死亡人數約為2491人,死亡率為0.5%,康復率為86.7%,看起來似乎還不算太嚴重,但若疫情破口持續加劇,外加印度與南非變種病毒逐漸流竄,目前的高波段恐怕會有繼續惡化的跡象。

慶幸的是,目前大馬已加速施打輝瑞、科興與AZ疫苗,完成一劑接種者已逾170萬人,完成兩劑者也逼近100萬人。同時,經過一年的抗疫期,雖然醫療體系瀕臨崩潰邊緣,但也讓醫護人員更有經驗應對疫情狀況,包括如何有效率讓確診者送往隔離中心,或安排部分人士在家自我隔離。

只是,隨著確診數字天天不斷創新高,加上政府已幾近施盡彈藥,在封鎖與開放經濟之間進退兩難,大馬何時能在這波疫情中重見曙光,民眾恐怕還是得自求多福,回歸到謹慎地自我防疫。

AP_2114819222971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馬來西亞軍警在吉隆坡一個COVID-19高風險區站崗,照片攝於5月28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