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雙方都是「贏家」,而拜登恐怕是笑得最開心的人

以巴衝突雙方都是「贏家」,而拜登恐怕是笑得最開心的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巴停火,拜登頓時全身放鬆。但美國並未就此不理。美國承諾大力援助加薩地帶重建;計劃重開東耶路撒冷領事館以繼續和巴勒斯坦溝通;國務卿布林肯親自飛往以色列與納坦雅胡會面,討論長期路線。

兩星期前,以色列和加薩地帶的哈瑪斯發生衝突,成為國際新聞最熱門的事件。持續11天後,在埃及(和背後發功的美國)的調停下,雙方宣布停火。

以色列和哈瑪斯大打出手十來天後停戰,誰是贏家?

衝突的直接當事人——以色列總理、右翼利庫特集團(Likud)的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港譯「内塔尼亞胡」)和哈瑪斯都是衝突的贏家。

看上去很諷刺,其實一點都不難理解,這一對本來就是奇異的互相依賴體。正因為有宣稱要消滅以色列的哈瑪斯,右翼主張強硬保護以色列人的納坦雅胡才可執政12年。也正因為納坦雅胡的對巴勒斯坦人強硬,打著「反抗猶太人壓迫」旗號的哈瑪斯才能扎根加薩地帶,成為當地的實際政府。

兩方之中,每當任何一方有人地位不穩,總會搞出一些事端,挑動國民情緒。這本來就是「煽動民族主義,轉移國内視線,獲得公眾支持」的標準公式。這次也不例外。

巴勒斯坦最重要的勢力有兩:相對溫和的法塔赫(Fatah)管治約旦河西岸,現在自治政府的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就屬於這個派別;激進路線的哈瑪斯管治加薩地帶。今年5月22日原定舉行巴勒斯坦15年來選舉,它此前已被一再推遲,今(2021)年4月29日再次被阿巴斯押後。哈瑪斯要把阿巴斯趕下臺,「爭奪人心」動機非常明顯。

以色列也有兩股最重要勢力。總理納坦雅胡所在的右翼以色列聯合黨(利庫德集團),和中間派和自由派的左翼聯盟藍白聯盟(Blue and White Alliance)。2019年4月選舉時,利庫德集團雖仍為第一大黨,卻不夠票數單獨組成政府,也拉不到足夠票數組閣。經過當年9月第二次選舉和2020年3月第三次選舉,才和藍白聯盟達成協議組閣。

到了2020年底,藍白聯盟不再支持聯合政府,國會以微弱優勢通過解散政府決議。這樣,2021年3月23日進行了兩年以來第四次選舉。選舉結果和解散之前沒有太大變化,利庫德集團依然擁有微弱多數,但同樣面臨組閣困難。

在5月4日的死線前,納坦雅胡組閣失敗;這樣組閣權主動權落到了第二大黨「擁有未來」的黨魁拉皮德(Yair Lapid)手上:如果它能拉到足夠票數,那麼就能推翻納坦雅胡12年的統治。現在,衝突同樣對納坦雅胡非常有利。

當然,也不能說納坦雅胡與哈瑪斯聯合起來演戲。畢竟哈瑪斯損失慘重,好些中高層幹部也被以色列殺死。只能說,大家都需要這場衝突,心照不宣罷了。但是衝突如果持續下去,對雙方都是不利的。

對納坦雅胡而言,提升人氣的目的已經達到,也摧毀了很多哈瑪斯的設施。衝突造成的人員傷亡,儘管可能是「溢出」的,但也引起國際政治壓力和國際輿論批評。

特別是摧毀有美聯社和半島電視臺的辦公大廈,更令國際傳媒質疑以色列企圖「消聲」。即便一向支持以色列的美國,國内也有很大的反對聲(見下)。所以儘早結束更有利。對哈瑪斯而言,直接損失的是作戰人員、武器和軍事設施,更不能打下去。

現在衝突結束,雙方都各取所需。納坦雅胡在以色列人氣高漲。加薩地帶的民眾則歡慶「勝利」。正如香港主持人曾志偉的綜藝節目名句「打和Super」,皆大歡喜。

以巴發生衝突,最尷尬的是和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國家。這包括長期與以色列友好的埃及和約旦,最近建交的巴林、阿聯、摩洛哥和蘇丹,還有走在建交路上的沙烏地阿拉伯等。這些國家的人民大部分同情「巴勒斯坦同胞」,然而政府卻和以色列友善。雙方衝突如果曠日持久,那麼政府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

在阿拉伯國家的統治階層更擔心「穆斯林兄弟會」等合法或非法的激進宗教組織,趁機煽動不滿,導致國内不穩。現在以巴停戰,他們都可以鬆一口氣。

出面成功調停的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也是大贏家。本來,在二戰之後,埃及長期是阿拉伯世界中的「一哥」。1945年埃及就牽頭組織了阿拉伯國家聯盟,現在有22個成員。在四次中東戰爭中,埃及都是主力。在第二次中東戰爭(蘇伊士運河危機),埃及抗擊英法聯軍和以色列,成為大英帝國衰落的標志。

但到了埃及和以色列建交,1979年被逐出阿拉伯國家聯盟(1989年重新加入),阿拉伯國家的一哥才相繼被伊拉克和沙烏地接過去。茉莉花革命後,埃及自己也進入動盪中,在阿拉伯國家中號召力更弱。塞西在2013年以軍事強人的姿態通過政變推翻穆斯林兄弟會的統治,然後有當選連任總統。埃及局勢穩定下來,正要重新發揮在阿拉伯的影響力。

這次衝突中,塞西是直接的調停者,在國際大大露臉,在獲得國際讚許的同時,也顯示了埃及在阿拉伯世界中的領導力。埃及作為阿拉伯世界中唯一人口過一億的大國,GDP總值也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其實不缺乏東山再起的爭雄實力。有了這次亮相,接下來幾年或會見到沙烏地和埃及爭奪阿拉伯國家領導權的競爭。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恐怕是最高興的人了。對拜登而言,以巴停火對拜登的利好,既有國内方面,也有國際方面。

RTR2BFA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國内方面,美國現在是民主黨執政,實際上,大致是溫和的民主黨建制派或「中間派」與激進的進步派之間的聯盟。對立面的共和黨,同樣存在共和黨建制派和川普派之間的激烈鬥爭。在這四股勢力中,並非不可能發生合縱連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