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再發振興券無益,直接給「現金」才能幫助台灣抗疫

今年再發振興券無益,直接給「現金」才能幫助台灣抗疫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在疫情下「前所未有的」進行無條件現金紓困專案,許多亞洲鄰近國家也曾向所有公民發放現金,台灣應從這些案例中看到疫情對人們生計的影響,了解現金紓困方案的力量,而目前也已有相關提案出現。

譯:林立心

去年,我們看著其他國家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爆發,關心著這個世界如何對抗疫情,各國也針對疫情對經濟帶來的影響提出各種紓困方案。但是,在台灣疫情被控制住的情況下,對經濟紓困的方案的需求似乎一時並不急迫。

近期,感染激增,全國進入第三級疫情警戒,整個台灣都處於半封鎖狀態,學校,飯店和娛樂場所關閉,並鼓勵人們居家辦公。我們不能忽視在這困難時期陷入財務困境的人們,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助。

台灣去年針對疫情的救助計劃意圖良善,幫助了不少公司和人們,也有效的振興了消費。現在,是台灣直接發放現金的時候了,緊接著在各國去年使用現金來應對疫情以及封鎖之後。

台灣去年最接近直接現金發放的是「振興三倍券」,讓台灣公民以新台幣1000元的價格購買一包新台幣3000元的消費專用券。當時的想法是在一年內鼓勵消費以推動經濟發展。

我們現在有更合理的理由再次發行振興券,但這次比起振興,紓困或急難救助才應該是我們的主要目標,確保所有人在經濟上免受疫情的危害和近乎封城所帶來的影響。

振興券,並無助於實現財務安全

台灣的三倍券不能用來支付房租,水電。同樣,韓國更慷慨的消費券也只能用於規模較小的實體商家。 IZA勞動經濟研究所的研究發現,韓國對實體業務的消費限制可能會損害消費者的福利,在這些限制下消費者可能必須花更多的錢才能買到相同的商品。在台灣,振興三倍券的分發也會由於印製和申請過程而延遲,遠不如現金發放。消費券充其量只不過是現金發放的替代方案。

三倍券上路第2天__郵局領取快速順暢(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這段時期在保護勞工權益的措施同樣令人失望。政府只是鼓勵而不是要求企業允許他們的員工在家工作。員工如果受迫前去上班,也沒有明確的法律保障他們的權益。

此外,關於第三級的半封鎖狀態將如何影響諸多家庭生計的討論非常少。目前的紓困方案似乎想採取更直接的行動來幫助企業,特別是製造商,而不是人們。政府已經表示製造業將維持生產,但我們不知道這要怎麼樣幫助那些因為疫情影響不適合前往工作的人們。

在這樣的時期,只有部份的人能在家工作或有其他選擇來保護自己免受病毒的侵害,同時負擔家計。但是有些人在全國進入第三級疫情警戒時便失去了他們的收入;而其他人則冒著被病毒感染或傳播的風險被迫上班。

UBI Taiwan提案:發放「緊急基本收入」

在第三級疫情警戒的封鎖之下,UBI Taiwan的研究小組估計有數百萬的工作受到影響。

台灣民意基金會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有65%的台灣人擔心疫情影響他們的工作以及收入。本就辛苦為了生活打拼的人們,像是移工和街頭攤商, 可能面臨更加惡劣的條件。 有報導指出,一些人們擔心這段期間沒有正常收入,他們將會付不出房租。104的一項民意調查,有76%的求職者已經因為疫情暴發而中斷了他們的求職。

台灣餐飲業是當前民生經濟動蕩的顯著指標,根據2016年的就業數據資料,餐飲業者提供了超過50萬個就業機會。iChef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餐飲業的生意只剩下不到以往的三成。許多部門的需求銳減,我們現在根本不清楚有多少員工被迫減少工作時數或根本沒有辦法去工作。

UBI Taiwan的「緊急基本收入」提案與去年疫情爆發時全球各國直接提供現金救濟的方案一致。這份提案是對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困境和半封鎖的狀態最快,且最有效的解方。我們建議,台灣處於三級以上疫情警戒狀態的每個月,每一個成人發放新台幣15000元,受撫養人則發放新台幣5000元。

我們也呼籲台灣政府應將外國移工納入這項救濟計劃,幫助台灣經濟的重要支柱,與我們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共同面對疫情的人們。如此,居住在台灣的每個人都可以擁有最立即而靈活的安全網,共度難關。

美國「前所未有的」發現金成功經驗,值得台灣參考

美國在疫情無情的摧殘下現已近乎戰勝,在這期間美國政府也對現金的力量有了新的認識。針對有子女的家庭,無條件現金紓困專案將今年的兒童貧困率降低至只有過往的一半

這「前所未有的」的公共政策,幫助了許多迫切需要的家庭脫離貧窮的夢魘 。

去年在亞洲,許多我們鄰近國家向所有公民發放折合約2500035000的現金。日本向所有居民發放了10萬日元(折合約新台幣26000元),研究指出這立即改善了人們的消費行為,特別是對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家庭。韓國,他們的紓困給付政策平均會給了一個四口之家折合約25000新台幣。一項調查發現,有82%的韓國人用這他們的額度來購買食品和藥品等必需品。

儘管各國的疫情嚴重程度各有不一,但台灣應從這些國家中看到疫情爆發對人們生計的影響,學到現金紓困方案的力量。目前,我們也已經看到一些不同的現金給付提案。

民進黨立法委員劉櫂豪呼籲應向所有台灣公民(不包括富人)一次性的發放24000元的現金。這提案將會是幫助台灣人擺脫目前經濟困境的良好基礎。

不過,這提案並未將不斷變化的疫情考慮進來。若不幸台灣第三級警戒不斷延長,甚至需要進一步的封鎖措施,則政府就會馬上需要另一輪給付,緩不濟急。 排除「富人」會放慢給付的速度,即使我們真的需要這樣做,第二年針對其今年的所得稅來回收也會更為有效。

花東縱谷公路拓寬工程 台東段4月下旬動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立法委員劉櫂豪

另一種提案是每天支付請了無薪假、需要在家陪孩子的父母新台幣683元。用意雖好,但它同時也忽略了無子女的家庭,由於疫情而被迫退出工作的人們。

同理,現金給付提案對象的針對性越強,被遺忘的人們就越多,執行起來也越發困難。舉例而言自願休無薪假的員工是否也資格?那麼在當前疫情爆發之前失業的人呢?政府是否會要求必須從企業那裡收到相關文件,行政程序繁冗,卻同時有可能忽略了最需要的家庭。

回顧去年,別重蹈複雜的紓困流程政策

在上一次的紓困案中,許多人排隊等待申請獲得補助,複雜的申請流程使許多人感到困惑,甚至有可能使他們放棄申請。往往那些最需要幫助的人結果最不可能完成所有申請過程。

去年,台灣疫情救助計劃的一部分包含撥款超過4000億新台幣補貼特定行業的公司。現在,除非該行業能提供讓所有人受益的服務,否則補貼他們對幫助台灣人們意義不大。相較於幫助企業,同時希望他們照顧自己的員工。直接對台灣人民以及家庭的現金給付幾乎永遠是更好的方式,

許多其他國家正在慢慢從疫情走出,同時也意識到它們擁有立即緩解金融不穩定的強大工具:現金。當台灣在這最關鍵的時期,我們是否會堅持舊有的方式而無視百萬人的人權?抑或是我們願意重新考慮我們的社會救助政策? 答案就在台灣手裡。

本文原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