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歷經戰爭與制裁,敘利亞一整代年輕人,失去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

【圖輯】歷經戰爭與制裁,敘利亞一整代年輕人,失去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達十年的軍事衝突、西方的制裁、鄰國黎巴嫩的金融崩潰,以及現在的全球疫情,都重創了敘利亞經濟。拋開經濟不談,這一代年輕人走向世界其他地方的機會,也受到嚴重限制,幾乎沒有契機離開這個國家去工作或度假。

實習空姐嘉瓦(Ghenwa)、工程系學生阿里(Ali),以及音樂DJ賈瓦德(Jawad),是在內戰期間長大的敘利亞年輕人。

他們住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那裡沒有如阿勒坡等反對勢力盤據的地點被猛烈轟炸,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生活也遠遠稱不上是正常。

RTXCLUXL
嘉瓦|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長達十年的軍事衝突、西方的制裁、鄰國黎巴嫩的金融崩潰,以及現在的全球疫情,都重創了敘利亞經濟,貨幣幣值崩盤已經導致政府掌控的領土範圍內,出現小麥、燃料等民生必需品的短缺。

拋開經濟不談,這一代年輕人走向世界其他地方的機會,也受到嚴重限制,幾乎沒有契機離開這個國家去工作或度假。

能自在遨遊各國,是嘉瓦決定接受空姐培訓的主要原因,而她已從大學輟學,修的專業是建築學。

RTXCLUX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是敘利亞人,但我無法踏出國門,除非藉由當空姐的機會。」嘉瓦如是說。

「這是唯一能讓我感覺自己可以更快實現夢想的管道……感受到穿梭國境的自由。」

家鄉位在遙遠的敘利亞南部城市瑞達(Sweida),嘉瓦不得不從事多份工作來養活自己,包括陪伴罹患癌症的小朋友到模特兒,無所不做。

此外,跟那些同樣對電音有著熱情的朋友在一起相處,她找到了一種釋放身心壓力的方式。

RTXCLUVK
賈瓦德|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渴望幸福。」24歲的賈瓦德是一名電音DJ,2019年他從杜拜回到了這個他已幾乎不認識的故鄉敘利亞。

曾主修工商管理的賈瓦德表示,音樂是他逃離這個國家悲慘狀況的一種方式。

「這是一個巨大且強烈的震撼,很多地方沒有燈、沒有電;雖然所有的疲憊和悲傷都寫在大家的臉上,但我們沒有放棄希望,相信這一切都會好轉。」賈瓦德說。

和嘉瓦一樣,賈瓦德的夢想也是環遊世界,但作為一個敘利亞人,拿到歐洲國家或申根簽證的希望都破滅了。

由於無法前往西班牙度假,他與朋友們在網路上觀看關於西班牙的紀錄片,不看那些令人心煩意亂的新聞。

RTXCLUVB
雅拉(左)|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33歲的雅拉(Yara)白天是律師,晚上是音樂DJ,她的三個兄弟姐妹離家去國外生活後,她就和父母一起生活。

雅拉過去的生活很忙碌,除了工作、瑜伽、烹飪,以及熱愛的音樂,但她說現在每天還要花很多時間完成一項任務:「排隊等了好幾個小時,只為了給車加油。」

儘管生活危險,但雅拉寧願留在敘利亞。

「我不喜歡其他國家對待敘利亞人的方式,我不想失去我在這裡擁有的尊重,只為了得到那些對我們一無所知的人的同情,即便我知道在這裡的生活很危險。」

RTXCLUVN
阿里(左)與賈瓦德(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7年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時,雅拉就在大馬士革法院附近。

「這是一次可怕的經歷……看到同事的屍體在我旁邊,同時又需要幫助傷患,將他們送往醫院。」

和雅拉一樣,25歲的大學生阿里說,他可以連續幾天談論戰爭期間他的所見所聞。「每天我們都在失去某些東西,每一天都是如此。」他說。

「生活在戰爭地區,讓這本該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變得如此糟糕。」

RTXCLUVC
阿里|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