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生金蛋」的代價——香港環保政策思維停留在40年前?

繼續「生金蛋」的代價——香港環保政策思維停留在40年前?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0年代的經濟奇蹟讓中國官員都同意賦予香港要「繼續生金蛋」的「光榮任務」,中國3個最高的「指導原則」支配了香港的環境議程。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垃圾收費在香港立法「難產」,自2005年首次提出議案至去年終止審議,長達15年依然落實無期退回起點。「東亞四小龍」當中,韓國1995年實施垃圾徵費,新加坡是1996年,台灣是2000年;只剩下香港,原地蹉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

黃金時代風光背後

1980年代以來環境問題備受全球關注,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育如何兩全其美成為國際社會的重要議題。「四小龍」當時是亞洲最富裕的地區,得以在短時間內創造奇跡,主因之一是因為發達國家如西歐、美國等早已明白到發展背後的環境代價,紛紛把產業的生產工序外移;例如美國看中台灣便宜的人力資源與素質(當然還包括政治考慮),在台灣發展鋼鐵、石化等高耗能、高污染性工業。享受經濟奇跡帶來的繁榮之餘,與之共生的是急劇惡化的環境污染。

在工業化與經濟發展優先的策略下,「四小龍」的經濟長期忽視生活環境保護,也陷入嚴重污染的窘境。2012年港府環境局出版《香港環境保護1986-2011》文件,回顧1980年代的香港「煙囪不斷冒出濃煙、柴油打摏機的噪音、工廠非法排放污水以及非法棄置廢物」是十分普遍的現象。港英政府在1986年成立環保署的工作重點,開宗明義已經是為了「亡羊補牢」,盡快整治過去疏忽環境所導致的問題。生活水平提高了,民眾要求改善生活環境的聲音愈來愈大。港英政府成立環保署的同年,台灣小鎮鹿港爆發一連串反對美國杜邦公司設置二氧化釱工廠的運動,拒絕成為一個煙囪陰影下的工業城,開啟了台灣本土環境運動的風雲時代。

RTXNFO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灣的分類回收發展久遠。

此外,「可持續性發展」觀念也愈來愈受國際社會重視。1987年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發表報告《我們的共同未來》,為可持續性發展定下世界各國普遍採納的一個定義:「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而又不損害子孫後代能滿足他們的需要的發展模式。」這被視為一份官方承諾,國際組織如聯合國、經濟合作和發展組織、歐洲聯盟等就達致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提出具有實踐性的指導主題和準則,例如限制氣候變化、更多使用潔淨能源、改善交通系統和土地用途的管理、保護生物多樣化、紓減擠迫和污染問題等等,是對環保政策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1989年英國經濟學家David Pearce出版《綠色經濟的藍圖》,首次提出「綠色經濟」,指出保護環境對經濟發展的意義:可持續發展的基本觀點是「經濟與我們的生存環境是不可區分的。它們相互依賴,因為我們管理經濟的方式影響環境,環境質量也影響經濟的運行。」環境重要,是因為它直接/間接貢獻生活質素,也同時直接貢獻經濟增長;更合理地衡量經濟增長,應該把非市場化商品和服務與市場化商品和服務同等對待。Pearce告訴世界「環境有價」,更重要的信息是:沒有明顯的例子指出環保法例會傷害國家的競爭力。

各國政府不得不回應保護環境的訴求了,其他「三小龍」在那時期分別推出好些相關的重要政策和法例,包括垃圾收費作為廢物管理的主要手段之一。香港雖然未有跟「三小龍」就垃圾收費立法,但在1998年提出《減少廢物綱要計劃》,也有提出「污染者自付」及「用者自付」策略:

《減少廢物綱要計劃》所建議的做法是傾向使用更多的市場手段(例如「使用者收費」),鼓勵採納有效管理及良好環保做法。當「污染者自付」及「用者自付」原則更普遍被採納時,廢物產生者將會積極地管理他們產生的廢物以控制成本。假若我們適當地使用這些市場手段,應可以提高廢物管理效率、減少廢物從而減低廢物處置成本、減低對自然資源造成的不必要剝削,以及使廢物循環再造更合乎經濟效益。

建議最終當然是不了了之(然後是20多年後垃圾收費法案「胎死腹中」),而香港的環保政策似乎也冰封在那個年代。

RTS16UI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位於香港將軍澳的堆填區。

繼續「生金蛋」的代價

1980年代香港的環保政策還算跟上國際步伐——環保署成立後就嚴重影響居民生活質素的環境問題進行管制,《水污染管制規條》、《噪音管制條例》、《廢物處理條例》等等條例先後通過實施,使我城的空氣、噪音、水質污染和廢物處理都有所改善。當時的政策以「指令與控制」(command and control)主導,政府倡議污染管制條例,將之變成事實,然後由行政官僚操作。對於環境管治,政府說不上有一套整全規劃,只是把各種污染問題個别處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煙囪冒出濃煙,就規管煙囪廢氣排放;柴油打摏機製造高噪音,便改用液壓打摏機;工廠非法排放污水和棄置廢物,就把廢水排入公共污水系統,並實施廢物處置計劃去收集及處置廢物。即或如此,平情而論,當時的環保工作是有效的。其中一個例子是政府在1990年7月1日實施《空氣污染管制(燃料限制)規例》,限制燃燒的含硫量,結果香港的二氧化硫水平一夜之間驟降,而且沒有反彈。

1990年代香港污染問題得到改善,主因之一還有香港步入「去工業化」階段。香港廠商基於內地改革開放之後生產成本較低、環保政策寬鬆,紛紛將工廠向珠三角北移,發展「前店後廠」的經營模式。到1999年香港工廠數目已由高峰期超過5萬家減少至20,380家,說當時港府控制污染的工作功效「顯著」,其實一定程度上是把污染轉移。這同時也加深了港府的「惰性」,一直無法開展一套全面、綜合的環保政策,遑論為市民培育可持續發展的價值觀、社會共識。1990年代末香港大學發表研究報告,透露香港與可持續性發展的距離愈拉愈遠……。

不過,香港是「特別」行政區,回歸後在「一國兩制」下中央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賦予特殊的地位繼續以港式資本主義貢獻國家經濟發展。已故香港綠色運動先驅文思慧博士曾經指出,1980年代的經濟奇蹟讓中國官員都同意賦予香港要「繼續生金蛋」的「光榮任務」,中國3個最高的「指導原則」支配了香港的環境議程,首要者是:

香港是一現代經濟體系及一經濟奇蹟,一如其他亞洲小龍一樣。但是除非他的驕人經濟增長率持續下去,否則他實難以生存下去。在這主題之下,要香港現時達致一個高的控制污染水平或要他在自己的境內保留一片不被破壞的郊野這樣「奢侈」,實在是自殺行為。因為如此一來就要調低其發展步伐,而那根本是匪夷所思的。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