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來的旅遊人,開一家異國風情小酒館——Lonely Paisley

留下來的旅遊人,開一家異國風情小酒館——Lonely Paisley
Photo credit: 莫小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旅遊人像沒有腳的雀仔,是甚麼讓他們決心落地?

文:莫小巧(專題記者,副業是吃。人生路漫漫,吃過菜單轉眼即忘,但永遠記得人間有味)

日光之下無新事,深水埗的水泥牆Cafe開得俯拾皆是,還要介紹嗎?

今次推介的店,有咖啡喝,但絕不是素白舊調子的那類店。甫進門,眼球被壁上五彩斑斕的腰果花(Paisley)壁畫吸引着,全人手繪畫,每一下筆觸,都讓訪客置身一片異國風情的氣氛,誠意盎然。

2
Photo credit: 莫小巧

色彩如店名Lonely Paisley。「Paisley」,中文解作腰果花,看起來難唸,但立即認出是關於中東及印度的圖案,所以此店供應印度小食炸脆球(Pani Puri)、格魯吉亞蒜香牛油雞扒(Georgian Butter Garlic Chicken)等等特色美食,又不乏土耳其紅酒;喝到微醺,就索性攤到Tapchan上,那是一種中亞流行的沙發座位,店內放了三張,是店主精心挑選和佈置,讓人愜意地用餐。

1
Photo credit: 莫小巧
印度脆球配海蝦冬陰公
5
Photo credit: 莫小巧
格魯吉亞蒜香牛油雞排
4
Photo credit: 莫小巧
阿根廷紅蝦香辣青醬海鮮扁意粉

「Lonely」則是向Lonely Planet致敬,簡寫看起來都是L.P。四位店主開這家餐廳前,曾經都是背包客,在世界各地遊歷過,足跡遍佈超過一百個國家,開一家餐廳,其實是他們將過往於外地品嘗過的味道,盡力於餐桌上呈現。過去一年,世界被疫情的陰霾籬罩,人們無法出行,每當念掛途上遇上的一切,來這裡吧,絕對勾起香港人的旅遊魂。

3
Photo credit: 莫小巧

旅遊人像沒有腳的雀仔,是甚麼讓他們決心落地?

是窮?

店主之中,有人本身經營小型旅行社,主攻文化深度遊,本來搞得有聲有色。然而世事難料,一場世紀疫情,令世界變了樣,出行無期,他們始終需要為生計再作打算。話雖如此,落地,何必投身困身、辛苦的飲食業?

卻是愛。

店主們都是好愛好愛香港之人。如其中一位店主Sonya所述,「好想好想留在香港。」2020年無疑是聚散年,我們天天練習說再見。坦白說,不只一人撥過她冷水:「有這些錢開店不如移民。」她也想過到外地生活,「旅遊人這麼靈活,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會生活到……」但是,留下來,不是因為無可奈何,卻是一種有意識的選擇。

2019年,她試過「人在外地心在家」,那種心繫我城、同呼同吸的感覺,怎樣也拿不掉抹不去。她索性找一個理由,將自己捆在香港,簽一張租約,開一家餐廳,選擇再孤注一擲,忠於自己。年過三十的她,總是心境年輕,敢作敢為;她的說話,總讓我想起My Little Airport的歌詞:「再過春天 / 再過秋天 / 這裡都不會改變 / 或者永遠都不變 / 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

他們從這裡開始,建立一個地方,起碼讓擁有同一種信念的人聚首、安慰。就像他們放在街外的宣傳牌一樣,「Lonely but not alone」,再難行的路,彼此一起過。

7
Photo credit: 莫小巧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