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洲經歷過四次封城,每一次封城對於民主都是重傷害

我在澳洲經歷過四次封城,每一次封城對於民主都是重傷害
圖為墨爾本市中心伯克街(Bourke Street)在去(2020)年8月政府宣布封城的畫面|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你可以自行量測針對國情與疫情,不封城帶給你的染疫甚至生命喪失風險VS封城帶給你的身心靈與經濟損失,孰輕孰重,然後做出你支持與不支持的決定,我都能理解。但喊封城與否,這個議題始終是需要很負責任的談,而人民的素質,也絕對決定了政府有多少決策籌碼。

文:Phoenix Wei

其實很不願意聊封城,因為封城是件非常嚴肅的事情,需要負責任的聊,不是喊喊口號喊爽的。

澳洲是全世界極少數大規模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封城且成功病例清零的民主國家。而因為這主要發生在維多利亞州(以下簡稱維州),身為住在維州八年的我,應該是有點資格來聊這件事。維州花了五個月封城並完成病例清零,在這過程中,維州是日確診最高一天到過700多例,而大概有兩個月的時間每日確診超過百例。

先說,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支持與不支持封城的理由,我只希望大家在討論之前,可以先靜下心來花點時間讀讀這篇正在經歷維州第四次封城的我,對於封城的一些想法。

封城與個人

先講一句:你各位的自主封城真的辛苦了,謝謝你們的付出,幫自己、幫醫療、幫警消、也幫政府的忙。然而,目前所謂的自主封城,就真正的封城現實來說,還差很遠。甚至用很難聽的比喻:像是在玩家家酒。不是說在抹滅你們的自發幫忙,而是我很怕這種所謂自主封城營造的一時街上空蕩情境,就會讓大眾認為原來封城這麼簡單而已,然後把封城拿來當口號喊喊。

設想一個情境:你每天只能在家裡工作,因為疫情公司營運受影響一週只能給你上三天班、薪水只剩六成。房東也有難處所以無法調降房租,你減薪的薪水扣完房租、水電、瓦斯、網路手機費後,大概剩3000元台幣給你吃三餐過一個月生活。你每天只能早上5點到晚上8點的時間外出,你外出只能是為了工作、緊急看病、採買生活所需、以及去公園跑步運動。

採買生活用品跟運動只能在家五公里範圍內、只限一小時且不能有人陪;家裡不能有訪客;家裡公寓的公設泳池健身房全部因禁令關閉不能用;外出強制戴口罩;想去銀行辦事結果捷運公車減班;跑到了銀行結果分行因為疫情影響調度營運沒開只能去總行;想吃巷口懷念的滷肉飯結果發現他老闆撐不住倒了;想買電動剃刀回來自己剪頭髮結果除了便利商店跟賣場外幾乎店家都沒開,買不到所以你只能回到你的小窩、用你之前存的積蓄網購,然後發現網路上早被搶光缺貨。

這是我在維州去年(2020年8月2日到9月28日)第四階段:災難狀態的逾2個月封州宵禁歲月裡的一日生活的台灣類比版。而這包含在維州自去年6月下旬到11月底的那五個月第二次大封城中。

AP_2021830347960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圖為墨爾本在去(2020)年8月宣布封城時,民眾徒步離開市中心的畫面。

先問問自己,你覺得你可以忍受這樣的生活多久。再試著假設你自己是當時的我,在墨爾本過類似這樣的生活快五個月,你覺得你能不能撐完。

封城這件事,最簡單來說,就是在看你口袋夠不夠深。如果你上有祖產、每秒多少上下、在家不工作耍廢超過一年都能活得好好的,那的確封不封城對你的經濟面沒啥影響,而且封城可能可以大幅降低你的染疫風險。

但我相信這個社會絕大多數的人不是如此,尤其是中低階層的人。

多少人在疫情前每個月收入扣掉生活開銷後就已所剩無幾?我相信大多數20-40歲年輕族群的生活是屬於60-80%緊繃的,只要生活沒有發生大變故意外,每個月多少可以幫自己存一點錢或是擁有一點點的奢侈花費小確幸,就是還過得去的生活這樣。

但這是在承平時代。

大變故發生了,例如這次疫情,你不會知道你會不會明天突然沒工作或被減班,你的經濟緊繃程度可能瞬間來到90%+甚至破百開始入不敷出需要吃儲蓄。如果此時需要你用自身積蓄先撐兩、三個月甚至半年,你的口袋夠深嗎?需要先問自己這件事。

經濟層面聊完,換心理層面。

你可以忍受幾個月不能面對面見到你的家人、朋友、伴侶嗎?你可以忍受幾個月從早上起來到晚上睡前,你眼前都只是你那幾坪家居空間的房門、床、浴室、傢俱,然後每天只能有一點點的時間可以看看外頭的世界,戴著口罩透透氣?在此同時,你可能還要煩惱你的工作、經濟、家庭、生活、感情壓力,你真的覺得自己不會被悶壞嗎?你真的有把握封城只會封幾天嗎?

澳洲經過去年到現在目前各州封城做法大抵有兩種:看到小火苗就趕快封然後撲滅它;或是森林大火了所以趕快封先撤離戰場讓它自己先燒過勢頭開始要沒東西燒了再來慢慢撲滅。台灣如果這時候要封,就會是屬於後者,也就是如果要封城,一個月是一定跑不掉的。

各位,如果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病例還是每天破百,沒有解除封城的條件,你真的覺得你的心理不會出問題嗎?

兩個參考數據:上述提到的去年維州第二次大封城的五個月期間,維州心理諮商電話案件數增加了30%。在維州進入第四階段災難狀態宵禁的第一週,維州年輕人自殘緊急送醫的數量比起前年同期增加了33%。

我們不能要求每個人的身心都一樣強壯,而這些需要幫助的人、自殘的人,是不是也是在消耗醫療與社會救助量能?

但我們都知道,人之所以叫人類,就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只是一個獨立個體。只要是人,就多少有羈絆。

封城與家庭、社群

還記得上面我的宵禁生活一日類比版嗎?我們試著幫這個情境加一些附加狀況。

如果我同時有伴侶老婆,對方卻因為疫情完全沒收入了,怎麼辦?

如果我同時有小孩、嬰兒或寵物,怎麼辦?

如果我同時還需要煩惱退休的父母的生活,怎麼辦?

如果上述你需要同時擔心的父母老婆小孩伴侶嬰兒寵物,他們是生病需要照顧的,那又怎麼辦?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