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移民,都忘不了在新家園聽到的第一句話

所有移民,都忘不了在新家園聽到的第一句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遇到當地人,對香港有點印象的,我們總銘感在心。

所有的移民,都不會忘記來到新家時遇見的每個人所說的第一句。

當我們拖著沈甸甸的行李步出機場,我們總不會忘記機場職員特意走來,問我們去哪裡,然後給予我們清晰的指示,還不忘遞一粒糖果給隨行的小兒子。搭過火車,步出小鎮的火車站,走進附近商店問路,抱歉地跟店主說自己德文不好,誰知對方第一句就回應:「Nothing to be sorry about, we can speak English」,配以誠懇的笑容,讓我們很快找到租住的地方,不用拿著地圖匍匐而行。對方說的第一句,無論多少年以後,我們都不會忘懷。同樣,要是對方不友善,第一句就說不會德文不要問路,我們也會終身難忘。

遇到當地人,對香港有點印象的,我們總銘感在心。在學校的課堂,跟老師說自己來自的東方大都會,對方馬上問到那裡是否很多高樓大廈,然後跟你說他從電視上看到香港的事,感到很痛心。聽到對方對香港有印象,就如在雪地步行一夜後找到前面一家亮著燈的旅館,老闆前來遞上的毛毯。不用是名牌,就像對方不需對香港的歷史如數家珍,但背後的同理心,卻教人銘懷。有時在德國遇到對東亞有興趣的人,聽到我們的來歷,可以搭得上幾句嘴的,令人感到格外溫暖。許多年後,我們都會記住,那天認識的朋友,第一句就問到香港的情況,而不是用日文打招呼。

我們要增廣見聞,不只是為了找工作,更不是為了炫耀知識,乃是希望用第一句來炙暖別人的心房,而不是說些別人國家的固定形象。遇上敘利亞的難民,我們立即說得出該國近年的危機;碰上來自波蘭的同學,我們馬上講得出該國最近的憲法爭議:認識了委內瑞拉的友人,我們都曉得問對方的家人在政變之下是否安好。能夠講得出其他國家的二三事:首都、人口、貨幣、大城市、著名科學家,總令別人覺得與別不同。原來在另一片土地,有位不同膚色的人,都在關心自己的國家,我們都不再孤獨。

令人難忘的第一句,不需巧言令色。一兩個事實,幾聲的問候,都會長留人家心坎。正如許多年前的運動會上,你在衝線前跌下,鄰班那位同學停下來握著你的小手,一起走過終點。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