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不是普通的狗》:「戳鼻測試」不完美,但用來測試狗狗的戰鬥本能卻很有效

《牠不是普通的狗》:「戳鼻測試」不完美,但用來測試狗狗的戰鬥本能卻很有效
圖為軍犬示意圖,非內文提及之軍犬真實照片|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你想要一隻可以往回追溯好幾代血統最純正的狗——擁有非凡能力和性情,可能產出軍犬的血統,那麼你就必須到歐洲去找,像是比利時或荷蘭,這裡的工作犬繁殖與訓練長期以來一直都被視為一種企業、一種運動或是愛好。

文:威爾.切斯尼(Will Chesney)、喬.萊登(Joe Layden)

要維持一個自給自足的犬隻計畫,第一步,同時也是最重要的步驟便是採購犬隻。這聽起來很理所當然,卻是相當艱難的一步,因為最適合作為軍犬的狗,尤其是海豹部隊所需的戰鬥突擊犬所需的要求與技術都更高,在當地的繁殖場並不容易找到。海豹部隊要的是精英中的精英,與人類相等的最傑出動物。在美國肯定能夠在特定的繁殖場和訓練機構找到優秀的狗。由於軍犬已是執法機構和軍隊的固定成員,此行業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供應商和教練們不斷提供聰明又能幹的狗給廣大的客戶群。這些狗之中有些是土生土長的,但絕大多數並非如此。

若你想要一隻可以往回追溯好幾代血統最純正的狗——擁有非凡能力和性情,可能產出軍犬的血統,那麼你就必須到歐洲去找,像是比利時或荷蘭,這裡的工作犬繁殖與訓練長期以來一直都被視為一種企業、一種運動或是愛好。

現今大部分被帶回美國用於執法單位或軍隊的狗都是體育項目的產物,像是德國的護衛犬賽(Schutzhund)或是荷蘭的皇家警犬競技賽(KNPV)。這些狗已獲得證書證明牠們擁有追蹤、啃咬、探測氣味以及無條件遵循指令的能力。

並不是一買到狗就可以立即參與部署,但可以肯定這些狗已經具備邁向成功所需的基本特質和基礎訓練。牠們不是需要從頭開始培訓的幼犬,大多數在被美國客戶購買前就已是二或三歲的成犬。多方面看來,牠們跟特種部隊的人類夥伴們正好處於同一個發展階段:青春期晚期或成年的初期。牠們強壯、健康,並且準備好要成為一項獨特的資產。

這些狗並不便宜,但在一開始,至少不算是高價到讓人負擔不起。一隻擁有純正血統的瑪利諾幼犬價格最貴是兩千歐元,但實際上通常是便宜許多。若幼犬成長為一條擁有多個證書和獎盃的成犬,那麼在賣給美國的買家前,牠的價格將會大幅翻漲四倍。

大多數戰鬥突擊犬都是在為期兩至三週的歐洲短期旅程期間購得。這些行程完全跟度假八竿子打不著。相反地,這些都是行遍數百公里,在多個國家進行的瘋狂又累人的冒險,這中途會參訪多間私人俱樂部和繁殖場,最終買家會替軍隊中以及執法機構的客戶購得多達五十隻合適的狗,有時也會提供給私人買家以及政府的保全人員。

我認識開羅的幾個月前,牠就已被位於南加州的阿德霍斯特企業的父子檔戴夫.雷佛以及麥可.雷佛於歐洲採購行程間購得,此公司專門替警察與軍隊提供警犬和軍犬,同時也替私人買家服務。戴夫於一九七○年代中期創立公司;麥可於二○○四年出國,隨後服役於美國陸軍。

有時候,阿德霍斯特的人會獨自進行此種採購之旅;他們喜歡輕裝上路且步調快速的行程,允許客戶一同前往可能會使事情變得複雜,也會拖慢大家的腳步。但軍方的客戶例外,「因為這是正確的事情。」麥可.雷佛這麼說。雷佛父子很清楚該尋找哪一種狗,因此不會浪費時間糾結到底該不該花錢。實際上,他們的方法很有效,不只是對他們自己有益,參與過程的所有人也同樣受益。

畢竟這是個賣方市場,若你去到一個地方那裡有八條狗,你在每一隻狗身上都花了幾個小時,那麼這大概是你最後一次踏進這種特殊俱樂部和繁殖場的機會。總地來說,雷佛父子僅花十到十五分鐘在每條狗身上,他們不只是仰賴繁殖場的聲譽和大量的文件與證書,同時也盡可能以自己的能力測試犬隻。

這聽起來好像很矛盾——盡可能測試狗隻,在短短十到十五分鐘的時間裡——這個嘛,只要買家知道自己在幹麼就夠了。

最單純又最可靠的測試不僅是考驗牠們的本能或追蹤、探測氣味的能力,而是更深層的東西:狗狗們的心。麥可和戴夫.雷佛穿上防咬裝後走到一個僻靜的地點,躲在某棟建築或是濃密樹林的一角。接下來狗狗被放出,聽從指令追蹤目標。通常牠們很快就能找到,或者至少能走到周圍地區,然而一旦找到目標,牠眼前的對手可不像先前受訓時遇到的人那般安分。

「狗狗來到幾公尺之內後,在牠開口啃咬前,我會輕輕戳一下牠的鼻子,好了解牠會如何反應,」麥可說。「不會很用力,不會傷到牠,但確實會促使牠站起身。那正是我們想見到的。我們想看牠如何應對這種挑釁。若繼續前進張口攻擊,那就太完美了。若牠遠離我腳邊十五公分,大聲吠叫以示爭取第二次攻擊機會,那也行。但若是牠逃離了六公尺,那就難了。這代表牠應付不來此種程度的攻擊。」

戳鼻測試可能不是完美的測驗方法,但用來測試狗狗的戰鬥本能卻很有效。只要狗狗具有這種本能且又是頂尖的歐洲品種,那麼其他本領都可以之後再教。當然了,這不能保證一切。有時一隻狗在俱樂部裡表現得很棒,具有無可挑剔的血統和履歷,面對戳鼻測試時展現出天生鬥士的風範。之後,不知何種原因,到了加州或維吉尼亞州或其他任何地方後卻完全變了一個樣,只得接受更進一步的測試然後被淘汰。

「確實有這種事,」雷佛說。「我們有時候會買到不適任的狗。但幸好這樣的比例不是太高。」

二○○八年五月,兩位軍方客戶之一的唐.克里斯蒂也抱持著同樣的希望(另一位是加拿大特種部隊的代表),他加入了阿德霍斯特的歐洲採購之旅。曾在伊利諾州庫克縣警局擔任中士的克里斯蒂任職於一間與海軍簽約的公司,負責進行維吉尼亞州的海豹部隊精英犬隻計畫。克里斯蒂的雇主授權他可以從阿德霍斯特的庫存犬之中購買數量無上限的狗;他一起到了那裡仔細看看那些狗,並親自觀看阿德霍斯特的挑選流程。

抵達荷蘭的第一天,這群人從奧斯楚特的飯店去到位於貝斯特鄉間的KNPV 犬隻俱樂部,兩地相距不到十公里。雷佛父子立即著手進行評估與測試狗的工作,同時間克里斯蒂和加拿大代表在一旁觀看做筆記。

大部分的狗不是德國牧羊犬就是比利時瑪利諾犬,還有夾雜了一些荷蘭牧羊犬。全部的狗都身材勻稱且運動能力極佳。牠們全都經過訓練。挑選程序開始後,克里斯蒂和加拿大代表加入了阿德霍斯特的行列,其他私人客戶和俱樂部管理人員組成另一小隊。他們看著狗狗候選者們展現追蹤與偵測氣味的好本領,每隻狗的技能似乎都不相上下—也就是說,牠們都具備勝任工作的能力;而其中有幾隻特別傑出。

下一步開始測試個性。戴夫.雷佛穿上防咬裝,開始把自己變成人體誘餌這項吃力不討好的任務。這測試大部分的狗都表現得不錯,不過其中有些特別優秀。阿德霍斯特小隊評估的大約十二隻狗之中,其中有隻特別引人注目的瑪利諾幼犬名為開羅,年紀大約二到三歲之間,是所有狗之中意志最為堅定的攻擊者,也是最有前途的候選者之一。

開羅的履歷證明牠的認證測試成績超乎尋常的好,然而,這些終究只是數字。牠身形健壯、正值青春期、大約三十公斤重、牙齒良好、顯眼的耳朵沒有內外翻,再加上一身濃密健康的毛髮。牠的毛色比一般瑪利諾犬來得深:紅褐色的毛皮,腿部與軀幹遍布黑色斑點,頭部的色澤至口鼻部分逐漸加深。牠棕色的大眼又亮又機靈,裡面寫滿著想要工作的渴望。

「牠看起來很棒,」唐.克里斯蒂回憶道。「但以同個標準來看,牠們的外型全都很棒。你要試著不被審美觀主導。」

事實上,開羅是一隻「混血瑪利諾犬」,而非純種,這血統的古怪之處可能會導致牠無法參與某些競賽。牠看起來就像是瑪利諾犬和牧羊犬的混種,顏色則像是荷蘭牧羊犬。這些並不能代表什麼。開羅並不是秀場的狗,而是一隻工作犬,牠的工作能力非比尋常。然而以各方面來說牠的外型都有點獨特,而當天的表現也相當不凡。

「開羅非常強壯,」克里斯蒂說。「我記得牠非常冷靜地咬著防咬裝,完全沒有鬆口。戴夫.雷佛試著甩開,但開羅死命緊咬。在這樣的啃咬測試中,你要對狗大吼尖叫;你要戳牠——不是傷害牠,當然,只是為了勸退牠。而開羅相當頑強。」

這組成員從那間俱樂部中選了幾條狗。開羅是其中之一。牠被放置於外出籠,跟買家一起坐上休旅車。下一站是下一間俱樂部,下一座城鎮⋯⋯隨後又是一座座不同的城鎮和俱樂部⋯⋯持續了大約兩個禮拜。這趟旅程結束前,阿德霍斯特大約購得了三十至三十五隻狗。唐.克里斯蒂獲得了最傑出的那隻。他總共挑了八隻,包括比利時瑪利諾犬開羅。那些狗分別花費了大約一萬美金,全被送往維吉尼亞州開始接受成為戰鬥突擊犬的訓練。

這批狗大多是比利時瑪利諾犬;其中有少數幾隻是荷蘭牧羊犬;德國牧羊犬數量為零。這三種品種都聰明且運動能力極佳,但瑪利諾犬是其中體型最小、運動神經最發達的,這至少可以說是最受司法機構和軍隊歡迎的部分原因。如同德國牧羊犬,瑪利諾犬的外型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牠的外表可以嚇退那些打算犯法的人,也讓安份守法的人感到放心。這兩個品種在司法界相當管用,比方說用於巡邏和維持大眾秩序。德國牧羊犬和瑪利諾犬偵測特定氣味的能力都無與倫比。

所有狗隻的嗅覺能力都遠遠超乎人類的想像;牠們的嗅覺遠比我們靈敏上萬倍。但所有的狗之中,德國牧羊犬和比利時瑪利諾犬在這方面的能力排行近乎第一。根據美國犬業俱樂部的資料,瑪利諾犬的嗅覺能力在所有品種中排行第六;德國牧羊犬第四,只稍稍比以下三種獵犬與警犬遜色:米格魯、巴吉度獵犬以及尋血獵犬。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牠不是普通的狗:海豹隊員與軍犬開羅走過戰火療癒彼此的人生》,高寶出版
作者:威爾.切斯尼(Will Chesney)、喬.萊登(Joe Layden)
譯者:蕭季瑄

有時候無論你再怎麼努力,傷口就是無法癒合……
沒有比狗更無所求的付出,
牠狙殺了賓拉登,也救了我的人生。

2011年5月,海豹部隊在「海神之矛行動」中成功狙殺賓拉登,當時最廣為人知的突擊隊員正是軍犬開羅。這是一個關於一隻軍犬如何名留軍史的故事,也是馴犬師威爾用生命銘記的故事。

開羅對威爾來說,不只是一同走過生死的戰友,更是救命恩人。這是基於互相尊重與信任產生的緊密關係。在經歷同袍罹難、自己中彈的身心雙重創傷後,威爾開始出現創傷症狀並罹患嚴重頭痛,是開羅將他從瀕臨崩潰的狀態中拉了出來。

你真誠的雙眼望進我的靈魂,搖著尾巴毫無保留地守護我;
我也將回應最大的溫暖陪你到最後。
嘿,開羅,謝謝你從這個殘酷的世界救了我。

當無情的戰火、冷酷的政治決策者、陳腐的官僚體系環伺在側,在這個殘酷而絕望的世界中,人與狗之間跨越物種的真摯情誼是彼此僅存的一絲溫暖。

在開羅退役後,威爾給了開羅一個很棒的家,他們彼此陪伴,就像過去他們一直在為對方所做的一樣。

getImage-2
Photo Credit: 高寶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