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停以巴衝突有功,埃及是否能順利接下華府在中東的代理人?

調停以巴衝突有功,埃及是否能順利接下華府在中東的代理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開羅出面調解以巴衝突,結束11天的激烈戰火,讓拜登相當滿意,公開感謝塞西的努力,並強調華盛頓將會與開羅加強雙邊關係,顯示埃及在區域和國際穩定的作用與地位已漸漸升高,做為區域安全的調停角色有助於美國在中東勢力的平衡。

一提到埃及,在腦中第一秒會聯想到什麼?法老王、金字塔,還是剛才被「大排長榮」堵塞的蘇伊士運河?2011年1月在開羅的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成千上萬的埃及人聚集在這,進行著一場起義,目標推翻埃及的專制統治者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這項抗議在此刻達到高潮,且在阿拉伯世界散播,爾後被稱為「阿拉伯之春」運動。

十年後的今日,全世界深受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肆虐,解放廣場的人煙稀少得可以。革命後,物換星移的埃及政治是否已變得和美國、西歐國家一樣?而推翻穆巴拉克,產生的「自由味道」是否能為人民帶來另一種思考邏輯?

如今駐足站在解放廣場上,你會看見於2020年剛整修完成的歐式建築物,讓開羅的市景變得與以往大不同。具有155年歷史的解放廣場,從古至今,不僅在埃及的文化和歷史佔有特殊的地位,位於交通樞紐的地點,更是革命集結地的象徵,為它帶來各種面貌。

2014年獲得第86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的《埃及廣場》(The Square),紀錄了2011年在解放廣場的革命運動以及動蕩。片中闡述埃及政治家若能控制解放廣場,就能夠擁有吸引人民的力量。

建於19世紀中葉,一開始只是仿造巴黎林蔭大道的廣場,在英國殖民時期,成為英軍軍營的駐紮地。1952年埃及革命,新的統治者加瑪勒・阿卜杜勒・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將此夷為平地,替換為阿拉伯國家聯盟的總部,並重新命名為「解放廣場」。

「阿拉伯春天」運動十年後,埃及與華盛頓關係如何?

曾經是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最喜歡的獨裁者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在拜登(Joe Biden)剛上任時沒得到好臉色,拜登對埃及政府藐視人權的作風感到感冒,為此曾警告過埃及總統。

但這次開羅出面調解以巴衝突,結束11天的激烈戰火,讓拜登相當滿意,公開感謝塞西的努力,並強調華盛頓將會與開羅加強雙邊關係,顯示埃及在區域和國際穩定的作用與地位已漸漸升高,做為區域安全的調停角色有助於美國在中東勢力的平衡。

原先川普將以色列作為對伊朗壓制的棋子,如今對拜登政府已不是那麼重要。相對地,雖然拜登在上任時推翻川普的埃及政策,同時又將人權視為主要問題,但這次塞西的大功,是否會把埃及推向華盛頓政府在中東的代理人?如果可以,為何是埃及,而不是其他國家?

2020年9月15日,在歷史上的重要時刻,阿聯與以色列簽訂「和平協議」,海灣國家將此視為阿拉伯世界的新發展,更帶動其他國家對以色列示好。但對巴勒斯坦人而言,無疑是種背叛。儘管阿布達比認為,和平協議有助於緩解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的曠日以久的衝突,但不到一年,事實證明,只是黃粱一夢。

雖然阿聯在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與利比亞頗有勢力,但基於巴勒斯坦對阿聯的不信任,是不可能接受從中的調停。而經濟狀況不佳的埃及卻有著獨特的地位,根據歷史,在1979年埃及是第一個與以色列和解的阿拉伯國家,造就以色列與埃及兩國間外交安全的基礎。

儘管埃及的地區影響力在21世紀不像之前強大,但仍然藉著歷史基礎與其他國家保持政治和文化關係。以埃42年的歷史淵源對彼此產生的信任感,加上巴勒斯坦對埃及血濃於水的觀點,讓埃及在以巴衝突長久以來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除此之外,埃及與哈瑪斯所控制的巴勒斯坦領土:加薩走廊,一同共享邊界與安全利益。自2007年哈瑪斯奪取對加薩走廊的控制權以來,以埃兩國還對其實施了封鎖。為了打擊埃及西奈半島北部出現的ISIS,在塞西的領導下,埃及和以色列雙方深化了情治交換系統。

埃及、以色列與哈瑪斯之間的關係,是屬於一種相互讓步的狀態。雖然以色列與埃及對於巴勒斯坦人的問題具有不同的立場,但基於歷史的淵源,能有信任的基礎;而哈瑪斯對埃及的讓步在於,期望埃及能夠開放邊界的過境點,若要達到目的,哈瑪斯勢必在某些項目上與埃及合作,開羅政府明白過境點對哈瑪斯的重要性,掐著這點,也為埃及增加了調停的籌碼。

RTX8334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埃關係將逐漸升溫?

埃及是否在未來與白宮之間的關係,熱度會逐漸升高?我們最後還是要將兩個方面的發展納入考慮。

第一個,埃及長期以來為美國第二大軍事援助國,每年接受13億美金軍援。2017年川普以埃及民主進程缺乏進展與人權狀況不佳為由,削減9570萬美元的援助。原因在於自從2013年埃及政變後,塞西推翻伊斯蘭主義的穆西總統後,有數以萬計的伊斯蘭主義者與批評政權者被監禁,而國際人權組織經常指控塞西限制言論自由、進行不公平審判和執行死刑。

至今埃及的人權問題尚未解決,拜登要如何在利益與處理人權議題上達到平衡,也是一項考驗。因為同樣對中國、俄羅斯都提出改善人權的要求下,或是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為了逮捕反政府份子而「劫機」的行為,都是在挑戰白宮的底線,而埃及為何可以變成例外?儘管塞西不是拜登在中東最喜歡的獨裁者,但的確要小心,是否會偏離原先設定的軌道。

第二個,埃及長久以來偏好多邊主義外交關係。除了英國殖民統治的影響外,21世紀的今日,埃及政府與俄羅斯、中國和法國皆抱持著良好的互動關係。在軍火交易上,這幾年俄羅斯對埃及的出口從未停過。儘管川普時期對各個國家發出警告,誰若購買俄羅斯軍火也將同樣遭受制裁。偏偏埃及就是不吃這一套,陸續和俄羅斯購買了蘇愷35與米格29戰機;但在拜登上任後,亦批准了美國雷神公司對埃及1.97億美金的軍售計畫。

此外,2015年12月,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與埃及塞西總統簽署了一份建造核電廠的合約。依照合約,俄羅斯貸款給埃及7615億元台幣,助其建立核電廠的費用。2020年埃及首次參與俄羅斯在黑海的演習,目的是為了向土耳其顯示埃及對其插手利比亞的局勢感到不滿。加上土耳其也將腳踏入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衝突,俄羅斯感到相當不快,黑海軍演正好示警土耳其,俄羅斯有意維護地中海東岸的勢力平衡。

近日埃及眾議院批准了俄羅斯與埃及全面夥伴關係和戰略合作協議,這項協議是兩國總統在2018年10月簽署的,規定兩國外長加國防部長,每年以「2+2」形式會面,說明埃及在軍事方面不願意太傾向美國,想要藉此保持勢力的均等。

相較於俄羅斯,埃及與中國早在2014年12月與中國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此外,擴大對中貿易與發展疫苗是今年埃及政府的重點項目。2016年塞西所提出來的「埃及願景2030」,企圖將埃及轉變為現代國家,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埃及2020年的GDP還是能夠保持在3%以上,一部分的貢獻來自於中國。

2013年中埃貿易突破100億美元,2019年已達132億美元。中國除了是埃及連五年的最大貿易夥伴外,還是助其生產新冠疫苗的幕後推手。

埃及將在今(2021)年6月開始自產疫苗供應國內需求,多出的部分則是提供給其他非洲國家。在普遍衛生條件較差的非洲地區,埃及若能做到供給者的角色,將對塞西政府地位有相當大的助益。中國則藉由疫苗生產的合作與基礎建設的開發,將勢力深入北非與東地中海,確保中國對蘇伊士運河的話語權,以及穩固戰略目標,在擴大整體性戰略的情況下,兩國之間各有各的算盤。

目前人們的目光大多還是在印太地區,其實多少有些忽略了東地中海的現況。

埃及身處於交界處,尤其是最近希臘與土耳其之間紛爭,增加了東地中海的危機,以巴衝突長期以來無法解決,加上敘利亞、利比亞問題,土耳其皆有插手的情況下,導致區域政治情況越來越複雜。這多重的關係,歐盟、美國、中國、土耳其與西亞、非洲國家的交錯對峙,導致埃及無論如何都無法脫身,與其讓自己成為弱勢,埃及選擇讓多重勢力介入,成為自己的保護傘。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