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志願役退伍軍官的沈痛告白:國軍,為什麼大家都討厭你?

一個志願役退伍軍官的沈痛告白:國軍,為什麼大家都討厭你?
Photo Credit: AP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長官們繼續以「軍紀敗壞」、「訝異」、「震怒」等不負責任的態度來面對這件事,軍隊絕無檢討進步的可能。

文:騷人(曾服志願役,已退伍數年,現為塵世中一個迷途小書僮)

這次阿帕契事件,不僅使得601旅成為眾矢之的,也揭開了國防部一些陋習,而在社會上受到的撻伐,比起以往的事件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不知道國防部是否曾認真想過並檢討,為什麼只要一出事,同情軍人的大部分是軍人本身以及軍眷?

為什麼討厭你們的人卻是如此之多?

軍人的存在的確是必要,軍人的工作辛苦、時間又長,這些都是事實,但是這些「辛苦」很多是建立在「人謀不臧」上,導致許多陋習未改,新弊又生,若不能正視這些問題,軍人的社會地位低落與全民對軍人的歧視,很難有消除的時候。

首先國防部長、參謀總長以降的長官們,請別再「震怒」了,因為類似本次阿帕契事件,絕非只有601旅才發生過,你知,我知,大家知,601旅只不過運氣差,成了代罪羔羊。事實上這是國軍的縮影。至於平安無事的將領們,包括上電視痛罵軍紀敗壞的胡鎮埔將軍,您在任總政戰局局長及陸軍總司令時,軍紀真的很好嗎?只要調出您任內時的軍紀通報,監察、保防通訊或者督察室的案件,就一目了然,因此請不要自我感覺良好。

事實上,601旅的問題,無論是門禁,裝備管理等等缺點,這種現象在國軍各單位幾乎都發生過,如果長官們繼續以「軍紀敗壞」、「訝異」、「震怒」等不負責任的態度來面對這件事,軍隊絕無檢討進步的可能。

以下由個人觀點提出幾處「人謀不臧」的證據:

1. 沒有人力管理的概念

筆者認為這是造成社會普遍討厭軍人的主因。只要服役過的役男都知道,從新訓中心開始,到下部隊,領退伍令的那一天,就是一直打掃、搬東西、割草,出不完的公差勤務,甚至有時候真的沒事做了,長官也會想一些事情讓義務役的役男作,簡單說,就是想辦法不讓人力閒置。

這突顯了二個問題。第一、國防部的長官在役男新訓時,並沒有把「保衛臺灣」作為役男訓練的目的,很明顯地是用傳統思維管理部隊,如此浪費人力的結果,導致很多役男退伍時,身為役男的戰鬥技能完全沒有學到,戲謔「如果比賽內務整齊與打掃,我們肯定贏美軍」。這誠然是戲言,但是這背後的問題相當明顯,國防部英明的長官們,是不知道呢?還是視為理所當然?

更可怕的是,已經浪費役男寶貴的一年,浪費國家的資源,事後還得利用「教召」來練習戰鬥技巧,美其名是「複習」,但是我們都知道事實絕非如此。

第二、幹部對下級頤指氣使,積習難改。服兵役是國民應盡的義務,而臺灣地小人稠,加上時代改變,照顧所屬並且建立革命情感,實在是第一要務。然而看看部隊幹部常常以為部屬的付出與奉獻是理所當然,這種狀況在義務役身上更為顯著。

若是為了臺灣的安危,進行紮實的訓練,筆者認為只要是真心愛這塊土地的血性男兒,都會願意貢獻一己之力。但事實上,國軍大多數幹部只是把義務役士兵當做免費人力使用,不僅是使用,有時候更是濫用,將自己辦理業務的辛苦,加諸在無辜的義務役同志身上。志願役入營是志願,辛苦也是應該,但是義務役沒有必要為了承擔志願役的工作而跟著勞苦,甚至比志願役更勞苦,偏偏這些事情跟保衛臺灣常常沒有多大的關聯。

可是每次看到志願役軍人說自己為國付出多辛苦,請問這些志願役軍人,可曾對這些免費為你們業務盡上心力的義務役同胞們表達感謝?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 注重表面的績效,未能識人、用人

沒有人力管理概念所帶出的問題就是:永遠無法務實的檢討部隊工作量的多寡。此狀況在一連串精實案的實行後,缺點就暴露出來了。在裁併部隊時,只考慮保留多少職缺,卻未考慮鄰近且同質性過高的單位是否合併,導致裁軍後,單位人力大幅減少不說,部隊的事情卻始終未減少,加上大量的雜務,以及長官不經思考的要求與命令,這對於實際從事工作的部屬是一種加倍的壓榨。

雖然所屬疲於奔命,長官卻依然只會說:「明天交給我」,或者大罵以顯示自己是個精實的長官。不諱言的說,一天到晚「震怒」的都是這些缺乏人力管理概念的長官。

承上,「同酬不同工」在部隊極為常見,這也造成部分人才提早離開部隊。所謂同酬,是指同階軍人薪資相同;不同工則是指長官常常因為「個人領導統御因素」,將較多的工作交給特定幾位部屬,業務較少者,可能限於能力不足,也可能擅長推諉。總之,工作較多者,薪水沒有增加,卻大幅減少休假而導致過勞,而工作較少者,薪水照領,一毛不減,還可安心休假。若遭披露或投訴,部隊常以「主官裁量權」之藉口作為此不公平現象的唯一解釋。

3. 照顧部屬成為空談

筆者是6年級後段班,父親是臺籍的陸軍軍官,長年不在家。幼年時,家裡窮困到連幼稚園都念不起,後來才知道,父親把擔任主官時的「主官加給」,都拿出來補貼部屬的開銷了(如差旅費)。還記得父親告訴我:「主官加給」不是加薪用的,這是國家給主官「照顧部屬之用」。當時不僅只有筆者欽佩父親,父親的部屬也十分敬重他。

十多年後,筆者官校畢業,才發現當年的風氣已不復見,大多數的長官都認為主官加給是「加薪」,別說從口袋裡面拿一毛錢出來照顧部屬,每次出差的差旅費,長官永遠是全額補助,部屬只能等機會拿回分毫。不但如此,長官幾乎事事仰賴行政事務費,錙銖必較,親愛精誠軍風早已消逝,淪為精神口號。

4. 崇尚浮華的表面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