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訊息分為「民間謠言」與「有意圖的訊息」,高齡長者成為疫情下的受害者

假訊息分為「民間謠言」與「有意圖的訊息」,高齡長者成為疫情下的受害者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候,並不是因為人們無法分辨訊息的真假,而是恐懼情緒本身就具有強烈的渲染力,掩蓋過一切理性,才可能誤信很荒謬的資訊,成為假訊息傳播者。所以,當某些媒體為了收視率,有意無意製造恐慌,利用措辭、畫面以及口氣,都可能間接成為謠言傳播的動力。

台灣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升溫,本土病例劇增,各縣市陸續傳出確診案例。而各種假訊息傳播速度極快,村莊到社區又從鄰里至家戶,不實資訊滿天飛。

而假訊息內容,包含:對不特定人士進行獵巫、不正確的防疫資訊,甚至是各種陰謀論等,一時之間真假難辨,人心惶惶。為了能夠釐清假訊息的類型,本文將假訊息,大致分為兩類,分別是「民間謠言」與「有意圖的訊息」。

「民間謠言」與「有意圖的訊息」

「民間謠言」這類訊息通常沒有什麼特定目的,多是好心提醒,又或是恐懼驅使。訊息結構都會比較片面,沒有主要針對的人物和強烈控訴。常常沒頭沒尾像是街邊巷語一段閒話,或是道聽塗說的八卦。

「有意圖的訊息」,則有明確的目標,訊息結構更完整,常透過網路資訊進行加工、改寫,文字也更加精細,甚至製作成圖片、影音等。

這類訊息,為了能夠廣為流傳,也會利用「新聞寫作」的手法,引述某權威人士、或是某機構佐證,偽裝成新聞的樣貌(假新聞),讓可信度更高,因此傳播力道也會更強。

簡言之,「有意圖的訊息」有幾個特點:

  1. 「惡意」:訊息背後動機不單純,有想要達成的目的。
  2. 「指控」或「訴求」:透過文字、圖片中的訊息,具有煽動性情緒性用語。
  3. 「消息來源」:某權威人士或不明機構,讓受眾覺得消息是可靠,例如:某醫生表示、某機構證實、國外媒體報導等。
  4. 「系統性」:有組織地發動,且在特定時間串連,也可能與某些網站、粉專,資訊互有聯繫,口徑也較為相近。

然而,不管是民間謠言或是有意圖的訊息,要阻止傳散,查證是很重要的工作,只要上網多比對,就可以降低受騙上當的機率。但是常因為資訊爆炸,或不慎操作,高齡長者一時很難查驗分辨。

高齡者使用科技的困境

根據財團法人台灣網路資訊中心調查,透過社群網站與即時通訊軟體,獲取各種訊息、聯繫親朋好友,已經成為長輩使用網路主要活動。數據顯示高齡者在使用這些軟體時,容易轉傳不實資訊,成為假訊息的受害者,也莫名成為幫兇。

社群網路過多的訊息,高齡者無法辨別訊息的真偽,甚至很多時候沒有能力進行查證,只能依直覺或過去經驗判斷。

研究學者Kuhlthau指出,高齡者常成為假訊息受害者,主要的原因是心理負擔,也可以說是一種「資訊焦慮」,長輩透過行動裝置尋求資訊過程中,反覆遇到「操作不順」、「資訊過多」所自然產生的情緒反應。

事實上,過去高齡者一直都面臨資訊困境,在社會上處於相對弱勢位置。當疫情造成恐慌,焦慮情緒造成長輩透過打電話、面對面從自己的鄰居、朋友中尋求答案。

當假訊息是透過「鄰里耳語」傳播時,比較好的情況是在朋友圈中彼此討論後,破解謠言,但也有可能,因此變成鄰里假訊息的溫床,三人成虎後,傳播效果會很驚人。

「恐懼」助長假訊息的傳播速度

由於疫情爆發,使得恐懼成為各種假訊息的推手。恐懼是人類的本能,是生活的預警,趨避危險的一種基本的心理狀態。也助長錯誤與負面訊息在社群網路的傳散。

有時候,並不是因為人們無法分辨訊息的真假,而是恐懼情緒本身就具有強烈的渲染力,掩蓋過一切理性,才可能誤信很荒謬的資訊,成為假訊息傳播者。

所以,當某些媒體為了收視率,有意無意製造恐慌,利用措辭、畫面以及口氣,都可能間接成為謠言傳播的動力。

學者Greg Norma認為,如果負面情緒被分享到一定的程度,它就有能力被傳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那時候將造成更多的社會負擔。

無論民間的謠言和有意圖的訊息,本質都是虛假的內容,面對訊息千萬別將訊息政治化,因為訊息真偽並不會因為立場而有改變,若帶有某種目的,而製作出的不實資訊,就應該受到法律更嚴厲的制裁。

總而言之,疫情期間高齡者遇到假訊息,在無能力查證的情況下,迫於恐懼將資訊散播,造成更多的社會成本,主流媒體應拿捏好底線,不過度渲染疫情。而子女也可以把握機會多陪伴長者,協助他們熟悉3C產品、認識社群網路,遏止假訊息的流傳之餘,聯繫彼此間的感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