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文物會說話》:茶葉走向更大的市場,和安史之亂有著內在聯繫

《如果文物會說話》:茶葉走向更大的市場,和安史之亂有著內在聯繫
元代,趙原《陸羽烹茶圖》(局部)。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文物會說話》跳出歷史敘事的套路,用文物背後的信息拼接出鮮為人知的歷史真相,用開放的多學科視角刷新我們的固有認知,串聯起一條簡明新穎的中國史脈絡。

文:張經緯

隋唐帝國的「絲路」難題

繼承北朝的隋唐帝國再度統一中國,結束了長達一百六十多年南北對峙的局面。在完成這一宏大工程的過程中,許多北方族群以獨特的方式參與這場巨大的人口遷徙。

先是北魏為了加強對南朝的軍事威懾,把人力、武力補給的目標,瞄準了更北方的柔然。太武帝拓跋燾(雲岡石窟「總統山」中的第三位)曾七次進攻蒙古高原東部的柔然。《魏書.崔浩傳》專門提到,戰果最大的一次「凡所俘虜及獲畜產車廬,瀰漫山澤,蓋數百萬」。過去的研究者都認為,北魏進攻柔然是對後者擾邊的回應。然而,我們今天已經證實,這些「蓋數百萬」的俘虜(人口)和畜產(主要是馬匹)才是北魏的主要目標。柔然就這樣被北魏擊敗,損失了大量人口和作為生產工具的牲畜。

為了迅速彌補損失,柔然把希望寄託在更北面的阿爾泰山北麓的突厥身上。他們徵調突厥人為自己生產鐵器,並從事軍事行動。接下來的故事,就像我們在第四章「『李將軍』傳奇」裡看到的那樣,當越來越多的突厥人參與到柔然的出征後,兩者之間的力量對比就悄然發生了變化。隨著北魏分裂為東魏和西魏,並進一步發展為北周和北齊,柔然也在突厥的攻勢下發生了瓦解與遷移,一部分向中亞草原西遷,另一部分則融入了突厥。

等到隋唐帝國建立起統一中國的事業時,北邊的鄰居也從柔然變成了突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柔然的瓦解和北朝的終結其實是同步發生的。隋唐的盛世,同樣離不開戰馬的支持。由於忙著處理南朝遺留的問題,隋朝一開始是以貿易的形式向突厥有計劃地購入馬匹。比如《周書》中就提到,突厥曾遣使貢馬萬匹。在中國的史書中,雙邊對等的貿易活動往往被表述為朝貢。實際上,突厥的馬匹並不是免費贈送的,隋唐王朝一直需要花大價錢才能購得這些重要的戰略物資。而用於購買馬匹的資金,就是漢地特產的「絹帛」,也就是廣義上的平紋絲綢織物。

在從漢代開始的「絲綢之路」上,絲綢從來不是以貨物的形式出現的。漢地王朝把絲綢當作酬勞發放給自己的兵卒或者來自草原的雇傭軍,絲綢相當於給他們的工錢,而草原部落通過物品交換,又將其還原成紡織品,流入西方世界。這便有了「絲綢之路」。現在,這些絲綢又成為隋唐王朝購買馬匹的主要支付物。隨著王朝對外戰事的開展,越來越多的戰場需要越來越多的戰馬,越來越多的戰馬則需要越來越多的絹帛。這對隋唐政府來說,是個非常令人頭痛的問題。

幸運的是,一個曾在寺院裡長大的茶葉品鑑師,偶然幫助唐朝政府解決了這個巨大的難題。

陸羽和飲茶革命

這位茶葉品鑑師名叫陸羽,就是大名鼎鼎的《茶經》的作者。

陸羽原是棄嬰,出生在唐代開元年間後期,從小在湖北的一座寺院裡長大,青年時的陸羽在江南各地四處評鑑茶葉,居無定所。他二十四歲時定居浙江湖州,寫出了三卷本的《茶經》。

《茶經》包含了陸羽對茶葉從製作到飲用的全部認識,歸納起來有兩大部分。

他首先批評了唐代以前的喝茶方式。

中國喝茶歷史很早,三國時代就有明確的歷史記載,但直到唐代,喝茶還只是長江以南,甚至更偏南地區的習慣。起初,茶葉只是喝茶過程中的一部分內容,因為早期的茶水裡,不僅有茶葉,還有蔥、薑、紅棗、橘子皮、薄荷葉、茱萸的果實……等等。這裡的茱萸,就是重陽節「遍插茱萸少一人」中的茱萸,它的果實有酸味,和橘皮、紅棗一起,再加上茶葉一起煮,味道應該近似今天的果茶。

今天中國南方山區的客家、瑤族,還保留著這種傳統的喝茶方式,稱「打油茶」或「擂茶」。值得注意的是,這種茶水中還會放入炒過的米粒,甚至油渣一類。這樣來看,這種茶很容易「喝飽」。我們有理由設想,中國飲茶的最初形式,很可能不是飲料或藝術的一種,而是餐飲的一部分。

陸羽在《茶經》裡明確反對這種喝茶方式,覺得這個味道乃「斯溝渠間棄水耳」,就是說和陰溝水差不多,但他也幫我們確認了當時的習俗就是如此。他接著提出了一種全新的喝茶方式——茶水裡有且只能有茶葉。這種飲茶方式規定,首先要把茶葉搗碎,放到開水裡煮。喝的時候,不僅要撇去上面浮著的泡沫,也要過濾掉下面的茶葉渣,只喝中間碧綠的茶水。按照這種煮茶法,喝茶的人通常是見不到完整的茶葉的。這比較近似於現在福建地區喝工夫茶的方法。

宣化遼墓壁畫〈備茶圖〉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宣化遼墓壁畫〈備茶圖〉。

除了茶葉,陸羽對茶具也有具體的要求,這是他對今天喝茶方式的第二大貢獻。

之前的人們喝茶,因為是一大鍋煮在一起,所以不太講究茶具。到陸羽這裡,變成了只喝用茶葉煮的水,為了襯托茶水的碧綠色,他特別把紹興生產的越窯青瓷,推舉為最好的茶具。他認為「越瓷類冰」,有一種通透感,對欣賞茶水的顏色有很大的幫助。這一點就連當時最好的北方邢窯的瓷器都比不上,因為邢窯以生產白瓷為主。但他還是留下了「邢瓷類雪」的評價,以後的人們就用「類冰」和「類雪」來描述越瓷、邢瓷的基本特徵。此外,還有淮南壽縣的壽州窯,因為顏色太黃,以及江西的洪州窯,因為顏色太深,均被陸羽從品茶名器中剔除出去了。

由此可見,陸羽對飲茶的貢獻確實很大,可以說直接促成了一個產業的誕生。《冊府元龜》中記載,唐代中期以後,「江淮人什二三以茶為業」,此後茶葉更是成為唐代經濟的支柱之一。然而茶葉能夠行銷海外,還離不開另一個外部市場的出現。

從絹馬貿易到名馬市茶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