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熱》:馬兜鈴鳳蝶可以改變先天記憶中的設定,其他蝶種必定也同樣聰明

《蝴蝶熱》:馬兜鈴鳳蝶可以改變先天記憶中的設定,其他蝶種必定也同樣聰明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蝴蝶這種獨來獨往的昆蟲來說,細膩的學習方式或許更重要,因為單隻的蝴蝶必須一肩扛起所有生活重擔:覓食、交配、找蔽身處、產卵,這些任務大都必須在幾天或幾周內很快完成,而牠們所處的環境卻經常是無法預料的。

在某個實驗室裡,只有長翅蝶屬蝴蝶可以記得不要飛撞上日光燈泡。

牠們在SAT測驗上大約可以得到兩分。

和大多數科學家一樣,瑪莎會追蹤問題,而一個問題又引出另一個問題。她從研究為什麼花朵會改變顏色,轉到蝴蝶如何學習認得顏色,又轉到弄蝶幼蟲所做的樹叢蔽身處具有一致性,到弄蝶幼蟲彈出糞便的機制,到其他動物如何處理糞便。現在她致力於一個她稱之為「排泄生態學」的領域。

「毛蟲是很好的研究群,」她說,「因為牠們的糞便較無害。不過我也對觀察其他動物如何處理糞便也有興趣,例如鳥類。」

這和蝴蝶腦袋沒有關係,倒和人腦有密切關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蝴蝶熱:一段追尋美與蛻變的科學自然史》,貓頭鷹出版
作者:蘿賽(Sharman Apt Russell)
譯者:張琰

第一本細膩刻劃人類狂熱與蝴蝶生命史的自然書寫
記錄人類狂蒐集蝴蝶的歷史軌跡,深入描述蝶類生態

17世紀,人類對蝴蝶的狂熱達到了巔峰。貴族雇用獵人在世界搜括珍稀蝴蝶,世界公認最偉大的蝴蝶迷羅斯柴德爵士,個人的蝴蝶收藏就高達225萬隻,令大英自然史博物館的蝴蝶收藏超越了任何時代的任何地方,也促進了博物學的長足發展。

蝴蝶生命的每個階段,都有複雜的生存機制。從幼蟲時期起,牠就必須面對鳥、寄生蜂、螞蟻等不同類型的捕食者、競爭者、有毒植物等,直到化蛹、成蟲,直至雌蝶成功挑選一株植物產下牠的卵,完成整個生命史的循環。最後,我們將與上億隻北美帝王蝶一起從加拿大往南橫越大西洋3,200公里,直至溫暖的墨西哥。這個世界上最壯觀的自然景象之一,必須歷時四個世代的蝴蝶才能完成,卻能遵循完全相同的路線,至今人類仍然無法知曉其原理。

保護與共生的未來

20世紀,蝴蝶研究進入了生態學的範疇。90年代的洛杉磯,一名無惡不作的幫派份子包納,出獄後無意參與了生態工程而接觸了蝴蝶保育,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他與生物學家馬通尼學者合作,一起進行成功復育了野外滅絕多年的艾爾席貢度琉璃小灰蝶,雙雙獲得了國家的「自然保護特別成就獎」,並在實驗室一起工作至今。

今日,在美國、哥斯大黎加等國家,蝴蝶的保育與復育,催生了更為健全的觀光產業,甚至因較強的經濟利益而令昔日的破壞者轉而保護森林。曾經受到人類傷害的蝴蝶,為環境再生提供了全新的可能性。

  • 繁中版獨家收錄台灣專題報導〈再見!蝴蝶村〉,記錄台灣蝴蝶工業的歷史

號稱蝴蝶王國的台灣,也曾靠蝴蝶產業撐起了一片天。在二戰結束後,埔里曾有多達47家蝴蝶加工廠,以蝴蝶製作貼畫等的「蝴蝶加工業」帶來巨大的外匯。本書特別收錄特別報導〈再見!蝴蝶村〉,讓您在作者的自然書寫背景之外,更能理解蝴蝶曾在這片土地上的足跡,以及本土對蝴蝶保育的努力。

getImage-2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