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意象》:警總,一個在台灣幾近無所不能、無惡不作的政治巨靈機構

《臺灣人意象》:警總,一個在台灣幾近無所不能、無惡不作的政治巨靈機構
人權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現存的檔案資料很難還原警總當年的形貌,因而陸劇《原鄉》對警總的建構,就有很大部分屬於編劇的想像與創作了。在再現策略上,陸劇《原鄉》將警總塑造成一個在台灣幾近無所不能、無惡不作的政治巨靈機構,這反映了怎樣的思維呢?

文:倪炎元

再現台灣的情治單位——警總

(前略)

由於警總早在1987年台灣宣布解嚴後不久即告裁撤,加上警總在台灣一直是高度對外封閉的情治機構,僅有的文獻也多半是細數其罪狀的批判文字,即便2018年政府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推動還原歷史真相、開放政治檔案,這中間當然包括警總,但由於警總裁撤已經近30年,還原昔日警總面貌相當困難,連促轉會自己都承認「由於警總的規模太過龐大、無所不包,我們對於警總既熟悉、又陌生,如同瞎子摸象。且伴隨警總裁撤、人員遣散,許多檔案資料也因此遺失或遭到不當銷毀;這也導致台灣社會追求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對警總的認識始終有限、也難以追究相關承辦人員或部門的責任(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2019)。」

因而《原鄉》的劇組如何建構並塑造這個在台灣已消逝25年多的機構,以及其如何建構當時警總情治人員的形象,有很大的探討空間。特別是在1980年代,面對日益崛起的台灣黨外反對運動,以及大量印行的黨外書刊,警總在當時所扮演的監控與查禁角色,是被放得很大的,當時的警總功能是否真如《原鄉》劇中所刻畫般還將不小的勤務比重放在防堵外省老兵赴大陸探親上,是很值得探討的。

(中略)

根據林清芬在其2005年出版的論文〈1980年代初期台灣黨外政論雜誌查禁之研究〉中分析,警總在1980年代大量的查禁、查扣與停刊黨外雜誌,查扣數目從1980年的9件,升至1986年295 件(林清芬,2005)。迄今為止台灣民眾對「警總」的刻板印象,主要都是來自對書刊的查禁,而非對眷村的偵防與老兵私下赴大陸的管控。再根據侯坤宏在討論白色恐怖所及於的相關社會部門,其中軍人部分涉及匪諜案主要也是集中在1950年代,並無眷村老兵私下返鄉被冠以匪諜遭逮捕的事例(侯坤宏,2006)。透過史實事件與《原鄉》的互文分析,不難看出編劇是把當時警總將黨外人士羅織成匪諜的情節,置換到眷村老兵的身上。

在官方政策上,1980年代的台灣官方對大陸尚堅持「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對中共呼籲的「三通」(通郵、通航、通商)採取抵制的政策,不僅不允許老兵返鄉,也不開放雙方通信與通話,而老兵如果私下與大陸親友通信或返鄉探親,是否如《原鄉》劇中所描繪,會遭到警總逮捕或迫害?在有限的紀錄中,似乎並沒有這樣的記載。

根據周賢君所著的《為台灣老兵說一句話》中親身的回憶紀錄,台灣老兵自1980年代開始嘗試與大陸親友通信,採取的方式是找人從香港轉信,但必須有門道,否則若經舉報遭警總調查,甚至會有牢獄之災。這意味當時在兩岸尚未通郵的前提下,警總確實有介入兩岸通信的情事,而大陸親友寄到台灣的信件,警總都會先拆閱檢查再寄給家屬,他們也曾恐懼是否會被警總請去盤問,但並沒有真正發生(周賢君,2014)。至於警總是否有在眷村設置暗樁偵測老兵私下赴大陸,甚至祕密逮捕羅織等情事,則未見任何正式記載。

《原鄉》劇中另外建構了一樁警總構陷的白色恐怖事件。即是劇中警總官員路長功之子路台生的生父之謎。《原鄉》全劇接近尾聲之際,警總高層發現路長功的真實身分,其本名為劉鎮邦,且其妹妹恰好在中共擔任高幹,於是刻意設計誘使其子路台生追尋自己身世,發現自己生父石寶恆在年輕時因為思鄉,向路長功借閱大陸出版介紹四川老家風景的畫報遭到調查,並離奇的意外死亡,整個過程路長功都沒有出面承認書刊是自己的,事後路長功內疚不已,遂娶了路台生的母親以保護她安全,而石寶恆死亡的狀況,很明顯就是取材台灣著名的陳文成命案。

按陳文成命案發生在1981年7月間,當時旅美學者陳文成回國期間,遭到警總保安處的約談,詢問有關他替《美麗島雜誌》募款事宜,事後卻被發現陳屍在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外的地上(汪佑寧,2018)。而《原鄉》劇中的石寶恆也是被警總約談次日就在政治大學研究生圖書館墜樓死亡(按:政治大學並無研究生圖書館),這也使得《原鄉》這段影像文本與史實事件文本呈現了某種互文性關係。

由於現存的檔案資料很難還原警總當年的形貌,因而陸劇《原鄉》對警總的建構,就有很大部分屬於編劇的想像與創作了。在再現策略上,陸劇《原鄉》將警總塑造成一個在台灣幾近無所不能、無惡不作的政治巨靈機構,這反映了怎樣的思維呢?

首先,警總在台灣民間印象中,本來就是一個負面的象徴符號,醜化或是批判警總在台灣無論如何都是「政治正確」;其次,陸劇《原鄉》的定位主要還是大陸觀眾群,建構警總這樣一個機構,等於是向大陸觀眾傳遞幾個訊息,除了陸籍老兵如何濃烈的思鄉心切外,最重要的是台灣有一個叫警總這樣的機構,無所不用其極的阻斷老兵這種渴望、甚至還利用其返鄉的渴望,羅織誣陷其為匪諜,換言之,大陸觀眾若僅只是透過此劇來認識台灣的政治體制,那就誤導得很嚴重了。

再其次,陸劇《原鄉》藉由時間的錯置與歷史的挪移,將警總在1950 ~1960年代的作為轉嫁到1980年代,塑造一個不重視人權、監控人民生活,甚至根本不民主的台灣,對於1980年代台灣的解除戒嚴、自由化與民主化的改革,幾乎完全沒觸及。這樣的敘事策略,經廣電總局與國台辦的背書,在2014年央視的黃金檔播出,顯示大陸官方期待大陸觀眾所識讀的台灣,並不是一個令人親近且想望的台灣,而是一個警總統治、流氓橫行、個人人身安全不得保障的台灣,雖不致說這是在全面醜化台灣,卻是個負形象建構的台灣。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