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學恆自以為是「民國皇帝」,對待陳時中像崇禎那般苛刻寡恩

朱學恆自以為是「民國皇帝」,對待陳時中像崇禎那般苛刻寡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彼亦人子也。」就算你朱某人自以為是民國皇帝好了,對待政府「公僕」也不能像崇禎皇帝那般的「苛刻寡恩」吧。

文:黃澎孝

孫中山說:

夫中華民國者,人民之國也⋯⋯主權屬于國民之全體,是四萬萬人即今之皇帝也。

今天,中華民國台灣果然就有一個姓朱的,還真以為自己就是皇帝老爺了⋯⋯。你瞧,他大咧咧地「御用」了宋朝皇帝趙光義的「御批」: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一大早,「欽賜」四個喪葬大白花圈給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大有古代皇帝「賜死」朝廷大臣的肅殺之氣,更幾與費鴻泰「槍斃」陳時中之爆口,遙相呼應。

我真為陳時中捏了一把冷汗。幸好這個姓朱的,不是明朝崇禎皇帝朱由檢⋯⋯否則的話,陳時中今天的下場豈不跟明朝大將袁崇煥一般「磔殺於市」不得好死「天下冤之」了嗎?

袁崇煥是明朝末年鎮守山海關,阻止清兵入關的歷史名將。《明史》稱許他「內拊軍民,外飭邊備,勞績大著」。滿洲人在軍事上打不贏他,就搞起了「認知戰」。把袁崇煥固守邊防,説成是「縱敵擁兵」,還誣告他「引敵脅和」。

袁崇煥何其不幸,碰上的這位姓朱的崇禎皇帝。《明史》評價這位亡國之君說:

性多疑而任察,好剛而尚氣。

任察則苛刻寡恩,尚氣則急遽失措。

這個名叫朱由檢的皇帝,竟然就聽信敵人散播的謠言,竟然就「顛倒功過」錯殺忠良。不旋踵,大明江山就此斷送在這個昏君手上。

陳時中以及他帶領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團隊,面對舉世滔滔的武漢肺炎疫情「鎮守邊關」一年多。不要說他們的防疫功勞如何舉世聞名,光就憑著這一年多來的宵衣旰食 ,全年無休,起碼稱得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起碼,對得起他們領的公務員薪水吧。

但是,偏偏就有像這姓朱的「民國皇帝」不但不滿意他們這一年多來的功勞苦勞,還要「御賜」白色花圈來羞辱他們,還詛咒他們去死?何其「苛刻寡恩」「急遽失措」啊?

民國官員雖號稱「公僕」但也是人生父母養的國民同胞。忙死、累死還可以無怨無悔,但要讓他們無端受辱,動輒橫遭你朱某人的謾罵詛咒,這樣的「民國公僕」,那就連外勞的待遇都比不上了。

大家不妨問問:

費鴻泰,你敢對著外勞吼「槍斃」嗎?

朱學恆,你敢給外勞仲介公司送白花圈嗎?

坦白說,全台灣再惡質的雇主,都不敢公然對他們僱傭的外勞做出像費鴻泰、朱學恆所做所為。「彼亦人子也。」就算你朱某人自以為是民國皇帝好了,對待政府「公僕」也不能像崇禎皇帝那般的「苛刻寡恩」吧。以免落得如崇禎皇帝般自縊煤山的現世報⋯⋯那四大白色花圈,可就要「外送改內用」囉。

延伸閱讀

本文經黃澎孝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