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工作卻越幹越窮,中國人連選擇當「鹹魚」的權力都沒有

努力工作卻越幹越窮,中國人連選擇當「鹹魚」的權力都沒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內卷」最可怕的就是個人沒有選擇當鹹魚的權力,因為市場由國家來操控,國家的資源掌握者為了收割更肥壯的韭菜,甚至在利用大數據激發人的潛力,迫使普通人創造更多價值,這些價值使國家和資本家越來越富,但是中國人越幹越窮。

中國北京大學社會系博士後陳龍,為了做研究,去當了五個月外賣騎手,他的研究核心是「資本如何控制勞動者,而勞動者又是如何反抗的」。他說剛開始一天送五單覺得很辛苦很不適應,經過平台這幾個月來對他的刻意調控,他的極限已經被撐開了,到現在一天可以跑三十到四十單,甚至還會埋怨平台為什麼不多派單。他說:平台就是不斷地測試外賣騎手的底線!

大數據時代,外送平台會通過大數據計算每一個騎手的狀態。包括每個人的行車習慣、能夠承擔的重量、想要工作的意願、日常休息的規律等等,通過大數據的計算,給每個人量身分派訂單。工作過程中,平台會通過每個人的工作實績,每隔一段時間進行稍微調整,例如縮短派送時間,迫使騎手們去尋找更方便快捷的路徑,從而提高工作效率。而縮短外送時間後,導致外送超時、客戶投訴、交通違規所扣除的費用,全部由外送騎手自己承擔。

一個外送騎手,就算是單身不需要養家的狀態,日常住宿、餐費加起來,每天至少有一百元人民幣的生活成本。但是外送一單的收益才八塊人民幣,如果客戶有給好評則加兩塊,遇見差評直接扣十塊,遭到客戶投訴罰款兩百塊,這一天就白忙一場。在每一單都有好評的情況下,一個騎手每天至少要跑十單才能勉強養活自己,一單按照半小時計算,十單就是五小時。

事實上,一個外送騎手每天都要跑三十到四十單,工作時長遠超過正常人應有的水平。為了縮減工作時間,他們必須通過不斷地擴張新的快捷路線,學習如何加速卻不違反交通規則,還要跟客戶溝通,讓客戶滿意不要給差評或投訴。

中國城市不能騎摩托車,騎手們都是駕駛電瓶車,所以他們還需要考慮什麼樣的電瓶車續航能力更久,才能保證工作時長。如果電瓶車丟了,或者收到交警罰款單,都需要外賣騎手自己消化其中的損失。從菜鳥到熟手,需要不斷地摸索和進步,要交不少「血汗學費」。

外送興起的最初幾年,騎手成了高薪職業,工作成績優秀的騎手一個月可以掙上萬人民幣,比很多二、三線城市中的白領薪水高多了。雖然掙高薪水的外送員工作時間很長,車禍風險也很大,但相比996的辦公室生活,光是薪水高這一點就讓很多人羨慕不已。

不過,換個角度想,外送騎手的高薪是平台不斷試探他們底線之後的多勞多得,他們為平台創造的利益,遠大於他們從平台獲得的報酬。而資本家通過大數據的計算和壓榨,迫使每一個外送騎手拿命來工作,把人變成機器,在平台的刻意計算下,外賣騎手如果不提高自己的競爭力,拼命地跑起來,就會被邊緣化,每天得不到派送訂單,逐漸被行業淘汰。

中國一直號稱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帶動後富。而中國早期先富起來的那一部分人已經成為資本家,阿里巴巴、騰訊、蒙牛奶業、房地產等個個都富得流油,佔據了大部分社會資源,之後不僅沒有回饋社會以求帶動後富,反而不斷打壓同類中小型企業,壟斷市場,哄抬物價。

掌握足夠的話語權以後,資本家就處於僱傭關係中的優勢方,沒有付出足夠的報酬給勞動力,只從手指縫裡流出一點油水出來,從業者卻沒有拒絕的權力,需要工作的勞動力必須想法設法脫穎而出,要麼擁有無人可及的技能,不斷催自己提高能力,讓自己變得不可或缺;要麼只能讓自己的變得便宜,貶低自己的勞動價值。

顯然,在這樣的惡性競爭下,資本家無限獲益,而勞動者越努力越困難。

「內卷」是中國的網絡熱詞,形容為了爭取有限的資源,同行之間通過競爭來獲取更多資源。說得更簡單一點,就是中國人要想獲得更豐富的物質生活,就必須不斷提高自己的競爭力,可是越競爭,生活卻更加難過。

因為屬於中國人的資源,全被國家和資本家管理,例如土地、公路、醫療等;而國家和資本家所投入到市場的資源,並不是由市場定價,而是有權力者定價,以至於造成一種錯覺:中國人多資源少,競爭成為必然,在資源不變的情況下,越競爭資源越貴,中國人就越窮。

中國的「內卷」最可怕的就是個人沒有選擇當鹹魚的權力,因為市場由國家來操控,國家的資源掌握者為了收割更肥壯的韭菜,甚至在利用大數據激發人的潛力,迫使普通人創造更多價值,這些價值使國家和資本家越來越富,但是中國人越幹越窮。

五四青年節的時候,騰訊公關總監張軍發微博說「當我們忙著做各種致敬青年的策劃時,青年們正在睡覺」,一出口便遭到網友質疑「黃鼠狼給雞拜年,雞還沒起床。」因為中國的資本家,要為青年作一個企劃的時候,不過是換一種方式給青年打雞血,以期望他們長成更好的韭菜。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