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無事可做,英國有6000多戶在自家前院花園挖到古代金幣與寶藏

封城無事可做,英國有6000多戶在自家前院花園挖到古代金幣與寶藏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俗諺云:「掘地三尺有黃金」可不是空穴來風!根據BBC報導,英國在2020年的3月至6月第一次封城期間,就有6000多戶人家在自家花園或公共建地,挖掘出了不少15至16世紀的金幣。

文:Elanor Wang

英國政府在疫情期間曾頒布一則鉅細彌遺的公告,針對因封城在家無所事事、進而在自家花園、別人家花園(嗯?)和公共領域探索寶藏的英國人們,告訴他們哪裡可以挖、挖到後該如何處置遺址和物件,避免挖到即毀滅的的慘劇發生。

乍看之下荒謬,但這擔憂可是其來有自,根據BBC報導,光是2020年的3月至6月第一次封城期間,就有6000多戶人家發現了15至16世紀的金幣。

而在離倫敦一小時車程的New Forest,更有人在除草時意外尋獲63枚16世紀的硬幣,其中數枚更包含亨利八世(終身8次婚姻,為了羅馬教廷不准離婚憤而進行宗教改革的男人)時期的硬幣,分別有其三任前妻的縮寫刻印其上,估值高達14000英鎊。

回頭看倫敦,這座從羅馬人建城至今已走過20個世紀的城市,一層又一層歷史堆疊累積,別說是除草,公共工程時挖著挖著總是不小心又發現了什麼......

埋藏在車站下的瘟疫遺跡

近年,最具盛名遺跡挖掘,肯定是運輸要站利物浦街車站(Liverpool Street station)進行伊莉莎白線(Elizabeth line)工程時,意外發掘到大規模的墓葬遺址「Bedlam Burial Ground」。

這個遺址在16至17世紀時曾經作為工人階級的墓園,裡面埋葬著17世紀時主張所有成年男性都應該有議會選舉權的政治激進運動——平等派(Leveller)首腦Robert Lockyer被處刑後的遺骸。

除了他之外,考古學家也從屍骨與墓碑判斷,發現其中有大批遺骨的斷代皆落在1655年,與其他時代疏落分佈的墓葬不相同,推估應該是場大規模的死亡,和奪走倫敦五分之一人口的大瘟疫(Great Plague)脫不了關係。至於繼續往下挖,還能一路追隨至中世紀的沼澤、和一條殘留有馬蹄鐵的羅馬時期道路。

都市小報繪聲繪影說著利物浦街車站肯定是最容易鬧鬼的車站了,但在考古學家眼中,這可是個充滿層層歷史生活遺跡的寶藏窟。

1qm0zu6abjhi4c9a61fq487fzt5dth
Photo Credit:AP / TPG Images
「Bedlam Burial Ground」挖掘現場
Photo Credit:AP / TPG Images

沉在水下的劇場

說到倫敦考古,不得不提的還有玫瑰劇院(Rose Theatre),這座伊莉莎白一世時代的戲院,可以說是倫敦最早幾座不分階級對公眾開放的劇院之一。

16世紀中,當所有劇院都還在泰晤士河畔以北時,玫瑰劇場的開發商將目光轉向南岸。他們認為此區的娛樂風氣興盛,人們在鬥熊/狗場、賭場和妓院穿梭遊玩之際,肯定也想看看戲的,於是,這座同時能有戲劇、音樂表演與性交易需求的多功能劇場轟然建起。

根據目前倫敦博物館內收藏的模型,我們能知道這棟劇場有3層樓高,有茅草鋪蓋的屋檐與開放式的屋頂,也是當時少數能夠搭起大佈景的戲院。尚未成名時的莎士比亞便曾在這作為學徒,首部作品《亨利六世》亦在這首演。

雖然玫瑰劇院在南岸蓋起時備受關注,但很快的其他開發商也發現了此區的潛力,紛紛蓋起更華麗的劇場,包含了如今最為人熟悉的莎士比亞環球劇場(Globe Theatre),玫瑰劇院很快就在1606年時荒廢傾頹。

5yo4gyv6fsq6cgsbs9gy7qyvediefd
Photo Credit:ShaLT Project

然而,1989年,當開發商Imry Merchant拆除土地上的既有建物,評估是否要蓋大樓時,意外發現了玫瑰劇院殘存的遺址。在這之前,雖然大家都明白玫瑰劇院曾經在這,但都認為應該不留任何一絲痕跡了。當下可謂轟動倫敦戲劇界的大事件,連Ian McKellen爵士回想起當時仍難掩興奮,他說當他接到朋友的來電,告知他最好盡快來南岸一趟,因為考古學家終於找到玫瑰劇院時,心跳忍不住怦怦作響。

同樣興奮的還有建築史學者和考古學家,他們終於有個完整的遊戲場可以探索當年的劇場結構,諸如煤渣和泥土混合而成的地板有多硬,以及中世紀人們的生活——從散落的水果種籽、牡蠣殼和雞腿骨可以看出當時的人看戲都在吃什麼。

可惜,這個挖掘計畫在12週後宣告由於辦公大樓開發,必須暫時停工。然而玫瑰劇院的殘骸中包含了諸如木材、粉筆等有機物質,若暴露在空氣中很容易受到微生物破壞。於是,考古團隊將3分之1的劇院遺址沉進水中阻隔氧氣,並委請古蹟保護官每月採集水質檢查,確認古蹟仍被好好守護。

倫敦市政府發下各式宏願,諸如奧運時期要重啟玫瑰劇院,或者預計在2016年,也就是莎士比亞逝世滿400年時,全數修復完畢對外開放,不過目前為止,嗯,還好好地在水裡就是了。

mi2xwprvbvzjg1msfrq65omp7x83pm
Photo Credit:David Sim@Wikipedia CC BY 2.0
以光線標示出的玫瑰劇院遺址

如果對此遺址有興趣,不妨到公園街56號走走,Imry Merchant在辦公大樓下留有個入口,讓人能遠眺挖掘現場。此外,玫瑰劇場信託也開啟了玫瑰河畔(Rose Bankside)計畫,開放劇團申請在遺址附近演出,若有機會,也不妨買票進場與歷史來場一期一會。

泰晤士河淘寶之旅

如果看了以上兩個挖掘計畫,忍不住有點心動手癢,卻苦無花園能挖的話,何不試試泰晤士河淘寶之旅呢?某年大掃除時,我在洗衣間中撈到一袋沈甸甸的不透明物體。

「這什麼?」

「我去泰晤士河考古挖回來的,」時年就讀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的室友對我露齒一笑「裡面很多動物的骨頭喔,尤其是狗狗的。有點髒所以還沒處理,不過你想打開來看嗎?」

先不了謝謝。

泰晤士河的尋寶遊戲早在1988年,就有專門的機構泰晤士河信託(Thames Explorer Trust)帶領遊客和學子進行。穿好防護的長雨靴和全家能找到最陳舊、脫掉馬上就能燒毀的衣服,是時候走進髒兮兮且漂浮著興奮劑的泰晤士河探險了。

pulxiw0lrr5ezcvkyit4sl3knxoigp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